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生命之绘”,从一只老鼠画出一个帝国(2)

2015-07-15 11:04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8期
“不过,让这些以技术为基础的视觉变革发生得更加剧烈的,是那些艺术家之手,他们破坏了从前自然主义传统,改以传达他们心中思想的表现方式来取而代之,并以此作为美的主要源头,在这群人士当中,没有人比帕布罗·毕加索和华特·迪士尼更为成功。”——英国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

从白雪公主到迪士尼帝国

而时年32岁的华特·迪士尼却并不满足于这只老鼠的成功。他再次孤注一掷,准备制作迪士尼版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动画长片,由于制片费用一路飙升到50万美元,这在当时的好莱坞真人电影中间也是天文数字,迪士尼甚至不得不将整个工作室抵押给银行。历时三年,整个好莱坞都觉得迪士尼疯了。但1937年12月21日首映的迪士尼动画片《白雪公主》真的再创下奇迹,作为世界上第一部剧情动画长片,世界第一部使用彩色印片法制作,多层次摄影机拍摄的长片动画电影,《白雪公主》获得了美国国内票房1400万美元、北美票房1.85亿美元和全球总票房3.63亿美元的收益。

《白雪公主》单帧图像

《白雪公主》单帧图像

此次“生命之绘”艺术展的“爱”的篇章里,能看到那些迪士尼工作室艺术家们为《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用石墨和彩色铅笔所完成的一幅幅场面震撼的场景图、故事板,还有油墨、醋酸纤维胶基涂料画的画面上,白雪公主玫瑰色的脸颊,为了用最美丽的色彩丰富场景和角色形象,着色工将她们化妆包里的胭脂涂在白雪公主的脸颊上。从简单的铅笔涂鸦的故事草图,到彩色铅笔,水彩的背景绘图,直到赛璐珞上那些精美绝伦的单帧设置,格里姆·耐特维克、亚特·巴比特、比尔·泰拉等资深迪士尼动画师们,与刚刚崭露头角的“迪士尼九大元老”携手并肩,用繁重而美好的手工打造出从此颠覆人类动画电影概念的作品。观众们深信白雪公主和王子之间的爱情,因为他们真实得仿佛真人电影里的演员一样,甚至拥有比真人电影演员更纯净透明的灵魂。

“我希望动画片中的人物能变成真实生活中的某一个人,而不单纯是一幅没有生命的图画。”早在米奇诞生的前一年(1927),华特·迪士尼曾这样阐述自己的动画美学。他相信,动画人物只有化身为现实中的人物才能真正触动观众的内心世界。显然《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再次证明了他作为动画帝国缔造者的天赋。英国著名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在《创作大师》中写道,20世纪的人类视觉经验转型之重要,足以与15世纪文艺复兴的蓬勃荣景相提并论。20世纪人类社会的眼界变动大半是技术变革造成的,尤以电影、电视、录像节目和数码照相机的问世,还有这一切传抵全世界人类的迅捷速度为甚。

《白雪公主》帮华特·迪士尼——这个曾经从战场退役归来立志成为“最伟大动画家”的19岁青年,曾经在堪萨斯小城里经历了一次次创业失败,甚至曾经在只有40块钱的窘迫下,依旧坐着头等舱奔赴好莱坞的野心家——从在一间月租10美元的“迪士尼兄弟制作室”开始,终于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动画帝国。当然迪士尼动画时代的开拓者名单上,远不只有迪士尼一个人,从与迪士尼携手并肩奋战的挚友乌伯,到至今为整个业界所崇敬的“迪士尼九大元老”(Disney nine old men),以及他们创下的“迪士尼十二准则”(挤压与拉伸、蓄势、分阶段、持续动作与姿势定位、完成弧形运动与交叠、减速和加速、弧线、二级动作、定时、夸张、扎实的描绘、吸引力),乃至如今“生命之绘”艺术展上,那些在美丽手稿上被标注为“迪士尼艺术家”的人们。

