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卡兰尼克和他创造的Uber(2)

2015-06-26 10:11 作者:贾子健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6期
硅谷的科技公司总是与创始人具备相似的气质。面对法律和监管机构的压力,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战斗”形象成为Uber快速扩张的一种策略。硅谷人相信的都是科技改变世界。

第三次创业

“Uber并非从一个伟大的抱负起步,它始于给一个简单的问题找到答案。”Uber的创业故事也有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开头。2008年的一个雪夜,卡兰尼克和Uber的联合创始人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在巴黎街头迟迟打不到车。“其实是加勒特说‘我想在手机上按下一键就叫来一辆车’。” 卡兰尼克回忆,“我那时可不确定自己想买10辆S级轿车来组建豪华租车公司。”

事实上,卡兰尼克并没有对这个创意太在意,他当时正处于个人事业的低潮期。“我走过了8年的艰难创业路,精疲力竭,所以我当时还没做好准备。” 卡兰尼克在洛杉矶长大,他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母亲则在当地一家报纸从事广告工作。六年级时,卡兰尼克就可以在电脑上编写代码,他最喜欢的事就是玩电子游戏。直至今日,卡兰尼克仍然对电子游戏非常狂热,并致力于取得令人惊讶的成绩。《糖果传奇》游戏他已经打到了173关,卡兰尼克在巅峰时期还曾经是《愤怒的小鸟》得分数在美国排名第七的玩家。

1998年,大学四年级的卡兰尼克从UCLA计算机工程专业退学,他顺应着当时硅谷的创业浪潮与同学合作创办了Sour。这个网站提供流媒体交换下载服务,网友之间可以交换音乐和电影视频。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卡兰尼克的第一次创业就无视了美国的版权保护法律,于是在他23岁时,Sour就遭遇了30多家音乐、影视出版巨头的联合起诉,索赔金额高达2500亿美元。无力赔偿的Sour只得以宣布破产告终。

两年后,卡兰尼克与朋友合作创立了Red Swoosh。Red Swoosh还是做流媒体下载服务,但走的是“合法”路线。Red Swoosh网站与内容提供商签约,为内容提供商的网站扩充下载能力。公司运营的前4年,他没有从公司领过薪水。6年后,31岁的卡兰尼克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Red Swoosh,才终于赚来了自己的“第一桶金”,而这个数额在硅谷实在算不上太多。“事实上,在起身前往巴黎前不久,他还跟父母住在一起,甚至每天都睡在他儿时的卧室里。虽然刚刚度过而立之年,但按照硅谷的标准来看,他已然步入中年。”《名利场》描述这第二次创业只能算是草草收场。

加勒特最终说服了卡兰尼克,他们二人合力在2010年夏天在旧金山推出了实时叫车服务。“刚开始规模很小,仅向旧金山的大约100位朋友开放。我记得,当我们在旧金山最初只有两辆车的时候,我常常会打电话给朋友:‘喂,你叫得到车吗?车来了吗?你能叫到一辆吗?’”卡兰尼克回忆。

美国的人均汽车保有量为世界第二,每1000人就拥有812辆车。传统出租车业提供电话叫车服务,也有传统的租车公司可以满足日租以上的租车需求。除了普通的黄色出租车,纽约市还曾经发放了6000辆黑车出租车牌照(Black)。2004年,Black服务达到1万辆汽车,但是这一高端服务只是满足了一些特殊需求,并没有对普通出租车造成冲击。

Uber最初走的是高端路线,这条最终发展为“Uberblack”的服务和纽约的“Black”出租车有些相似,卡兰尼克和加勒特最初的客户定位是硅谷的高级白领,给需要赶赴商业谈判或者与姑娘约会的人提供临时需要的一辆高端车。重要的是,当时Ubercab赶上了科技行业重要的一股新风潮——移动趋势。伴随智能手机的普及,建立在GPS定位和移动支付基础上,任何人按下按钮就可以实时招车。而Ubercab也不必像传统租车公司一样需要大量资金来买车,他们只需要把手机作为计价器安装到有空闲工夫的车辆上。卡兰尼克把精力更多放在了提升用户体验上,当司机戴着白手套拉开车门时,正如加勒特所说“所有人都可以像百万富翁一样坐车”。今年初,普林斯顿大学著名经济学家、曾任奥巴马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阿兰·克鲁格(Alan Krueger)与Uber政策研究总监乔纳森·霍尔(Jonathan Hall)合作的一份研究报告出炉,克鲁格和霍尔的研究基础是Uber的数据和20个Uber市场地区(包括纽约、华盛顿和旧金山)的600名司机在线调查结果。数据显示,Uberblack合作司机的增长率相当平稳,在一个月接过至少4次单的近29万名司机中,Uberblack的合作司机从2012年7月到2015年1月,人数从0增至不到3万人。

真正使Uber实现爆发性增长的是2013年末UberX服务的推出,目前该部分业务的司机占到总量的80%。在Uber的旧金山总部,一款被称作“上帝视角”(God View)的软件工具可以即时显示所有Uber系统上运行的车辆。通过笔记本上的网页浏览器,地图上的小汽车图标可以显示Uber合作司机在城市街道的确切位置,而同一张地图上的小眼球图标则显示了正在用智能手机看Uber APP的每个乘客的位置。

“全世界有超过10亿辆汽车上路行驶,这些车辆有大约96%的时间是闲置的状态。另一方面,在我们的城市中有超过15%的空间被这些闲置、未上路的汽车占用着。”卡兰尼克认为他们的任务相当简单明确:让“小汽车”和那些“小眼球”结合到一起。当一辆车的使用率被提高,对于只有一趟行程的乘客来说,单次出行成本就会被降低。2014年初,在旧金山用UberX打车比打普通黄色出租车要便宜约25%,而卡兰尼克认为这个价格差距还可以拉大到40%,甚至50%。“借助UberX通勤比拥有私家车更便宜,这是我们偶然发现的关键性创新……这是(Uber)未来5年的方向。” 卡兰尼克说。

Uber提高汽车使用效率的核心策略是“浮动定价”,支持它的理念是:需求量增加,搭车的成本增加才可能吸引更多供应,一辆车单位小时的载客数才可能最大化,需求弹性的变化带来单位成本的降低。但是“浮动定价”也引起了相当大的非议。2013年12月的纽约暴风雪期间,Uber的打车价格瞬间暴涨了8倍,这引发了广泛的负面报道和大量的用户差评。但是卡兰尼克认为:“人们需要知道基准价格在哪里,这很重要。” 卡兰尼克的Twitter头像一度是俄裔美国哲学家、小说家安·兰德,他曾公开表示喜欢兰德的小说《源泉》。兰德的作品强调理性的利己主义,认为理想社会应该是彻底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小说中,在著作权、知识产权等概念还未曾为人们所认同的时代,天才的年轻建筑师单枪匹马为自己的创作产权问题辩护,结果被认定为“狂人”,但是他最终取得了胜利。很难说,主人公是否引起了卡兰尼克某种程度的共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