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股市的斗牛士们(2)

2015-05-19 12:25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0期
火热的牛市就像是个博彩机,散户拼命塞进硬币想去碰碰手气。而基金经理们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他们见证过这个博彩机落灰的萧条时代,因此也更敬畏此刻的疯狂。

熊市短刃战

2007年,杨玲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是丈夫的一个远房表姐,通过几个亲戚辗转要到了她的号码。表姐急迫地问杨玲,能不能贷款来买星石投资的基金?

“我一听就觉得,天啊,牛市要到头了!”2007年的股市到了炙热的状态,一路冲破了6000点,杨玲发现,基金开始被千家万户熟知,人们开始明白除了存银行定期之外,积蓄还有新的理财方式。

也是在这一轮牛市中,私募基金经理成为站在风口浪尖的人。他们像电影里的“华尔街之狼”一样,享受着财富暴涨的刺激,也承受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巨大压力。2007年,杨玲受江晖之邀,辞职创业,成立了星石投资公司。江晖是老牌的公募基金经理,在江湖上已经小有名气。但真的辞职单干后,一个私募基金的收入与战绩紧密相关,所承受的不再是光鲜外表和体面工资,而是几乎可以说“搭上了身家性命”。

投资股市从本质上说是一种心理战。有时候,基金经理要摒弃个人情感的判断,甚至要以一己之力与整个市场相对抗。让星石投资一战成名的就是2008年股市还在5000多点的时候,江晖选择了果断清仓。“那时候压力很大,因为没有绝对回报产品,客户不能理解。别人纷纷忙着在里面赚钱的时候,我们却空仓了。有一段时间,我们是跑输大盘的。当时我们客服的人经常被骂哭,客户甚至找到公司来质问我们为什么要空仓。”杨玲向我们讲述当时的煎熬,“因为那时候客户还不理解绝对回报,绝对回报不是和大盘指数比,而是要看绝对的收益。”

高位空仓的压力非常大,客户过来骂,连杨玲的妈妈都说不应该这么早就撤。“我妈买了点基金,我们是在5000多点就开始空了,我把我们研究结果告诉我妈,说你的基金在5500点可以出了。我妈在5500点出了一半,后来又涨了几百点,被我妈骂死了。她卖了一半以后,再也不卖了。结果,后来就一路跌到底。”

杨玲回忆,判断股市要下跌并不难,难就难在何时进、何时出。5000多点的时候选择空仓,下这个决定没有多少犹豫,但跌到4000点的时候,要不要再进去,反而难住了很多人。但很多基金经理顶不住压力,空仓没多久又抄回去了,后来果然一路狂跌。在一片咒骂和质疑声中,江晖和星石投资坚守住了。一次次讨论中,江晖都会提醒手下的投资经理们,公司的战略是什么、目标是什么,风险收益比的概率有多大。即使所有人反对,但是只要回到这条主线上,数据仍然支撑他们的判断。

星石投资的第一只私募产品只有2亿元人民币,空仓之后,净值长得慢,经理们没有业绩报酬。基金规模也扩张不了。杨玲说,如果不以绝对回报为宗旨的话,他们大可以随波逐流,先跟着大盘做,业绩报酬会随时提走,即便将来股市下跌,也不用把钱退回去。只不过后面如果再上涨的话就不再重新提取业绩而已。“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先把日子过好了,在这个过程中还能扩张规模。”当时,跟星石一起出道的公司,很快就扩张到七八十个亿,成立新的产品。但是,每当诱惑来临的时候,杨玲就会想起她刚刚工作时那个风云一时的基金公司,当时打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霸气口号,结果仅仅过了两年就在市场上销声匿迹了。“市场是很残酷也是很理性的,永远不要想着糊弄它。”

压力最大的时候,江晖用来排遣的方式就是做数独填字。星石投资的基金经理们做过一项专业性的测试,发现江晖在面对外部环境刺激时基本没有心理波动。“内心强大,是基金经理的第一法宝。”

同样是在2008年,王卫东也打了个翻身仗。此前新华基金对当年的预期并不高,2008年,公司的投研团队陆续流失,王卫东开始完全掌管投研大权,一手招聘了一群名校应届毕业生,不招熟手的原因很简单:公司又小又没有名气,想招都招不来。

