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在庆典星球大战时,我们在庆典什么?

2015-05-05 16:01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8期
在“星球大战”庆典期间,这句话的使用频率就像是教堂里的“God bless you”(上帝保佑你)一样频繁,洛杉矶市阿纳海姆会议中心的方圆数里,每个人都愿意停下脚步给你讲他们如何信仰着原力。

所谓“星战庆典”,“官方”的庆祝日期在每年的5月4日,“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完全同音于“May the 4th be with you”,所以5月4日星球大战日是全世界星战迷的大日子。据说这个传统始于1979年撒切尔夫人当选英国第一任女首相,为了表达祝贺,执政党在《伦敦晚报》上刊登了半个版面的广告来庆祝:“May the 4th be with you,Mggie,Congratulations.”(5月4日属于你,麦基,祝贺。)电影《星球大战》,不仅仅改变了整个美国电影工业的格局。

4月16日,加州阿纳海姆会展中心举办“星球大战”庆典活动。C-3PO扮演者安东尼·丹尼尔来到现场助兴

4月16日,加州阿纳海姆会展中心举办“星球大战”庆典活动。C-3PO扮演者安东尼·丹尼尔来到现场助兴

 

事实上从1977至2015年的38年中,仅诞生过六部“星球大战”电影:《星球大战1:新希望》、《星球大战2:帝国反击战》、《星球大战3:绝地归来》,以及前传三部曲《星球大战前传:魅影危机》、《星球大战前传2:克隆人的进攻》、《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但是星球大战庆典从1999年开始至今,短短15年已经办到第九届。最近的一次在德国,大约2万名星战“粉丝”欢聚一堂。

今年回归洛杉矶的星战盛典是早于传统“星战日”的,并且因为导演艾布拉姆斯(J.J.Abrams)的新星战系电影而受到空前的关注。我们在4月15日正式庆典开始的前一天抵达阿纳海姆,这座以迪士尼乐园为中心的小小城中城,平日也比其余地广人稀的洛杉矶地区热闹,但当星战庆典将10万庆祝人群带入这个方圆不足半小时步行距离的小城,便是可怖的人口密度,星巴克店门口的队伍有百米长,喝一杯咖啡要花上40分钟到一个小时的等待时间。

不过没有人为这样的等待心烦,队伍里你能看到高达2米有余的楚巴卡正和喘着粗气的黑武士欢乐交谈,那些纯技术性的“极客”语言体系,让你恍惚置身在《生活大爆炸》现实版中;数不清的白兵从你身边走过,有趣的是女白兵乐于把头盔拿在手里,金发碧眼的脸孔和那身威武的铠甲组成绝妙的戏剧性;最动人的是一家老小,爸爸妈妈扮作一对默契的白兵,而家里的女孩是长裙拖地、绾起金色发卷的蕾亚公主,男孩则是一身绝地武士装扮的天行者卢克,你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举起相机拍这对可爱的兄妹会影响了这团融融的全家欢气氛,“白兵”父母会十分耐心地摆着“原力兄妹”的姿势,生怕他们的配合度不够而影响了你的照片质量,在这里,没人还记得对身后那个大世界的戒心。

而庆典的会场中心已经是另一番场景,那些热忱的星战迷已经连夜排队在场馆之中以求得可以进入庆典主会场(Celebrition Stage)的机会,机会均等原则意味着,这些从全世界各处赶来的人们,要争取仅百分之一概率的千人主会场庆典位置,好多人甚至已经带着睡袋和帐篷安营扎寨了48小时,人们彼此分享着零食,聊着《星球大战》的故事,小朋友们尽情地耍着激光剑,比试着自己的功夫。傍晚18点多的时候,艾布拉姆斯来到庆典现场给那些现场排队的星战迷们送来了自家手工做的比萨饼,你当然有理由怀疑导演家多大的烤箱能烤出这么整车整车的比萨,不过亲眼看到端着一大摞比萨又忙前忙后满脸赤诚的他,这种怀疑又显得不值得一提。庆典的口号是:“欢迎回家!”

