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共享经济,一个时代来临(4)

2015-06-24 15:43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6期
共享经济正在从一个新鲜事物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一个新时代被开启了。

 

可行性基础:信任

“共享经济”从理论上和价值观上都像人类经济与环境的一条新出路,可能否落地,结果是开放式的。欧盟的研究报告里指出,从客户的角度讲,这种创新最大的挑战是信任。其实比起网上购物、社交网络等“前辈”项目,“共享经济”被网友接纳一点儿困难都没有。电脑和智能手机成了人的延伸,越过障碍连接在一起。陌生人在虚拟空间形成社交网络,分析自己的故事和想法,回复别人的评论。在你来我往的过程中,信任就达成了。

信任是一种社会资本,是互联网里的通行证,越分享越丰富,越孤家寡人不与他人分享,越稀少。在这种规则之下,人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在互联网上留下了大量的痕迹,通过这些信息可以形成对键盘边的人大致的印象。信息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互联网24小时都在活动,要想在网络上隐藏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共享经济”开始之前,互联网已经高度透明,网友们前所未有地信任陌生人。冯铮说,就是那种只要你没有做坏事,人人都先觉得你是个好人。这种朴素的“民风”让“共享经济”的创业项目能够运转起来,就像冯铮的“我有饭”,“粉丝”很多从微博“纽约吃货”中来,学历、收入、修养都不错,互相尊重、互相体谅,以吃饭为由头,当个愉快的游戏。

可如果市场规模巨大、有涉及到线下的实质性交往,这种信任就太脆弱。2013年12月,旧金山发生一起造成一死两伤的车祸,遇难者家属起诉了Uber,称肇事司机在事故发生时正在使用Uber应用而分散了行车的注意力。2014年12月,一名印度的Uber司机因涉嫌强奸女乘客而被逮捕,他在3年前就因涉嫌强奸罪被逮捕过,但当时因双方达成和解而没有被判刑。Airbnb早在2011年就发生过房客把房主家洗劫一空的信誉危机。

共享是悲剧还是喜剧,在“共享经济”作为一种新模式出现之前,专家学者们已经进行了几轮的讨论。最有名的是1968年生态学家哈丁的论文《公地悲剧》,假设牧场对所有人开放,每个人都过度放牧以获得最大利益,最后导致草场退化。哈丁的结论是:“虽然每个人普遍克制对大家都有利,但个体受到各种刺激却常常阻碍那样的结果成真。”解决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取消共享,变成私人化,一种是政府管制。

1990年,经济学家奥斯特罗姆发表了《共享管理》的论文,她认为,共享是可以不被破坏的,因为人们能够认同对公共资源的长期保护优于个人利益。之所以打破规则追求个人利益,是因为惩罚力度太小的缘故。共享本身就是强大的管理机制,需要的只是设计原则,让参与者内部形成监管。

在讨论“共享经济”时,两种观点都被拿来引用过。如果互联网自带的信任无法保证这种经济模式的运转,要设计怎样的制度来为信任增加砝码呢?《公地悲剧》的前提,人是自利的,总试图以最低代价获得最大的好处。《共享管理》的前提是,人不是完全自私的,也会考虑到他人的幸福、集体的利益。前提不一样,制度设计的方向就不一样,期待政府扮演的角色也不一样。

而现在“共享经济”最受人关注的专车和订酒店领域,这些条件都是不完善的,冲突和争议不断。

破坏力还是建设力

“共享经济”的专车领域,全世界都在发生冲突。它的价格比出租车低,在市场份额和道路资源上对出租车构成强烈的冲击。可它也有弱点,运行的基础“信任”问题无法解决,安全性、一旦发生事故要承担怎样责任,这些保障的空白显而易见。澳大利亚昆士兰出租车协会在媒体上发起抵制Uber的行动,抨击它不安全,没有保险,司机来路不明,而昆士兰州的出租车司机都经过犯罪检查。法国的出租车司机采用暴力的行动,殴打Uber司机,而加拿大的出租车司机举行抗议示威,给政府施加压力。

理论上,它对传统行业的冲击显而易见。《新资本主义宣言》的作者乌玛尔·哈克说:“如果那些被正式称为消费者的人们的消费减少10%,而对等共享增加10%,那么,传统企业的利润率将受到更为严重的影响。也就是说,某些行业必须转型,否则就会被淘汰。”

虽然专车和出租车打得不可开交,可汽车生产商们已经开始现实地拥抱“共享经济”。2008年,戴姆勒和一家租车公司合作推出Car to go,除了缴纳注册费以外,没有任何固定成本,客户每次用车的时候付款。宝马也推出了Drivenow,只要在网站注册,就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搜索附近的汽车,在项目覆盖范围内使用,费用以分钟计算,使用完可以停在任意地方,而不是归还原处。在中国,海尔产业金融、易到用车和特斯拉刚刚合作推出一项“消费类融资租赁产品”,原理是既然私家车闲置,专车又没有拥有感,不如选择中间路线。买一辆100万元的特斯拉,首付10万元,使用时按日付其余的费用,闲置时交给专车公司作为运营车辆,每天可以获得100元左右的补贴,协议期满,用户可以买断车的产权,也可以把产权归还。

汽车领域的转型是从出售所有权变成出售使用权。零售行业则鼓励“共享经济”的另外形式,市场的再流通。2010年,宜家在瑞典推出网络平台,允许客户在上面转卖用过的宜家产品。这个系统虽然不会直接给宜家带来利润,但是,解决了对旧物的处理,也许可以提高新产品的销售量。

联邦快递是把自己的网点资源充分利用,他们推出了修理电子设备的服务,客户不需要去路途遥远的维修店,而是把电子设备送到联邦快递,他们的运输网络会把电子设备送到统一管理的维修店。

结盟也是一个选择。跟传统企业相比,穷游网算是新鲜事物,它通过用户自己生产旅行信息放在平台上提供给其他用户,按照雷切尔·波特斯曼的分类,这属于共享的第三阶段。现在它与Airbnb战略结盟,Airbnb进入中国的发布会就是在穷游网的办公室里举行的。穷游网首席运营官蔡景晖告诉记者,Airbnb在中国主要推广的还不是房东,而是中国的旅行者,而穷游网的“粉丝”大部分是境外游的爱好者。穷游网一直是booking agoda的合作伙伴,蔡景晖告诉记者,虽然从穷游网掌握的数据来看,Airbnb的用户还没法跟传统订房网站相比,但进入中国一年以来,增长速度很快。

“共享经济”已经不是个陌生的概念,但作为一个新的经济模式,还在各个领域里推进,按照杰里米·里夫金的说法,传统模式和“协同共享”在很长时间里会混合存在。他们有时候在彼此领域里寻求协同性,以提升相互价值;有时候相互激烈竞争,取代对方。最终结果如何,还是未知的。但是,变革已经到来,它也许会改变世界。

(实习生郭木容、陶玉荣对本文也有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