当年7月,新华优选发布了第二个基金,发布时股市是2800点,随即马上就跌到了1600点。“我们当时控制得比较好,跌得不多,10月份的时候,我们宣布要建仓。”正值全球金融危机,大量的基金正在等待跌到1000点,哪里有1600就建仓的道理?股东们第一反应就是不同意,甚至包括王卫东的上司也无法接受这一动作。

基金经理曹名长写了一篇报告,题目叫《1600不买,等于6100不卖》,王卫东的理念是市场必然会回温,“做投资要有前瞻性判断,要先行布局,敢于付出阵痛期的代价”。他预测到马上会有一轮反弹,此时最重要的就是“人弃我取,人追我弃”。

2008年10月28日,上证指数最低下探至1664.93,然后开始反弹。凭着此前的建仓,2009年,经历了又一轮牛市之后,新华优选甩开了那些此前空仓的基金,基金净值增长率为115.21%,排名蹿到了全国第二。

“因为遇到了政府‘4万亿’的刺激,反弹那么高有一定运气成分,但判断它会反弹,还是我们一贯的逆向思维。”王卫东被视作一匹黑马,从此进入了市场的关注之中。

选股方法论

很多人把2014年持续至今的牛市与2007年相比较,在普通散户看来,这看起来不过是两轮相似的财富爆发风口。王卫东认为这完全是两码事——2007年的股市是盈利增长推动的,当时宏观经济处于紧缩状态,银行不断加息降息地调整。而现在中国的经济实际上是1996年大牛市的复制。

王卫东把眼下跟1996年比较,起码有三个地方相似:一是经济下行,负增长很多,整体经济情况远远低于预期;二是同处在货币宽松阶段;三是国家政策支持。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互联网+”的概念。中国企业曾经在2000年前后有一次集体触网,王卫东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春节过后,所有搭上互联网概念的股票都经历了连续三个涨停板。同样,现在只要跟互联网搭边,企业股价也会急剧飙升。“90年代的经验对现在也有指导,去年底我就说,马上80%的企业都要连接互联网了,早触网早受益。”

但当年那三只股票现在早已形迹无存,王卫东不否认现在也处于一种互联网泡沫:“泡沫是泡沫,赚钱归赚钱,没有泡沫怎么赚钱?”在之前半年的状态下,即便是买垃圾股,也会被大盘裹挟着变成股神,但当牛市持续到今天,再想浑水摸鱼恐怕就不容易了。

“A股市场没什么互联网公司,主要靠融合,肯定有一部分公司通过‘互联网+’提高了效率,提升了效益,但很多还是在讲故事。”王卫东一向以稳健自许,他很警惕那些口号喊得太响的公司,“如果你是一个投资业绩不错的上市公司,肯定不敢轻易做转型,到最后是被别人逼上梁山;现在叫得最凶的公司实际往往是穷光蛋,包袱小,因为没有后顾之忧所以转型最彻底。”

“所以越是烂的公司,涨得也越凶,谁胆子越大,赚的就越多。”至于自己,王卫东选择适度参与泡沫:在泡沫刚刚形成的时候赶紧参与,感觉差不多就赶紧撤出。如果到泡沫中后期才发现这样的机会,那就不要参与,错过就错过了。王卫东把这个做法比喻成“鱼尾巴给别人吃”,换句话说,这是索罗斯那句名言的简化版:“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当《人民日报》称“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时,对基金经理的考验正进入了下一阶段。王卫东2月份刚刚从公募跳槽,自己组建了新华汇嘉投资公司,在年近50岁的时候做起了私募基金经理。在他看来,现在一些行业股已经不再上涨,要靠自下而上来精选个股。股价已经飙升,此时不用再考虑市盈率了。“如果你还看基本面,就输在起跑线上了。”

杨玲所在的星石投资有另一套方法论。星石的选股是从中间点进入,从行业切入,向上得出行业趋势,向下对应股票。——这是一种工作量极其庞大的方法,在国内几乎没有其他人这么做,因为所有行业全覆盖,耗费的精力太大。

在星石投资,基金经理要兼研究员,抬头是“行业基金经理”,每个人只投资他所研究行业的股票。整个公司是行业基金经理—类别基金经理—大类别基金经理—高级基金经理的组织体系,做到最顶尖,就是江晖所处的首席基金经理职位,只有他才能哪个行业都投。

