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速度与激情7》,超越死亡和时间

2015-04-15 15:56 作者:李东然 尤帆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5期
《速度与激情7》的全球首映宣传只有两站,洛杉矶和北京。与范·迪塞尔一起来到中国的不仅有他有备而来的汉语普通话问候语,还有《速7》中他的座驾、全球仅7辆价值340万美元的猩红色莱肯(Lykan)。

对系列电影而言,拍到第15年,第7部,已是令人尴尬的处境。即便在有魔法的世界,《哈利·波特》也不得不在走过13年、7部全球大热的电影之后,止于2011年的终点。因为好莱坞的金钱游戏中,素来奉行对于风险的洞察和掌控。

然而,“速度与激情”系列近乎永恒的高热却罕有人质疑。如今第15年第7部《速度与激情》,不仅早被那些票房行家们无上限般预估了行情,甚至制片厂已经给其后的三部系列电影也亮了绿灯,电影的主演、制片人范·迪塞尔更自信满满地预测这部即将全球上映的新作,必将收获的惊人成绩,甚至不会亚于一座奥斯卡最佳影片小金人奖。并且就在北京太古里橙色大厅的首映活动现场,身陷人潮汹涌的中国影迷,他再重复了这近乎霸道的自信,现场被问到这自信究竟来自何处,范·迪塞尔似乎有点措手不及,几秒的沉默之间,便有影迷配合地高呼“我爱这部电影”,他满足地笑道:“瞧,这就是我自信的来源。”

电影《速度与激情7》海报

电影《速度与激情7》海报

“我在家躲在电脑屏幕后,可以看到所有人的想法。”范·迪塞尔告诉本刊,这位以强硬作风著称的勤勉制片人甚至在“粉丝”中开展民意调查,让他们选择谁是他们最想看到回归剧情的人物,并且接受了观众在对影片中莱蒂(Letty)之死的抗议,把她重新带回影片中,也是在“粉丝”推荐下,《敢死队》中草莽性感的杰森·斯坦森(Jason Statham)被邀请来扮演《速7》中为弟报仇的冷面杀手德卡特·肖(Deckard Shaw),迪塞尔眼里,这些都是天才的主意。

“在2010,他说希望看到我和强森合作,然后我接受了他的意见,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被邀请来扮演霍布斯(Hobs)的角色。然后在2012年,我在脸书上问,你们还希望看到哪个演员,他们说杰森·斯坦森,然后他真的加入了我们。我不像其他好莱坞玩家,他们完全不在意观众,对我来说,在拍电影前有些新想法可以跟观众交流,听他们的想法,这过程中蕴藏着一种能量,我很感激,他们的反馈能够帮助我们。”

在好莱坞迪塞尔以作风强硬行事古怪著称,他曾一面拒绝穿肌肉垫衬,另一面又要求导演增加戏份儿。这个出生在纽约,拥有浅黑色的肤色、身材高大健硕、头顶光亮、嗓音低沉的男人,的确更像是足球运动员而不是电影演员。迪塞尔在大学里学过编剧,做过电话推销员和职业保镖,直到1997年自编、自导、自演了一部小投资影片《迷失》,掘得4.7万美元的第一桶金。而后参演了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扮演士兵阿德里安·卡帕佐。2001年“速度与激情”系列起航,迪塞尔从此几乎与多米尼克·托雷托画上等号,更被影迷亲切称为“唐老大”。

《速度与激情7》全球首映宣传,迪塞尔显然深知他的影迷们需要什么,尤其对那些在过去的两年里,面对每一条预告片细数那些银色雪佛兰、绿色道奇、牧马人的最近改装,甚至反反复复把加装了重机枪的改装凯斯鲍尔与前部电影里藏有一辆坦克的亚光黑雷诺重卡比较研究的汽车发烧友影迷们而言。也正如电影里迪塞尔带着他的车队大玩“汽车跳伞”,甚至驾着猩红色莱肯上演高楼飞车,从洛杉矶到阿布扎比,再到阿塞拜疆,惊险刺激的高空坠落、百转千回的极速漂移,哪怕抛却现实合理性、剧情逻辑性,仍无所不用其极。

多年来一直担任车辆指导的丹尼斯·麦卡锡(Dennis Mccarthy)为此还总结出不少诀窍,甚至建造很多备用车和车壳,满足远近景的拍摄需求。“电影中的车就像是牛仔胯下的骏马或武士的尖刀,它们是人物角色的衍生物,代表了他们的个性。”在编剧摩根的眼中,布莱恩开的车永远是最快的,而唐开的永远是最激情的车。

15年前,当《速度与激情》面世,没有人会预料到,这样一个描写洛杉矶街道赛车手的故事竟会成为好莱坞里寿命最长的系列电影之一。最初电影的灵感来自于《Vibe》杂志上的一篇描写街头赛车的文章,讲述了洛杉矶东城区地下赛车手在街边打劫,凑钱改装涡轮增压赛车的故事。这些年轻“平民英雄”的勇敢冒险与肝胆相照,使得影片在当年成为一匹黑马,并斩获了2亿多美元票房,加上其后的5部续集电影,至今“速度与激情”系列总票房高达24亿美元。

《速7》开场在恐怖杀手德卡特·肖在弟弟欧文·肖病榻前低吼,镜头扫过,我们看到他杀死了20多个荷枪实弹的SWAT攻击队成员,甚至射杀了半个医院的人,就为了将一句“好起来”送到兄弟床前。那些带着摇滚气质的打斗显然是导演詹姆斯·温为全片定下的基调,如果你用过多的细节去评估情节本身,那么你不可避免地会错过重点,并且请从头至尾忽略现实和逻辑存在,如今的兄弟帮已经从曾经衣衫褴褛的街头赛车手,变成了一群特殊的国际反黑组织,虽然他们也试着回归家乡去过平静的家庭生活,但仇家寄来的炸弹又将他们的家化为了灰烬,多米尼克家族不得不再一次踏上惊心动魄的亡命之旅。

“当我们第一次拍电影时,并没有想到要拍续集,在《速度与激情:东京漂移》后,我们预见观众会一直追下去,于是让这样一个多元化的家庭继续走下去。观众们允许我们在《速度与激情》的时间线上跳来跳去,还继续愿意看我们的电影,这本身就是一种奖赏。”谈及剧情内部有着微妙错综的联系,迪塞尔对于《速7》的影迷简直充满自豪。

从伦敦到洛杉矶,再到迪拜、阿塞拜疆,《速7》里唐老大和他的兄弟们寻找着那个被称为“上帝眼”的神秘设备,他们以为这个设备可以追踪到反派肖的行踪——但事实上肖才是了解他们一举一动的那个人,就像是终结者中的T-1000一样。不过也来不及计较诸如此类的雷同相似,毕竟冲出摩天大厦的顶级超跑车刚刚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峭壁上的夺命追击又在继续,不仅唐的飞车从直升机上一跃而出,整个车队人车合一地从飞机上跳伞空降,乃至电影结尾时,论对世界的爆破摧毁程度,迈克尔·贝的《变形金刚》也要甘拜下风。

速度之外,更充分表达激情的,还就是那些“拳拳到肉”的生死搏斗。为了完成最后的压轴打戏,本已具有极好身体条件和动作基础的范·迪塞尔和杰森·斯坦森又在加州封闭训练了一整月。尤其范·迪塞尔的打戏基本都是亲身上阵。“他会很有系统地分解一场戏,搞明白人物角色,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我们会跟他解释打斗的编排,让他明白为什么他的人物要这么做。他学起来很快。”特技总监克雷默(Kramer)赞赏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