手绘之魅

“生命之绘”艺术展共展出300多幅动画作品,分“友谊、家庭、勇气与爱”四个部分,展品主要由“迪士尼艺术家”们的手绘作品组成。尤其给人以重回二维动画旧时光的错觉。相对较多运用运动捕捉技术,强调精确高效的三维动画,工艺复杂繁琐的传统手绘动画,因其视觉上的丰富性至今被业界感怀难忘。二维动画更多的不是求真,而是写意求神,因此毫无疑问手绘动画更善于发挥浪漫主义风格,甚至即便今天,就这种浪漫化和幽默感而言,也没有任何动画形式可以和二维手绘相提并论。华特·迪士尼很注重发掘动画绘制师的创作才能和内心感情,他认为手绘动画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完全发自内心的温暖和亲切,大脑、人手与绘画工具在纸张上美丽而奇妙地相互交织,成就出缺乏感情的机器技术所不可及的那种灵活创作方式和风格。

华特·迪士尼更欣赏和热爱绘画之美。迪士尼内部的绘画训练班和迪士尼制片厂的历史一样悠久。甚至上世纪40年代华特·迪士尼还曾携手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合作了一部6分钟的艺术短片,以象征着时间的古希腊神话神祇柯罗诺斯(Chronos)为主角,他常以蛇的形象出现,却拥有人头、牛头及狮子头三颗头颅,故事描述柯罗诺斯苦苦追求一位凡人女子,整部短片充斥着柔软的钟表、长脚的大象、扭曲的雕塑,还有蚂蚁、面包、抽屉等等的达利意象。全片没有任何对话,配乐来自墨西哥作曲家多明戈·斯阿曼多(Armando Dominguez),动画场景如梦似幻,并穿插着至今也令人惊叹的特效画面,充分展示着两位艺术家对“幻想”与“回忆”的执著。

这部名为“目的地”的动画短片至今已鲜为人知。达利曾描述这段短片时说:“这是一部在时间的迷宫中探寻生命问题的魔幻作品。”而相较于达利较为抽象的诠释,迪士尼则更加“迪士尼化”,更善于将自己的企业精神贯彻到底,“这是一个关于年轻女孩寻找真爱的简单故事”。

但作为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家的华特·迪士尼,甚至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曾用玩笑的口吻说道,自己手下那9个赫赫有名的动画大师终有一天会退休,他们那种费时费力的手绘动画片也将会为其他先进的动画制作方式所取代。事实上,他的预言的确在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就得到了验证,2006年澳洲迪士尼卡通(Disney Toon)动画片工作室作为迪士尼最后一个手绘动画片工作室结束了运营,迪士尼彻底告别了手绘时代的辉煌。好莱坞著名导演、迪士尼的忠实追随者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听到迪士尼将停止生产手绘动画片的消息后,甚至意味深长地说:“如果动画故事本身成了电子革命时代的副产品,那么动画片产业将会彻底崩溃。”

进入21世纪的迪士尼,却似乎正迎来崭新的辉煌时代。2015年的《超能陆战队》,不仅在奥斯卡颁奖舞台上大放异彩,勇夺最佳动画长片奖,更在全世界许多地方创下最高票房纪录,又暖又萌的大白成为年度最热的视觉符号至今充斥全世界街头巷尾。这也使得迪士尼成功继前年的《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和去年的《冰雪奇缘》(Frozen)之后,连续三年在票房和口碑取得双丰收。而由这些成功动画新作刺激衍生而来的,主题公园、音乐游戏和衍生品消费,正持续有力地将迪士尼的帝国推向全新的辉煌。

随这次“生命之绘”来到中国的“大白之父”唐·霍尔导演面对那些蜂拥而至的“大白粉”,尤其那些因为大白而爱上动画、热情洋溢想要投身动画产业的年轻人,给出的唯一建议是:“不停地画,永远别放下你的铅笔。”

