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范冰冰:最幸福的那一个

2015-07-27 15:05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0期
打心底里范冰冰不觉得自己是超级大明星。她说自己从不觉得自己是被谁塑造出来的一个角色,恰恰相反,她一直都知道她就是她自己。她形容自己,罕见的智商与情商“双商皆高”。

范冰冰的工作室在最繁华的闹市之中,门口几个正红色的小沙弥雕塑引路,进来就是别样的另一个世界。会议室皮沙发是一片雪白,皮面上钉着大颗大颗的水晶亮钻装饰,连摆在桌子上的茶具也足够惹眼——一对可爱的长颈鹿母子盘踞在茶盘里,甚至每一只茶匙都是一只抽象造型的小长颈鹿。当然凌驾于所有精美华丽之上的是墙壁上那些大幅大幅的范冰冰艺术写真照,妖娆的坐姿,复古的红唇,倨傲的眼神,如果照片上的那束目光落下,大概正落在这间会议室里唯一相对平常的物件,那面会议写字板上(这个房间里,即便角落里的小风扇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可人粉红色),板子上那些进行中的演算全部是以亿元为计数单位。而隔壁的另一间办公室,水晶吊灯,极致繁复的巴洛克式造型家具,欧式田园碎花的墙壁,色调浓烈参差的当代艺术画作,还有鸟笼、面具等富有戏剧性的装饰品,以及散放的粉粉的Hello Kitty(凯蒂,日本卡通人物),仅仅是从门口走过,眼睛也会应接不暇。无处不在的女性化都被放大到了极致。

电影《王朝的女人·杨贵妃》剧照

电影《王朝的女人·杨贵妃》剧照

 

真的见到范冰冰反而是降了一个调的。素净的脸,恬淡的衣着,直而长的黑发,平底鞋,唯一和墙上照片相应的是艳红的嘴唇,满眼清淡中唯一的跳脱,猜她大概是深知自己的美艳,故意有所节制。同样意外的是,她也没有通常明星们的那种见面就职业化地与人熟络,进门先确认采访时长,再公事公办般开口讲起她的电影,直聊到采访结束,却反而主动问起我手里的书,聊起那些高冷文艺的大师作品,于是就只好反反复复地道别。

表面上的高冷,就像学生时代那些骄傲的校花们。事实也是如此,范冰冰说,12岁就觉得自己已是万众瞩目了。烟台是一座小城,范冰冰上中学的学校,却是所面向全省招生的5000多人的大校。中学开始要骑自行车上学,几乎每天放学她骑上自行车,车胎都是没有气的。明明是早上出门的时候,范爸打好了气的,到了晚上放学的时候总是会没气。这时那些比范冰冰高一两个年级的男生就“适时”出现了:“既然你的车没有气了,我陪你走一段吧。”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星期,范爸就开始警觉,从此早晨送女儿上学,晚上下晚自习接女儿放学,晃眼就溜走近10年光阴。

少女时代起,这便已是习惯了的状况而已,如今想起倒多些对父亲的感激。但范冰冰自己心里的万众瞩目,却不是打这样的事情上来的。中学时范冰冰在军乐团里学音乐,吹长笛。每一次专业考试,她的长笛成绩总是第一名,大家觉得还是因为她漂亮,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每天的练习时间长达六七个小时。范冰冰摊开手掌给我看手上还残存着的那些茧子,手指上变形的关节。“不管考试还是比赛,我就觉得我做得很好,慢慢就有信心。我的万众瞩目感就在那里了,我很努力练习,不是为了成绩本身,我要万众瞩目的感觉。”

12岁起范冰冰享受做焦点的感觉,甚至从那时候开始,范冰冰就知道自己以后一定会做演员,上电视,进电影院,如今她甚至觉得这是某种命定的安排。“世界上就是很多重门,可能有一些人串了很多很多门,但是他都没找到自己最想要的那个方向。但是我就是那个最幸运的,就直接把我放到了门口。所以我不用太使劲,轻轻一推就看到了自己想要什么。”

从《还珠格格》里的金锁,到《手机》里的武月,初出茅庐,范冰冰的星路就是一片坦途。10年之前,范冰冰在周晓文导演的《大唐芙蓉园》里第一次演出杨贵妃,当时周晓文导演形容范冰冰:“再要用我们对美的看法去界定杨贵妃的话,就会是范冰冰那样的美女。”取胜的还是美貌。10年之后终于不止于此,这部有“天团导演”之说的《王朝女人·杨贵妃》里,田壮壮导演说范冰冰:“她每场戏都要动情要走心。”张艺谋导演也赞赏有加:“她把人物演的,慢慢看戏不是戏了,跟着她的人物走,最后出来欲罢不能。”

