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我是路人甲》,导演尔冬升的中国故事

2015-06-08 16:55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3期
我不喜欢等的。做演员要等,那么我可以不做。因为我的满足感不是赚多少钱,我要的是主动,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是路人甲》当真是一部以“路人甲”为主角的电影。20个平均年龄20岁的年轻人,他们来到横店这座崛起中的中国好莱坞,梦想、幻灭、爱恋、迷失,上演各自悲喜交加的“横漂”故事。而刘德华、吴彦祖、林更新、袁咏仪、方中信、徐克、刘伟强、麦兆辉、庄文强等一线巨星名导,则真做起“群演”,客串在这些年轻“路人甲”们的故事里。许鞍华导演说:“《我是路人甲》的了不起,在于第一次把这些无名无姓甚至一生都不会露脸的电影人,给了一个同等被看到的机会,讲了那些电影里隐形人的故事。”

漂在小城上空的中国故事

2012年8月29日,尔冬升来到横店与徐克导演碰面,为重拍《三少爷的剑》做些3D技术的功课。但他却不禁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一边是亭台轩榭小桥流水,假意而人工的静美,另一边机器轰鸣,高高的摇臂直指天空,幢幢高楼拔地疯长。虽已是夏末初秋,天气却仍旧燥热,而那些忙碌的人们穿行其中,他们说着南北不一的方言,白纸一样的年轻脸孔上,有未尽的童真,也掩不住朦胧的焦灼,一如他们的眼神,渴望、闪躲,和这座小城相映出某种浮在半空中的感伤,难以名状,又无法释怀。

电影《我是路人甲》剧照

电影《我是路人甲》剧照

 

从徐克导演的拍摄现场回来,尔冬升躺在宾馆的沙发上,脑海里挥不去这个小城给自己的震撼。10年前为当时正在筹拍的电影《新宿事件》,尔冬升也到过一次横店,当时成龙曾开车带他去看横店著名的地标建筑“秦王宫”,接近40摄氏度的高温,演员们戴着假发,穿着厚厚的古装,吊着威亚在空中飞来飞去,此情此景,让尔冬升难免又忆起邵氏武侠片片场的旧时光,只觉得要赶紧逃走。转眼10年,横店早就不是曾经的样子,迅速的发展,满眼的蓬勃,遍地的机遇,尤其是那些漂着的年轻人身上,尔冬升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期待已久的“中国故事”。

何况电影圈生活恰也是尔冬升眼里驾轻就熟的题材。尔冬升出生于香港的电影世家,父亲尔光是导演、制片人,先后在永华、邵氏、国泰等电影公司任职。母亲红薇也是演员,家族中20位长辈在电影圈发展,涉及编剧、制片、导演和摄影各个领域。父亲烧得一手好菜,记忆里儿时的家里总是高朋满座的场景,大明星如琳黛、乐蒂,自己都是可以叫妈咪的,因此用尔冬升自己的话说:“电影圈的掌故,随时可以拍出100集都没有问题。”

尔冬升说他的电脑桌面上有八九个文件夹,分别主题为“精神病问题研究”、“毒品问题研究”、“潜水拍摄准备”等等,每天都会不断有资料填充进来,每一个文件夹里的剧本都在不断写写改改,深夜写写剧本是比较享受的事情,没有情绪就喝一点酒,放点音乐,写出一两句对白能感动自己,顿时有心满意足的感觉。

一如《我是路人甲》的文件夹里,累积着将近4个月的采访,200多个“横漂”的故事,近百万字的文字整理。尔冬升特意请来曾凭借纪录长片《音乐人生》斩获46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最佳音效、最佳剪辑奖的张经纬导演,追踪、采访、整理,最终从卷帙浩繁的资料中挑出了19个孩子的人生故事,连缀成篇,修改打磨,终于,《我是路人甲》的故事粗见雏形。

“每一个角色都是他们自己的原型,我们尝试了许多办法,比如让他们来即兴演出,就直接拍下来,纪录化的方式拍摄的问题是太像贾樟柯的电影,我想人家会说我是在抄贾樟柯,而且戏里面的故事是真实的,摆拍却是介于真假之间的,总觉得有点不伦不类,所以最后还是决定照我自己的风格去拍。怎么说呢,我们香港导演的成长过程还是受了好莱坞影响的,从小是看迪士尼卡通片长大的嘛,所以慢慢形成了港片风格,里面是有搞笑的,然后会慢慢严肃起来,会触及比较深的现实,但是最终应该还是温暖和积极。”

培训演员的工作则又请来应对新人经验更为丰富的赵良骏导演。尔冬升觉得新人在懵懂状态时流露出的那种不经修饰的自然最是宝贵,因此所谓的训练只是一些基础的课程。2012年12月24日,“路人甲”剧组训练课的最后一天,那天尔冬升特意在横店找了一家香港人开的茶餐厅,为大家准备了一顿丰盛的自助晚餐,算是平安夜,也是毕业餐。三个月的时间弹指一挥间,但眼见的这群少男少女与初见却有了不小的变化,他们中间大部分人西餐没有吃过,摆弄着刀叉,满脸的兴奋,当然更加令他们兴奋不已的是即将要开拍的电影,于是团团围住尔冬升叽叽喳喳讲个没完。

尔冬升却觉得自己越是真的已经和这些男孩女孩成了朋友,越有些难以面对他们眼神中的炙热。“我好犹豫地又跟太太商量到底要不要拍一部戏。我最大的担心是,自己其实不想做改变人的命运的事情。当然有时这是在所难免,比如有时你必须辞退一些工作人员,但做这样的决定前我总会三思,尤其如何尽力减少对这个人今后的负面影响。那天晚上我意识到,可能我拍完这个戏,他们有些人的命运会转好,那没关系。我最担心是他们如果被迫退回到做群演的人生里,他们怎么处理那些压力。这些孩子教会我许多新词儿,比如说‘羡慕嫉妒恨’,如今他们的确被很多小伙伴羡慕嫉妒恨着,因此他们很兴奋,可是以后他们的命运我没有办法负责到底,究竟他们要如何去处理这种人生更改随之而来的更多的羡慕嫉妒甚至是愁恨呢?”

“因为我自己也并不是富二代嘛!虽然出身演艺圈,但是以前家里很苦的。我比较幸运,因为随着我长大,哥哥们都已经出名,所以我没有很惨,但也没有奢华无度的时候,父母对待小孩的标准就是不会让我在外面觉得丢脸。并且我也是底层出身,在香港九龙城寨长大,那个相当于大上海的石库门的地方,是我的根,走在街上在遇到街坊伯伯阿姨、店里的老板,没人当我外人,我们彼此熟悉,倒是我不太会拍所谓上流社会。”尔冬升导演如是告诉本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