只是,当他们在庆祝“星球大战”的时候,他们在庆祝什么?

很难用语言形容的是庆典仪式首日的火爆场景,不仅主会场早已座无虚席,其余所有的场馆内也挤满了热情的星迷,当主持人列数每一个星战角色,从R2D2、C3-PR(Anthony Daniels)到全新的机器人BB8,以及天行者卢克(Mark Hamill)、蕾亚公主(Carrie Fisher)、楚巴卡(Peter Mayhew),38年的时光流过,不仅是蕾亚公主和卢克,甚至楚巴卡也已经不似当年的模样,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人们欢聚的心情,故事没有走远,热情依旧膨胀,《星球大战》里的明星和“粉丝”之间,似有令人难以捉摸的亲密。

当然,把人们热情推向顶点的是《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的预告片的全球首映,虽是预告,但浓烈的怀旧情绪扑面而来,天行者卢克用低沉的声音诉说起故事的开头:“在我的家人中,原力十分强大,我的父亲拥有它,我拥有它,我的姐妹拥有它。”热情的星迷们剖析着每一帧画面里都有对于星战三部曲的照应,于是一遍遍地欢呼、尖叫,潸然泪下,在全场雷动的掌声中,预告片放足了三遍。紧接着,社交网络上的星战讨论开始爆炸式展开,试图抓住一丝一毫信息的人们开始在社交网络上争论着为何卢克的台词里形容黑武士的原力时用了现在时动词“has”,而不是过去时“had”,难道维达已经复活?而哈里森·福特扮演的索罗船长和楚巴克的那句“我们回家”,究竟意指何处?

老演员回家,新演员亮相,星战庆典的官方组织者卢卡斯电影公司精心安排了一场接着一场的见面会活动,从卢卡斯影业总裁、《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制片人凯瑟琳·肯尼迪女士,到故事开发副总裁凯里·哈特(Kiri Hart)、创意总监丹尼斯·摩仁(Dennis Muren),甚至是新入卢卡斯家庭的《星球大战前传》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Gareth Edwards),工业光魔首席创意官、好莱坞传奇人物约翰·诺儿(John Knoll),4天的活动日程满满当当,不管Geek、Nerd,还是“原教旨原力”信仰者,庆典全面满足星迷的胃口。

还有比如全球R2D2俱乐部里的技术极客们纷纷带着自己的机器人R2D2来一决高下,令人惊讶的是他们所比拼的不仅是造出与星战电影里的R2相仿的机器人,而是要造出比R2更加功能强大的未来机器人,自动语音识别、人脸识别、全景扫描。来自俄亥俄州的基尼·阿仁那(Gene Arena)是一位退休两年的工程师,他满脸无奈地告诉我,他花了10年时间和近10万美元造出了自己的R2,如今这个聪明的机器人是他家中最受欢迎的人,自己却更没有存在感了。

清晨不管有多早,你的身边都走着盛装打扮成星战人物的男女老少,他们对你笑脸相迎;夜晚不管有多晚,都有各种各样的派对等着你加入,甚至那些派对足以刷新你对“派对”这个词的理解。人群真的可以热烈欢快到如一团火一样燃烧,不过我正在独自感动的当口,我的“501军团”朋友跟我说:“一群假装不是宅男的死宅男。”无论如何,这是我人生见过的最大密度和最多数量的“死宅”。

因为庆典仪式本着“粉丝”优先的原则,从一日三餐到纪念品购买,尤其是进场参加活动,作为记者的我们没有任何特权,我常常错觉自己到这个异次元世界就是来不断排队的,把这一生要排的队都排完了。幸运的是无论在哪里停下,都有人愿意与你分享他的星战热情——几岁看了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星球大战》对于他(她)的人生意味着什么,《星球大战》在他(她)的家庭关系中意味着什么。

尤其幸运的是最终与卢卡斯影业主席、《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制片人凯瑟琳·肯尼迪女士,还有导演艾布拉姆斯坐下来聊了聊《星战》的前世今生,据说这是仅中国记者才能得到的特殊优待。下面是这次聊天的部分记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