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股市的斗牛士们

2015-05-19 12:25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0期
火热的牛市就像是个博彩机,散户拼命塞进硬币想去碰碰手气。而基金经理们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他们见证过这个博彩机落灰的萧条时代,因此也更敬畏此刻的疯狂。

32岁的新股民张璐璐,打算最近就把股市里的钱都撤出来。

跟男朋友一起,张璐璐已经在股市里投入了100多万元,她应该是眼下这轮牛市中最典型的年轻散户了:有一定积蓄,随着牛市跑步进场,此前从未炒过股,但是投入的钱越炒越多。

最开始当然是赚钱的。2014年8月刚炒开始,张璐璐只投入了三五万元试水,头一轮就有超过10%的收益。她买过房,在一家互联网公司里有丰厚的收入,手头这些积蓄不知道如何持续保值,股市的好运气立刻吸引了她。张璐璐投入的钱越来越多:“每天都想买一买,卖一卖,感觉就像个博彩机,总想投点硬币进去试试运气。”

4月17日,武汉某高校宿舍内,一名女生在查看股市行情

 

只是时间一长,就发现好运来得没那么容易。作为南车集团的子弟,张璐璐早早就买了南车集团和中国铁建的股票,不巧遇上了股市调整,连着三周的下跌立刻让她乱了阵脚,赶紧割肉脱身。没想到刚抛掉没几天,南北车合并的消息和“一带一路”的概念就出来了,整个12月份,张璐璐就眼睁睁看着两个股票蹦着高地翻番。

今年4月份,因为“一带一路”的概念持续升温,券商股和蓝筹股涨势凶猛,可张璐璐此前听从朋友的小道消息,整个人都已经套在小盘股里动弹不得。

“我看过很多趋势分析,听了很多经验谈,朋友也一直告诉我真真假假的内幕消息。但是这些对炒股没多大帮助。”性格直爽的张璐璐自我总结,在股市的风浪中,她根本的心态还是在期待一夜暴富,却难以克服人性的投机的弱点,自己很像那句台词:“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对于张璐璐这样的年轻人,王卫东已经见过不止一两拨了:“必须有新韭菜,才有大牛市,否则就是存量博弈。现在就是大量‘80后’、‘90后’过来接盘。”在这位1993年就入市的老牌基金经理看来,“80后”、“90后”散户们无知者无畏,亏钱是必然的结果。“年轻时钱少,多亏几次,反而是好处。”

职业快车道

王卫东年轻时也亏过钱。1993年下半年,刚刚来到海南的王卫东,把自己3万块钱的积蓄托付给了一位同学操盘,这位同学比他早来海南几年,已经在头一批的淘金潮中赚了一笔,现在正在把目光投向全新的股票市场。

在彼时的中国,股票还是个新鲜事物。上海交易所和深圳交易所刚刚开业两三年,培养了最初一批股民,其他城市的营业部在1993年才开始陆陆续续开设。这位同学采用了最激进的杠杆操作,跟王卫东凑钱来杀入正在快速上涨下跌的中国股市。

王卫东的这笔投资出师不利,刚刚入市,就遭遇了1993年的大熊市,股指在777点长期拉锯后失守,持续探底。在1994年8、9月份,股市有过短暂的反弹,最高达到1052点,王卫东建议同学赶紧抛掉,但同学坚信还会持续上涨,没想到再一熬,就迎头碰到了中国股市的第三次大熊市。到了1995年,两个人的合资只剩下6000元,同学把这笔钱全还给了王卫东,3万元变成6000元,这成了王卫东的第一笔惨痛教训。

那时的王卫东,身份是广东发展银行海南证券业务部的副经理。作为刚入行的年轻人,他对股票的了解其实并不多。仅仅在两年之前,他还是安徽省安庆市的一名宣传部干事,每天埋首于文山会海。借着1992年邓小平“南巡”的东风,他又去宣传部自办的塑料厂里任职。被各种供应短缺、三角债、赊账纠缠了一年后,1993年,王卫东孤身一人跑到海南下海,应聘到银行的技术设计主管职位,主业是写股评。而他对此所有的准备,就是面试前去海口书店,把所有关于股票的书买下来一口气读了个遍。

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王卫东,此前是以安庆市高考文科状元的身份进的北京。在1989年回到安庆原籍的分配,显然不够理想。扔掉铁饭碗,去海南从事新兴的证券业,无疑是人生的一场弯道超车。

即使晚了10年入行,在星石投资总裁杨玲看来,证券投资这一行确实是个上升的快车道。

2002年在西安交通大学读研究生时,杨玲被导师介绍到富国基金做毕业实习,去之前她还以为是要到基金会工作——跟10年前王卫东所面对的股票市场一样,2001年,中国才有了第一只开放式基金,杨玲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行业领域。“我的同学找工作时首选是监管部门,人民银行最好,其次是四大行总行。我实习发现基金这个行业未来会很有发展,毕业就去了兴业基金,当时同学们都不理解我。”

很快,杨玲就享受到了这个新兴产业的发展福利。去了监管部门和四大行的同学们,如果没有关系,全靠个人慢慢攒资历向上爬。而市场化的基金行业空间大多了,“基金行业聚拢了最优秀的人才,以北大、清华、复旦的毕业生为主,大家在一起学,有巨大的提升空间”。杨玲发现,基金行业上升很快,她从市场部的产品设计工作做起,三年之后就成为业务骨干,在这个新兴的行业中,杨玲的收入是银行同学薪水的几倍。

与此同时,王卫东凭着优秀的业绩,已经一路从海南跳槽到了广东、上海,职位水涨船高,2005年做到了华龙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理财总部的总经理。因为赶上公司搬迁,加上处于熊市,2005年下半年,王卫东选择出来做房地产。

此时正是中国楼市一轮高峰期后的小低谷,王卫东加入了一家青岛房地产公司,看好了一块地。但同样是投资,此前做塑料厂、做股票的经验,在房地产行业完全用不上。在新的商业规则中,反复跑行政部门盖章,在酒席上觥筹交错拉关系,显然不是王卫东擅长的。

2006年,股票市场回暖,王卫东回到了北京,加入了新华优选成长基金。过去的总经理又开始从研究员做起,虽然职位变低了,但王卫东觉得还是做投资好,因为“单纯”。

杨玲在工作的头几年,总要给人解释自己的工作。一次理发时被问到职业,杨玲介绍自己是做基金的,理发师反应很快:“我看过广告!是不是‘太太乐’鸡精?”

随着2007年牛市的到来,在全社会的普遍狂热中,这样的误会很快就蒸发了。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