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茶席的密码

2015-05-07 15:41 作者:李曙韵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9期
近年风行于收藏界及设计界的茶席美学,除了茶人各别的素养及审美趣味,其中最关键的,我以为是事茶经验及符合人体工学的逻辑。

壹·杯与客数

自潮州工夫茶的三杯,香港工夫茶的四杯,日本煎茶道崇尚三杯或五杯,中国台湾茶界自上世纪90年代约定俗成以六杯作为茶席推广的基础形式。三年前来京我初次体验了一群普洱茶文化业者推行的七杯茶法,深深感受到南北民情的不同带来茶汤浓澹用量的差异。

炉是茶器中最具生发力的角色,故应放置在安稳临墙的角落,白泥凉炉可立在茶席上,搭配炉屏可让视觉更安定

炉是茶器中最具生发力的角色,故应放置在安稳临墙的角落,白泥凉炉可立在茶席上,搭配炉屏可让视觉更安定

 

《茶经·五之煮》:“凡煮水一升,酌分五碗(碗数少至三,多至五。若人多至十,加两炉),茶性俭,不宜广,广则其味黯澹。且如一满碗,啜半而味寡,况其广乎!”据吴觉农先生诠译,当时的茶因可溶物有限,故不适合多人共饮。人多时用两炉茶,宜三宜五不宜多。《茶经·六之饮》更进一步说明:“夫珍鲜馥烈者,其碗数三;次之者,碗数五。若坐客数至五,行三碗;至七,行五碗;若六人以下,不约碗数,但阙一人而已,其隽永补所阙人。”毎每读此,总想起利休请德川家康共饮一碗浓茶的情境,那个人人难以互信的年代,同盏共饮需要很大的赌性、气魄及勇气。但不知陆鸿渐为何不主张依茶客数量给足杯数,非得五人传三碗用,七人传用五碗。我屡次在茶课上试验了趁热传饮一碗茶,确实突破了都市人难以互信的心防。

贰·杯与托的组合

中国传统器具多以十为件,文人则崇尚奇数,尤好三、五、七,并间接影响了日本茶器审美。近年国内茶人喜欢使用从日本回流的煎茶道具,其中杯与托多为五件,在茶席设计上不妨运用两组做不同视觉组合。譬如六人席时可用三三、四二、五一组合;七人席可用三四、五二组合;八人席则可尝试四四、五三不等;其他数以此类推。

叁·双壶双盅、双壶单盅、单壶双盅

清代日本煎茶嗜好者向中国宜兴订制适合煎泡绿茶用的小壶,其中被《茗壶图录》作者奥兰田归类为“别种”、“奇品”的具轮珠,将传统宜兴壶的球体、炮口直流等特色融入壶体,展现了拙朴静雅的素直风格。其出水直接快速不温吞的个性,极适合绿茶茶汤的表现。专为煎茶道而生的小型对壶,每壶约120毫升,其中一把为“水冷”,即冲点绿茶前降温专用。

清人翁辉东《潮州茶经》:“茶壶,俗名冲罐……宜小不宜大,宜浅不宜深,其大小之分,更以饮茶人数定之。爱有二人罐、三人罐、四人罐之别。”壶小能酿味,益留香,故深受潮州工夫茶嗜好者喜爱。尤以去盖浮水覆壶而口嘴提柄皆平的三山齐“水平壶”,最得传统茶人之心。喜好小壶的老茶人一旦遇见多客共席时,可同时运用双壶单盅事汤。遇见同型不同材质的壶,也可尝试双壶双盅泡法,譬如白瓷对紫砂、玻璃对白瓷、金对银、朱泥对紫泥等。

崇尚大壶大杯的北方茶人,也可运用潮州工夫茶来回点注茶汤的逻辑,配合双盅同时向左右两侧茶客送汤,可避免传统茶席顾前顾不及尾、顾左顾不及右的流弊。

肆·茶席巾的尺度

自上世纪80年代泡茶比赛俨然已是台湾茶界年度流行的风向标,茶席规格由陆羽茶车渐渐解放至一块席巾定天下。在没有特定茶桌设计之前,为了掩饰折叠桌的呆板,茶界喜欢用一块布上下前后覆盖,在夏季的南方显得保守溽热。茶席巾逐渐由桌上西方餐垫的规格渐进成席地长方草席大小,进而在国画长卷的影响下,开展了右手收纳过去,左手指向未来的“长卷”茶席美学。举凡墙上贴的壁纸,窗上挂的纸帘,传统手织的麻卷、横空由梁柱飞下的水墨、老和服腰带,都能入席。中国当代茶席的想象空间,从此进入驰骋万里的自由时代。

