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邓丽君:漂泊者的荣耀与孤独(2)

2015-04-27 12:19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7期
邓丽君是传奇。她的浅吟低唱,不只是一代人的流行音乐启蒙,也是一代人的心灵慰藉。

歌唱“公务员”

自从被发掘出歌唱天赋之后,邓丽君似乎就在马不停蹄地歌唱着。

小学参加康乐队时期,学校大概下午16点放学,补习到18点,然后她要去康乐队表演,回家是深夜23点,第二天早上5点起来做功课,7点去上学。签约中视时期,她在中视“每周一星”的电视音乐节目里,每周固定表演一次,其他时间就在歌厅里献唱。邓丽君的另一位传记作者有田芳生考证:“虽然上节目收入少,但是歌厅的收入多。”“邓家每天摆摊的月收入大概2000元,而邓丽君每月的收入是6000元或8000元。”“台北的夜巴黎歌厅,一场90分钟的表演,大概有15位歌星演唱,邓丽君在这里创下了连唱70天的惊人纪录。”

等到唱片走红,邓丽君的舞台,终于跨出了台湾岛。香港是她走向国际化的第一步,当宇宙唱片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之后,邓丽君就跟香港的乐风唱片公司签约了,时间是1971年12月。这家公司原本是以马来西亚为据点,在新加坡和港台地区都有分公司,她的发展重心,从小小的台湾岛,转向了更广阔的东南亚华人市场。

当时的华人社会中,最受欢迎的是紫薇、文夏、美黛等老牌歌星;年轻一点的,凤飞飞、欧阳菲菲在流行曲目上的地位都十分稳固。邓丽君还是新人,她的生活,和台湾时期相比,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依旧被参加电视节目、录制唱片、歌厅献唱满满占据。香港九龙有一家叫作东方的歌厅,平日的话是一天唱三场:下午14点半到16点半、晚上19点半到21点半、22点到零点。如果是周六周日,则是一天唱四场:下午13点到15点、15点到17点,然后晚上两场。录音也比台湾时期更为繁忙。“一个接一个地等着录电影的主题曲或者插曲,一天唱个十余首歌曲都很平常。”乐风时期与邓丽君共事过五年的音乐制作人姚厚笙回忆说,“当时都是录一张唱片多少钱,以这种方式计价,因此应该是一有机会就去录,她很小时就成为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当她知道自己对家里很有贡献,就觉得很高兴,继续唱下去。”

姚厚笙从欧阳菲菲开始,成功地培育了若干位台湾知名歌星,他也是70年代台湾民谣以及校园民谣热的催生者。在宇宙唱片时代,邓丽君录制的歌曲已经有上百首,但是姚厚笙却从头开始仔细指导,从发声方式到唱歌的习惯,以使邓丽君蜕变为成人歌星。姚厚笙曾经回忆说:“她唱歌的方式总给人一种可爱小女孩的味道,也许是因为节奏轻快的歌曲居多的缘故,语尾总是‘嗯,嗯’的上扬,这种方式听起来是比较俏皮,虽然我打算彻底改掉,不过她日后还是偶尔会不自觉地露出这种唱法。”“我还指导慢节奏的唱法,而且告诉她,你已经不是小女孩了,所以要以更有感情,更像大人的方式来唱歌。”

姚厚笙发现,当邓丽君对于慢节奏歌曲驾轻就熟后,她再唱叙事风的曲子,诠释能力就非常惊人,“把歌词的含义仔细跟她说明后,她就能以惊人的感情加以诠释”。在乐风唱片的打造下,70年代初期,邓丽君的唱片销量非常稳定,邓家的境况也不断改善,全家从台风季节容易淹水的芦洲搬到台北市水源路的公寓住宅,几年后搬到北投奇岩路的一座花园别墅,后来把房子卖了,搬回台北市区,租赁在敦化南路的金兰大厦,最后才买了仁爱路四段一幢新大厦的6层。不过,偌大的房子里,后来经常只有父亲邓枢一个人。

早期唱歌出名之后,邓丽君还涉足过表演事业,参演了两部音乐电影,取得过不错的成绩,不过,她迅速就把重心收回到歌唱上。她可爱的少女性格,也并没有随着这番演艺圈历练而有不好的改变。姚厚笙回忆说:“她总是怀着感激工作人员的心在工作,很体恤工作人员,彩排的时候,她会一直感谢为她伴舞的群舞和负责灯光的工作人员,就是在成名之后,这点仍然没有改变,所以跟她合作,气氛总是很融洽。”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