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卡兰尼克和他创造的Uber

2015-06-26 10:11 作者:贾子健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6期
硅谷的科技公司总是与创始人具备相似的气质。面对法律和监管机构的压力,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战斗”形象成为Uber快速扩张的一种策略。硅谷人相信的都是科技改变世界。

原则性对抗

“我知道我多少带给人Uber激进倡导者的感觉,我也知道某些人形容我是混蛋。首先我承认我和公司都不完美,像每个人一样都会犯错误,但是在Uber,我们满怀激情地从错误中吸取教训。”6月初Uber成立5周年的纪念活动中,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演讲表现出少有的温和。很难讲这是卡兰尼克的真情流露,还是Uber做出的一次公众形象的调整。去年8月,他专门聘请了大卫·普罗夫(Davdi Plouffe)负责Uber的公共政策和沟通事宜,而后者正是奥巴马赢得2008年总统大选的幕后策划者。

无论是对竞争对手、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还是传统出租车业,卡兰尼克从不惮于在网络、媒体上给予最直白的抨击。去年5月,Uber的企业博客曾写道:“遍布美国各地与UberX合作的司机向大家展示了当司机是一项不错的生意。而相反的是,通常美国出租车司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富有的出租车公司老板却从那些除了开车别无其他谋生选择的司机身上大肆榨钱。”“当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渴望战斗的时候,他的脸绷得就像一只拳头。他眯着眼睛,鼻孔张开,紧闭的嘴里好像藏着时刻准备出击的重拳。甚至他那花白的、海军陆战队式的发型也根根直立,就像这位38岁的企业家面对对手一样毫不退缩。”《名利场》杂志描述了大众对卡兰尼克“好斗”形象的普遍观感。

2014年11月18日,奥斯丁和乘客用碰拳的方式打招呼。奥斯丁是一名在读的波士顿大学法律系学生,闲暇的时候还是Uber和Lyft司机

2014年11月18日,奥斯丁和乘客用碰拳的方式打招呼。奥斯丁是一名在读的波士顿大学法律系学生,闲暇的时候还是Uber和Lyft司机

即使是Uber的用户也可能成为卡兰尼克“攻击”的对象。就在2014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他还在Twitter上和一名用户争吵。只是因为那位用户发了一条推文,称“现在35美元的打车费瞬间激增至262美元了”。卡兰尼克对此回应:这是“市场价格”。他还表示,这样的定价相对来说是很公平的,他只调高了最需要这项服务的社区的打车费用。

“我们非常诚实。”卡兰尼克说,“很多人不喜欢我们这种诚实的风格,我理解,但至少我们和我们提供的服务值得信赖。”5年时间,全球使用Uber平台的司机已经超过100万名,卡兰尼克预计到2015年底,将会再有100万名新司机加入。2014年底的一轮融资后,Uber的市值已经达到410亿美元。据称,新一轮融资有可能将要开始,届时Uber的市值有可能突破500亿美元。它将成为继Facebook后第二家还没有上市就市值突破500亿美元的硅谷创业公司。

但是Facebook并没有如Uber这样从创立之初就伴随着监管和法律层面的巨大争议。2014年底,伴随Uber的全球扩张,欧洲和亚洲国家相继发出禁令。法国内政部决定从今年初禁用Uber私家车拼车服务。此前Uber已经在西班牙、荷兰市场遭到禁用。布鲁塞尔地方法院威胁Uber的签约司机,如果他们敢接客,被抓到就罚款1万欧元。印度一名提供Uber叫车服务的出租车司机被控强奸了一名女性乘客,Uber受到司机背景审查不严的诟病而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被禁用。而去年12月悉尼人质劫持事件中Uber的表现更使其广受批评。事发后,当事件发生地马丁广场附近的人们纷纷希望乘交通工具逃离时,打车需求量暴涨,为了吸引更多司机到场,Uber根据系统算法把价格提高了4倍。

尽管如此,Uber依然覆盖到了全球300多个城市。卡兰尼克的“好斗”也许可以对此做出部分解释:在面对现有规则和既得利益者时,大概只有“硬骨头”才可能杀出一条血路。当Uber的合作司机问他该如何面对监管压力时,卡兰尼克将其拒绝与监管部门谈判的强硬姿态称为“原则性对抗”(principled confrontation)。“如果抵制你的人所坚持的主张是你所尊敬的,那么你就不要和他对抗了。如果抵抗的核心目的在于保护既得利益者,在于为市民出行提供更少的选择,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一位Uber的早期投资者认为,卡兰尼克的“战士”形象“是一种策略,而不是战略”。

2010年10月,刚刚运营4个月的Ubercab就收到了市交通管理局和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发出的禁令,这两家机构对Ubercab提出了很多批评,其中包括在没有申请出租车牌照的情况下违规使用“cab(出租车)”字眼。而卡兰尼克根本没有理会禁令,只是把Ubercab的名字直接改成了Uber,然后以2%的公司股份从环球音乐集团(the Universal Music Group)手中买下了“Uber.com”的域名。

之后的每一次“战斗”都不过是重演。监管部门和传统出租车业的指责很集中:Uber没有出租车牌照,属于非法运营;缺乏足够的保险机制,而且对于监管机构进行的背景调查,提供的信息不够透明。但是当伦敦出租车司机举行街头抗议活动时,Uber做的是派车免费接送抗议场地附近的乘客。据称,Uber在美国50个州雇用了161位掮客从事游说工作。“在我看来,他们就是强盗。”旧金山出租车司机协会主席巴里·考伦古尔德(Barry Korengold)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合法,没有遵守任何监管规定,他们是在不正当竞争。这正是他们做大的方式——他们有足够的资金来蔑视所有规则。”“我们应该认识到,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政治选战,候选人是Uber。这样的政治竞赛发生在全球的每一座城市。这不是一场民主选举,而是一个产品,51∶49不是胜利,只有98∶2才能取胜。”这是卡兰尼克的逻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