范冰冰说自己几乎把市面上有关杨贵妃的书都读了一遍。“有很多不同的版本,很多不同的角度,甚至很多不同国家的作者在写这样一个中国女人。我觉得每个人有他自己的解。我只能把这些东西组成一个我自己的感受,再加上剧本现有的东西,跟导演去沟通。”甚至,读这些书,既不是讨好导演,也不是讨好观众,她更在乎自己的好奇心。“所以我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观众这个时候会不会喜欢这样一个东西。可能我一直都是这样。我没有特别去在意观众在想什么。我只是在想我心里是怎么感受的。真的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你没有办法去满足所有人的要求,但是我可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有个独一无二的杨贵妃是范冰冰所想所做组成的。”

范冰冰觉得自己是“偏古”的一个人,她享受去想象那个遥远时代的传奇女子的人生。甚至有很多称得上感同身受的情感连接。“如果不生在这个年代,我也可能会生在唐朝,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那个时候的盛唐,应该是历史上中国最繁华的时候。那些文字里面描述的万国来朝的大唐盛世,令人神往。我总想大概是比现在还要繁荣的时代,国际上的这种流通,文化的碰撞、交融,自由的这种贸易交流,那时候人的心似乎是比现在还要敞亮开放的。单那样的繁盛背景,便让人对这个女人浮想联翩。一直以来喜欢所有的旧货,我喜欢古董,我喜欢所有老的东西。不管是家具也好,建筑也好,服装也好,只要是有些历史的、年头的,不管是国外的也好,中国的也好,我都很着迷。古装演多了,我意识到自己在价值观和思维方式上,或者是在潜意识里,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比较偏古的人。”

内心深处尤其认同那种古典主义的爱情观,唯愿舍命的才叫爱情,不愿意为爱情舍命的顶多可以叫两情相悦。“杨贵妃这个角色我演过了两遍。第一遍是电视剧,10年前。现在是电影。每一个演员都是需要新鲜感的,没有人愿意把一个角色去诠释两遍,会失去冲动。但是我觉得杨贵妃这个角色确实是我有冲动想去演,因为她太美好了。这个女人对爱情的向往,她对爱情的执迷,那种愿意去为爱情牺牲的精神,我是发自心底去敬佩的。真正的爱是生死相许,我坚信。”

甚至若真的回到古代,从武则天或者杨贵妃这两种人生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范冰冰说自己当然选择过杨贵妃的一生,她觉得,最好也不过简简单单为爱情活一世。

这样柔软的姿态,并不像我们印象里的“范爷”。2007年,被诸多负面新闻包围着的范冰冰正值声誉最低谷时期,26岁的她成了“话题女王”。也就是那一年,范冰冰毅然告别当时内地最大的影视公司华谊兄弟,自立门户。5000万元注册公司,租赁写字楼,招兵买马,几乎倾其所有之后,范冰冰后知后觉意识到真做老板可不是儿戏。从《胭脂雪》到《金大班》,稳扎稳打的两部电视剧做完,范冰冰把自己的工作室推入了正轨,接着便转回电影,2009年的电影票房榜前10位的电影当中,范冰冰参演的影片有4部。当然此时的范冰冰对这些电影而言早不只是简单的参演演员而已,电影背后的那盘更大的资本市场运作,她不仅参与其中,甚至不乏强势的操控力,那些年范冰冰总被媒体说成实至名归的“劳模”,她也总是没心没肺地笑着,信心十足:“明年,我还当劳模。”

范冰冰不否认自己曾经也是个较劲的人。“尤其二十几岁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好像正在一个成长的阶段,想要更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那时有谁来保护、来帮助的时候,都觉得我不需要,因为我要证明我自己的价值跟能量。‘范爷’大概是这么来的,大家觉得我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觉得你受了任何的委屈都是不会服输的性格。永远都是转过身去才会抹眼泪,在人前表现的永远都是最强的那种状态。甚至那个时候我跟我的团队在一起,作为最中心的力量,最爱教育大家,不要服软,不要妥协,我们要跟这种不公平的世界做抗争。”

回想那个勇敢到要跟全世界作战的自己,如今范冰冰觉得有点傻傻的可爱。“说到底还是很多没想明白的抵触情绪,很多意义不大的抗争。真正开始慢慢大了之后,其实也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你可以去用很多方式去解决。尤其到了30岁之后,甚至就觉得也没有什么需要必须去证明自己。证明或者不证明,人生都是一个一个阶段在过。你还是在过每一个你必须要经历过的一个阶段。你付出自己的努力,你收获自己的人生和满足。不需要跟别人较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