“生命之绘”策展人、迪士尼动画研究所董事总经理玛丽·沃什女士同样完全不同意手绘动画所面临的落没,她强调手绘目前仍然是迪士尼的特点,这也是每个迪士尼人最为之骄傲的财宝,他们将其背后的艺术性沿袭至今,并且沿袭至今后。“比如《魔发奇缘》是很好的例子,在这次‘生命之绘’展览中我们有格兰·基恩手绘的原件,他绘制了《美女与野兽》、《小美人鱼》,多年来一直是极其出色的画家。当他开始构思长发公主的故事时,他按照自己设想中她的长相、动作来绘制。电脑动画师拿走了那些手稿,在其基础上建模制作角色。所以,早期的概念创作阶段对最后的角色和角色生活的世界的设计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切都是格兰从铅笔和纸开始。当然其他的画家可能选择从电脑的绘图工具开始,但一切只是工具不同,大家最终完成的都是角色的形象设计。《魔法奇缘》是一部电脑三维动画,这毋庸置疑,但是你仍旧可以看到的是手绘在动画片的制作过程中有多么大的作用。是画家来决定电脑绘制的内容,所以不是电脑而是画家做出的决定。”

沃什女士强调,甚至画家做出的决定要深入细致到动画生产的过程之中,所谓“电脑生成”,在迪士尼仍旧是层层艺术创作掌控的过程。“以《狮子王》为例,你能在展览中看到那些宛若透纳风景画一般的色彩背景图,那是所谓的色彩键(Color Keys)——建立特定连续镜头的颜色,帮助确定连续镜头中动作的情绪,帮助推动故事发展。不管他们是用铅笔手绘、用画板和颜料和笔刷绘制,或者在电脑上使用工具软件,它们是画家创作的,画家们负责使用最正确的颜色,创作最合适的背景,他们很认真完成这个过程,即便这些背景图本身不会直接出现在成片里,但是电脑成片时所生成的结果,是准确比照复制这些艺术创作而来。”

她玩笑着说,在迪士尼,每个人都会发自内心爱上绘画,那个由华特·迪士尼先生开始创办的动画研修培训班至今还在。作为一个绘画艺术门外汉的她,至今还在跃跃欲试,而她所带领的迪士尼动画研究所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数码化和档案化每一幅珍贵的迪士尼动画手稿,建立完整的图书馆化查询系统,服务于更多的新创作。比如唐·霍尔导演当年在创作“大白”的时候,就曾经整天泡在研究所里翻阅那些经典旧作的动画手稿。沃什女士笑言自己工作在整个迪士尼制片厂中最棒的部门。“从1928年的《米老鼠》开始到《超能陆战队》。当一个电影制作完毕,无论是短的电影还是长片,都会送到这里来保存和保护。我们同时也在关注迪士尼公司在运作什么项目,这样我们就能知道他们需要什么特定的电影或者角色的历史资料。我们不仅是作品的保管者、保护者,为作品创作数字备份,同时也为迪士尼公司制作作品提供所需史料参考。这关系到每一个迪士尼新形象的诞生和成长。”

如今研究所的日常工作重点是对迪士尼全部650万幅艺术手稿作品进行完整高质的数字化整理,力求在不远的今后让每个迪士尼的员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可以回味当年《小鹿斑比》每一帧每一格画稿中那些精妙笔触、色彩。“我们从6年前开始进行专注的数字化项目,目前已经将总量中的150万进行了数字化。我们的数字化从最早的作品开始,它们需要保管,而我们不想总是触摸它们。举例来说,来中国之前,我们正在整理所有的《幻想曲》的原稿。我们一幅画稿一幅画稿地拍摄和扫描,确认它们被适当地存档。每幅画稿都会在数据库中有一个特殊的文件名,有精确的手稿介绍。如果这个作品有上千幅的画稿,这个作品就会被放到摄像工作室,摄像师会将它们一幅一幅地数字化,并将它们和数据库中的数据对应,保持合理的顺序。这些美好的绘画,和那些正在年轻一代艺术家手边完成着的美好的绘画,都是迪士尼明天的组成部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