这个庞大的基金经理队伍,是星石投资在熊市期间建立起来的。2009年开始,杨玲就不再招聘熟练工了,全部从清华、北大的优秀硕士毕业生里挑新手,在新员工没有多大贡献的时候就支付行业平均水平的薪酬。等到这个绵密的研究网络建立起来,看上去是编织了几层保险的安全网。人工研究不会像数据模型一样有泄密风险,当大部分行业都上行的时候,这个投资板块就形成了共振关系,即便是判断错一两个行业也不伤元气。

这个方法论在2013、2014年经历了宏观基本面变化的考验,2014年底开始大规模实验,就正好顺顺当当地赶上了新的风口。同时,在任意点位上最大亏损率,就是最大回撤。星石投资把最大回撤放大到10以内,在公司看来,这样就可以获得更高的收益,而且风险收益比最佳。

基金经理们把每年的排名称为“赛狗”,火热的牛市中,很多“80后”新人被拥上前台,在老江湖们这里,衡量优秀的尺度不仅仅在一两年之内。王卫东直言不讳:“没有经历过此前熊牛市的‘80后’基金经理们,他们比我们更自信。”

在王卫东看来,还是让这些年轻人自己先把钱赚到再说,自己评价基金经理是要看5年以上的长期业绩,长期业绩好了,肯定理念就有独特的东西。“股市整体还在涨,这时候你数钱是没用的,都是纸上富贵,等过些时候牛市结束了,再数钱才是真金白银。”现在各种新的海归们回国创业,找到王卫东时,带着很多国外的不同思路。“他们有国际视野。”王卫东笑笑说,“A股是‘土鳖’起作用。”

新韭菜

来势汹汹的“80后”、“90后”股民们成了这次牛市的主要新成员,市场直接把这些年轻人称为“第五代股民”。年轻人直接在手机上视频开户,不混老股民的QQ群,很少去营业部大厅里看盘,行事风格也更为激进。

“韭菜”们没有经过此前牛熊市的洗礼,刚刚实现财务自由,就遇到了如此凶猛的暴富风口,他们也促成了这个风暴的不断发酵、爆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市场能锻炼投资者的原因,很多股票交易的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个人投资者,这些人一出手,什么烂股票都能出货。前些天指数在4500点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新股民买了什么南车啊、中铁啊这些股票,我没看到一个资深老股民在买这个。”王卫东总结,这就是最直接的无知者无畏。

年轻人又在等老牌基金经理们的口风。杨玲告诉我们,星石投资的判断是:“这轮涨上去,明年会遇到中期调整,具体在6000点还是7000点不一定,但冲得会比较高,调整之后再涨。”王卫东还是愿意参照1996到2001年的那一轮牛市,对应着此前的国有企业转型,这一次是产业调整,如果真的是“改革牛”,那么转型必然会有五年八年的时间,牛市也会与改革的时长相匹配。

如果按照这个看法,股市继续一路狂涨,那岂不是所有人都是股神了?王卫东解释,翻过了4000点,市场首先是要分化,选股变成了关键,另一方面,当指数越来越高,每一次的震荡幅度也会逐步增大。“现在如果跌的话,有些人就要平仓了,平仓之后就会出现连锁反应,这叫自相残杀。”而这对那些不看基本面、不懂技术,没有任何投资策略的新股民来说,埋伏的杀伤力也就更大。

张璐璐打算从股市撤出,就是不想再光凭着一脑子热情和押宝式的运气炒股。春节之后,张璐璐从所在的互联网巨头公司辞职了,她伴着这一波万众创业的风潮,加入了一个专门做证券投资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如同当年美国的淘金大潮里面,反而是卖水的小贩赚了大钱。张璐璐选择的公司正在设计数据模型,吸引白领中产阶层做定制股票基金投资,同时降低知名基金经理动辄几千万元的购买门槛,“推行普惠的金融理念”。看上去,这是余额宝、理财通、P2P之上的互联网金融升级版,可以想见的是,无论“新韭菜”们的收益如何,新的理财思路,又将再次武装一批年轻的头脑。

对于张璐璐本人来讲,她相信这是个长期的牛市,长到足以让所在的公司乘着这次浪潮迅速做大,让她手里所持的公司股份在未来获得翻倍的市场回报。她还是在这轮牛市中赌博,只不过赌注从手里的100万元积蓄,变成了自己黄金期的职业前途。

(实习记者郭木容、唐燕婕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