伍·壶承的定位

壶承在茶席中代表菩萨的莲座,应置放在正对茶人鼻梁的位置。犹如琴人安坐在四五徽前,右撇子的茶人尽可能把壶承定位在茶席巾舞台略偏右方的位置,左撇子则偏左而置。一如静物写生时会避免将主角直接放在画布正中,留有余地给其他角色。

茶盅与壶尽可能同手同侧,我常提醒茶人“左手管理左侧的事,右手执行右侧的活”,以鼻梁为中心点,让左右手各司其职,小至一块茶巾,大至日常生活作息,培养良好的思维逻辑,遇见突如其来恼人的事件,也能以最好的效率解决。

陆·炉与水方

炉是茶器中最具生发力的角色,故应放置在安隐临墙的角落。体积大时尽量席地而放,或置在低于茶桌的几凳上;小至白泥凉炉可立在茶席上,搭配炉屏可让视觉更安定。一如小平米数的空间,装饰时尽可能不转换太多元素。故在小小的茶席空间,建议将类近的素材集中摆设,譬如火炉与水方可用同色素材,红铜水方配老花梨木火炉;或是订制同样釉色的陶器,让视觉更协调。

平日习惯右手执壶的茶人,不妨多练习左手注水,让视觉更趋平衡。若遇上室内炉座必须安置右侧,或是使用老式右手侧把烧水壶时,可开启左手执壶泡茶的练习,左右手能自如运行茶事是当代茶人极重要的修习。

柒·茶则组与茶仓

茶则与茶匙若是相同材质,则尽量在匙置上费些趣味心思,譬如拣自戈壁上的随形小石、具有特殊记忆的珠宝配饰、日本艺伎的泥金发髺等。晋人顾恺之善画佛像,刘义庆在《世说新语·巧艺》中形容他为画中人物点睛:“四体妍蚩,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茶席中的点睛之器,往往就是这微小的匙置趣味。

茶仓在上下两席的茶会中,可选用高低宽窄不同的容器。宽者可收条索茶,窄者可纳球形乌龙。高低不同的设计则像房屋组合,有当代建筑的装置趣味。若是传统日本牙盖茶入,则可搭配象牙茶匙,材质统一茶席气场强大而安静。

捌·壶嘴与流的角度

常听见茶人问烧水壶壶嘴角度朝向问题,其实茶席上冲茶壶及茶盅流口的角度也应一并思考。建议左侧的壶嘴朝向正右方,或朝正北;右侧的流则朝正左摆放,视觉上较安静。在传递茶盅时若不确定茶客左右手的习惯,可将流口朝正北摆放。

玖·茶花的影子

传统中国茶事多在文人书斋进行,一如文徵明的《品茶图》,主客在山边书斋寒宵兀坐,桌上摆置一件如人脸般大小的明代紫砂壶,侧屋的僮子在专主茶役。有别于日本茶室茶花专属的“床之间”,中国并无固定角落摆设茶花,大多是安在房中一隅的花几上,或是供在挂墙的壁瓶上。当代的茶花器,可考虑选择与茶则组、水方或茶仓同一材质色系,摆放在茶席左侧或右侧,并藉由灯光投影以强调花影的意境。

明人冒辟疆《影梅庵忆语》:“秋来犹耽晚菊,即去秋病中客贻我剪桃红,花繁而厚,叶碧如染,浓条婀娜,枝枝具云罨风斜之态。姬扶病三月犹半梳洗,见之甚爱,遂留榻右。每晚高烧翠烛,以白团回六曲围三面,设小座于花间,位置菊影极其参横妙丽,始以身入。人在菊中,菊与人俱在影中。”冒襄独有的花影审美趣味,启发了我在剧场茶会茶席上花影延伸的视觉意象。

拾·茶人的服装

茶席的主色,可选择与茶服相衬,茶服也可视为茶席的延伸,有点像摄影中的背景板。透过镜头,茶服在茶序中频频入镜的是胸前领扣及袖口。领子尽量不要太强调扣子,宜高不宜低,或用素色围巾掩饰繁复的设计。

袖口则以长以窄为便,以不露为性感最可醉人。夏天着无袖衣款时可披着纱巾增加层次感。席地盘坐时女茶人可考虑长宽裙,可掩饰腿型,并以长袜或连身袜为佳,或备室内软质布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