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朋友圈里的自我呈现

2015-04-20 10:26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6期
朋友圈是一个特殊的小剧场,所有人互为演员和观众。每一次发送其实是一场表演,发送者就是表演的主角。然后,等待———点赞。

私密又公开的朋友圈

1996年出生的莫洁霖最近成了一位冉冉升起的美妆网红。每天早上,她把自己化妆的过程用手机拍下来,再上传到一个叫“小红唇”的美妆社区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的视频就获得了最大的订阅数,为了鼓励她坚持下去,社区还奖励了一台iPhone6。莫洁霖的妈妈是美容师,她从小耳濡目染对护肤和化妆感兴趣。3年前,她到澳大利亚去读高中,也开始了化妆的生涯。

“一开始,我不怎么会化,经常上网搜美妆达人的视频,如果我刚好有差不多的彩妆品,就学着化。因为我天天都化妆,平时还研究,所以,在同学里是化得很好的。我同学出去玩儿,都让我给她们化妆。”莫洁霖说。她不但技巧精进很多,彩妆品也买了不少,有40盘眼影、75支口红,还有7种粉底液分别用在皮肤不同的状态下使用。

宋晓鸣在朋友圈里展示的是美丽自信的形象

宋晓鸣在朋友圈里展示的是美丽自信的形象

不管从技巧上还是从彩妆数量上,莫洁霖超过了身边的同学之后,她也想像网上的化妆达人一样上传自己的视频。“我想跟大家分享化妆经验,可身边的同学有的对这些是没兴趣的,不如到美妆网站去,上这些网站的人一定是对化妆有兴趣的。跟她们交流才有意思。”莫洁霖说。她找到中国这个APP,它操作起来很方便,也有一定规模的“粉丝”,每天早上莫洁霖都会录30秒的化妆视频再出门。“我发现白领化眼影都是大地色,很保守,所以我的主题就是每天化一种眼影,丰富大家的眼妆画法。”莫洁霖说。

在现实里,她依旧是个普通的女学生,美妆新星的事情只有妈妈和最好的两三个朋友知道。莫洁霖告诉记者,她虽然喜欢展示自己,可平时生活里又是个怕羞的人,所以她选择了有共同爱好的美妆社区,而不是亲戚和同学都能看见的朋友圈。

跟莫洁霖又想晒又怕羞的纠结不同,宋晓鸣在朋友圈里展示的是美丽自信的形象。她是北京一张报纸某版的主编,还是北京作协成员,写了好几本小说。跟想象中写小说的女作家细腻敏感不同,宋晓鸣直爽而开朗。她有一张在《蒙娜丽莎》前的自拍照,人们挤在一起往画的方向看,只有她举起手机给自己和后面的《蒙娜丽莎》拍合影,还有一个游客看到这个场景,表情惊讶地入了镜。宋晓鸣觉得这张照片很搞笑,入镜的游客长得也漂亮,就发给我看。

“有人总结朋友圈的几种狗,什么自拍狗、推销狗,我觉得就是种调侃,挺好玩儿,也不用特别敏感,把自己归类。”宋晓鸣说。她是最早用微信的一批人,一开始朋友圈里都是朋友,有拍自己的、有拍孩子的,还有拍家庭的,都是朋友间的分享。“我自拍发得多,是因为一开始没太注意,大家都晒自己,去哪儿玩了、拍了什么景色,还学上扬45度角,调侃一下、恶搞一下。有时候觉得堵车闲得无聊,也不能总拍马路,还不如拍自己。”宋晓鸣说。

喜欢自拍还有一个原因是宋晓鸣觉得拍照的时候自己的表情和姿势都很僵硬,越是好的摄影师拍照,她越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自拍的时候,才能放松下来,拍出好看的头像。自拍也是她跟自己做的小游戏。“不光拍脸,有时候也拍脚、拍腿,主要看什么环境。有一次在芳草地看秀,我们坐两排,中间是模特走秀。地上是镜面,我就用手机找角度拍了一张,一个是自己的腿和脚,一个是镜面反映出的一排脚,特别有意思。”宋晓鸣说。

朋友圈的私密性并没有维持很久,因为使用的便捷,它很快成了工作上的工具,合作伙伴、客户、有工作往来的朋友也加入了朋友圈。宋晓鸣意识到不能再像从前一样随心所欲地发自拍了。“别人说得很委婉,比如宋老师,我经常学习你的微信。还有人一直潜水,你以为他不在,其实他都看见了,忽然见面,他就说,哎,腿挺长呀。你会觉得一惊,心想还是注意点儿吧。”宋晓鸣说。她自拍得很理智,对朋友圈有自己的观点,跟微博相比,这里依旧是个私密的地方,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你能在里面看到别人的价值观,判断出他和你是不是一种人。这其实也失去了一种距离产生美的感觉,可能会因此产生分歧。“有些人很注意这些,会很少发,或者发不疼不痒的东西,有些人甚至没有微信,没有朋友圈,觉得没必要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态度。”宋晓鸣说。

因为朋友圈既私密又公开的性质,宋晓鸣告诉记者,她觉得晒的人一般比较天真,比较自恋,比较热爱生活。当处在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环境,就想把它表现出来。这里面很少是想炫耀的意思,应该是分享。有城府的人可能不会这样。自拍如果顾及别人的感受、不是太多太频繁,并不是件坏事。

理解了人的复杂性,对朋友圈就是个宽容的态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有人爱晒有人不爱晒,有人天天看别人晒什么,有人就要屏蔽。有时候,表达一下很自我的东西,朋友都来了,关心你的人就是关心。不关心你的人互相屏蔽又怎么样。我特反感有的人突然发一句话说检验一下是不是被屏蔽了。谁屏蔽我,我就屏蔽谁。别人删除自己不是很正常的吗?也牵扯不到人身攻击。我觉得很多人对朋友圈这些事儿纠结,特别没有必要。”宋晓鸣说。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