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朋友圈里的自我呈现(3)

2015-04-20 10:26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6期
朋友圈是一个特殊的小剧场,所有人互为演员和观众。每一次发送其实是一场表演,发送者就是表演的主角。然后,等待———点赞。

 

晒照片也是工作

宋晓鸣现在还身兼一本杂志的新媒体主编,她的朋友圈就跟工作联系得更紧密了。她在朋友圈里美丽、开朗和活跃的形象让大家跟她的互动很多。“会对公号的阅读有帮助,我转发在自己的朋友圈后,公号显示的点击量可以多几十个。有人可能认为朋友圈是私人的东西,不应该发工作上的内容打扰大家,可我觉得只要这东西好,就应该跟大家分享,这是一个分享的平台。”宋晓鸣说。

听起来像是给朋友圈里晒照片找理由,可贝勒也是因为总晒照片给自己开辟了一片新天地。他的正式工作是汽车贸易,因为不用坐班,每天有很多时间自由支配,到处去吃美食,再把照片发到网上去,因为他写得客观,成了北京美食圈里的网红。

贝勒从小就爱吃,他在唐山长大,北方民间的吃食相对粗糙,可他讲起来还能津津乐道:“迁安铁矿多,栗子会很甜很干,只用水煮一下,都能达到糖炒的甜度。”讲起烤鸭来,一个快30岁的男人立刻沉浸在手舞足蹈的喜悦里:“那鸭子烤得颜色比较深,看着一点儿不起眼,但是油脂全出来了。很多烤鸭一咬油就出来了,那是油香,很腻。这个是酥的,也有油脂,但是很少,应该是烤出来的香气,是皮香肉香又带一点儿油脂香的混合味道。”

北京的餐厅多、种类丰富,让好吃的贝勒有种一头扎进去、无法自拔的劲头。“北京最开始给我印象深刻的餐厅是新派川菜,那是他家的鼎盛时期,我记得毛血旺和蟹黄豆腐特别好吃。那时候刚来北京,属于胡乱吃的阶段。再后来我就开始上美食网站查信息,看点评和信誉度找餐馆。每一顿都得好吃,不浪费。”贝勒说。

美食网站上得多了,贝勒也愿意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心得。吃到好吃的就拍下来,发到网上去,有时候还会写一些自己的体会。他写得真诚客观,渐渐地受到注意,美食组织者就邀请他参加活动,半只脚踏进了美食圈。忙碌的时候,每天中午到晚上可以排6顿饭局。“去年一年我都在熬夜,工作做完之后还要写美食、修图片、发图片,通常都要晚上22点之后才能弄好了发到朋友圈里,我就是那种深夜发吃拉仇恨的人。”贝勒说。

虽然爱吃,可贝勒没打算把美食作为全职的工作转做自媒体。他有种北方男人的气节,觉得吃人家嘴短,想回到食物本身,诚实地描述他喜欢的菜。但是晒美食之后,确实给他增加了很多乐趣。他认识了一群有趣的伙伴,参加许多美食活动,吃到了一些难得一见的食材,还接触到很多有学问的人、好厨师。从前他只是感性的馋,现在对吃的理解提升了好多。“比如菜系特点、制作时能有一些什么香料。以前知道就是香,但分辨油脂的香和香料的香比较模糊,现在有一个比较系统的了解。”贝勒说。

跟贝勒拍餐厅美食秀朋友圈不同,兰菊爱拍自己做的菜。兰菊做菜是“童子功”,她在天津长大,天津人爱吃海鲜,她还没上小学,就已经学会收拾鱼了。上大学时,她在宿舍里准备了一个小酒精炉,自己偷着炒菜做饭。在她看来,做菜是件特别有乐趣的事情。“从小我们家就有烹饪书,那时候的书都没有图,只有步骤,我就琢磨着做。我妈一直不吃我做的菜,就是因为我小时候失败太多次了。”兰菊说。

因为爱做菜,兰菊连讲话时候比划的手势都是做菜的动作。她的厨艺不是现在网上流行的那种文艺小清新,而是半专业的。“八九十年代烹饪书的好处是写得很详细,不同的肉该怎么切、杀鱼怎么杀、杀鸭子怎么杀。现在根本没有卖活鸭子的,但是那个书就会写窍门,先拿筷子在它天灵盖划一下,它就晕了,然后再放血。”兰菊说。

做完菜,兰菊还会精心选择花纹和颜色相匹配的盘子来盛上,然后拍照,发到朋友圈。“周围的朋友总会开玩笑说:你家附近房子多少钱,搬去跟你做邻居。我前老板来我家吃饭还要打包。”兰菊说。来蹭饭的同事、朋友多起来,兰菊还选出了受群众欢迎的拿手菜。她告诉记者,一个是荷包鸡翅,那个要把鸡翅去掉骨头,放上填料腌好,再炖。这样费工夫的菜在餐厅里很难吃到。另一道是炒土豆丝,这是她根据电视上一道河南菜改良创作的,土豆丝黏在一起,是酸麻口,几乎是每次朋友们来必点的菜。“我有一个小本子,看到感兴趣的菜就记下来,然后照着做,或者研究新的做法。”兰菊说。

兰菊在朋友圈里晒自己炒的菜太频繁了,一个从前只在工作上碰过面的人注意到她的特长。“他那时候转行做有机食品,组织全国有机美食厨师大赛,就让我也参加。”兰菊没有正经八百学过厨师,但是凭野路子杀进了决赛。她的创意菜七彩蔬菜和羊肉炒胡萝卜、黄瓜丁给评委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兰菊从前是标准的白领,在航空公司工作过许多年,又跳槽到投资公司工作,可参加厨艺比赛,被报道这个比赛的广播电台看中,邀请她做美食节目嘉宾。因为受到欢迎,现在专门为她开了一档节目。从收益上讲,做媒体不见得有她做投资收入丰厚,但兰菊告诉记者,她觉得美食是自己喜欢的,愿意为这个投入。她获得了跟从前工作不同的成就感。“我有朋友说,自从我专业做美食工作之后,她的衣服从M就到L了,想把我拉黑。因为我白天没时间发朋友圈,总是到了半夜才晒菜的照片。”兰菊说。(实习生刘畅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