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退休公安厅长的凶杀案

2015-04-10 09:52 作者: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5期
这桩凶杀案,有太多匪夷所思。

第二现场

赤峰的春天来得很晚,到了3月末草木都还枯黄着。从城区出发,经过桥北区,路边渐渐都变成了4S店和汽车修理铺,再往西北角走,就要经过205省道了,有了高速路之后,这条公路的功能渐渐萎缩,只有附近的居民出入得多,中间有一段正要整修,坑坑洼洼的全是碎石子儿,车在上面根本跑不快。

沿着这条道一路前行,我无数次涌现那个疑问:赵黎平当时会想什么?

3月20日夜里,64岁的内蒙古公安厅前厅长赵黎平,驾驶着黑色奥迪车,也沿着这条路一路狂奔。与记者满腹疑惑不同,他的奥迪后备厢里躺着身中数枪、刚刚死亡的女孩。她才27岁。

她才27岁。

这条路看起来平时走车不多,山上都是果树。案发那天中午,赵黎平也一路摸到了这里。显然他对这里不熟悉。他拦住王明(化名)打听路线。听说对方是来批发蔬菜的,王明指出了村里蔬菜大棚的方向,但眼看着这位奥迪车主并没有听从自己的意见,反而沿着进山的一条土路开走了。

王明是新井村的羊倌,因为他瞅见来踏点,甚至还问过路的当事人,最近变成了大忙人。十几天来,警察、记者不断地上门找到他,让他讲述遇到赵黎平的经过。轮到我再摸上山去问他的时候,他早已烦了。

那条土路并不长,几百米后开始上山,路南边是10个种香瓜的塑料大棚,常年住着看守的瓜农。再向山上走个五六十米,就是一大块被削平的山头,这里计划建成山间停车场,拉来的碎石子儿堆成了一座小山。

赵黎平的车就停在了这里,他选中了碎石子堆下方的一块地方,周围都是散落的建筑垃圾。那天23时24分,他再次开车上了山,用3个半小时的时间把女孩用玉米秸秆焚尸,烧毁了脸部,埋在了这座土坡上。21日3时整,黑色奥迪车顺原路下山,往205省道方向开去。

车灯在黑夜里亮得醒目,一来一回,都被路边王家羊棚里的摄像头原原本本地记录了下来。

这是这个故事极其神秘之处,谁也想不到王家羊棚里竟然有摄像头。这个可能原本有无数悬念的故事,没有了然后……

赵黎平

赵黎平是内蒙古政界的名人。现在他更有名了。

身着白色警衬,胸前别着警号为000001的胸牌——这是可以找到的赵的标准像,当然这张像拍摄在事发之前。在当上内蒙古公安厅厅长之前,他已经在公安岗位上干了30多年。

赵黎平经历简单顺利。1951年出生于辽宁建平,当过插队知青和印刷厂工人,1972年进入公安系统,从内蒙古哲里木盟公安处侦查员做起,一步步沿着刑侦线路向上升迁。2005年3月,赵黎平升任为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厅长,自此000001的警号一直伴随了他7年。在警界工作了40年后,2012年,赵黎平从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公安厅长的职务上退居二线。

这样的警察,究竟是什么形象?“他一直是一个非常稳的人,包括讲话、处事、指挥业务都非常专业。从来没看见过他急躁,也不是很爱表现,永远是不苟言笑、很酷的样子。”一位深悉内蒙古警方的媒体人士介绍说,“赵黎平是标准的中国刑警形象。”

刑警的职业形象之上,赵黎平另具特色。他爱好文学,业余时曾经在内蒙古广播电视大学中文专业学习3年,甚至早在1998年就加入了中国作协,出版过《大司马传奇》、《王陵疑案》、《大漠孤烟》、《槁木斋诗词》、《中国侦探小说现状与发展途径》等多部长篇小说、诗集、散文及文论作品。这或者是理解他职业性格之外、唯一的通路。爱好文学——嗯,相信他的情感世界,一个未必会被他同事观察到的世界,应比想象丰富。

2012年,在赵黎平即将退休时,他达到了职业的巅峰——从方法论提出过公安“速决战”的思想。他要求内蒙古公安机关各级指挥中心报警服务台无论在任何时段,电话等待时间最长不能超过30秒。承担出警任务的警种和部门努力按照“城区5分钟、城郊10分钟、农村牧区尽快到达”时限,火速赶到现场进行处置。对发生重大接出警不作为责任事件的地区,要实行一票否决制,并进行责任倒查。

速决战的标准就是一周:“一周之内破案,一周之内抓住,就算速决战。兵贵神速,以快打慢,慢了就受制于敌。”

跟羊馆竟然安摄像头一样,命运弄人,真是不可思议——从20日夜里,赵黎平抽枪射击,然后驶向那片山间停车场……到找到人证物证,22日零时正式宣布羁押,赵黎平的亡命之旅持续了不到26个小时。果然“速决战”。

赵黎平何以轻易成为他曾经部下们的战利品?

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名字叫李嘉一。赵黎平与她如此以命相搏的冲突,底因何在,现在也只有他自己能够说清楚了。

出生于1988年9月的李嘉一在家中排行老三。在她两岁的时候,1990年,39岁的赵黎平,从基层调到自治区公安厅刑侦处。他的仕途,由此真正开始。

李嘉一有两个姐姐在赤峰做生意,还有一个弟弟在太原打工。他们老家在内蒙古翁牛特旗五段地村,小村子深藏在重重叠叠的山沟之中,离赤峰城区有80多公里路程,全村只有321口人。李家的条件没有外界想象中富裕,家里的院落很破旧,主房已经垮塌了好几年,家人一直在两间厢房里凑合着住。直到去年,老李家才把老家的家具都卖了,窗户用砖块封起来,全家彻底搬到了赤峰市。这个小村落,对李嘉一的印象——有一年,她竟然开了辆黑色轿车回村。

新闻通稿对李嘉一的定位是:赵黎平杀害的是一名:“与自己关系较为亲密的女性”。那么,真疑问就是,这个只有小学学历的农村女孩,与赵黎平这样的厅级官员,无论在中国何地也算是“大官”的人物,怎样产生交集的呢?

按照李家人的说法,李嘉一出门打工,先是在沈阳和赤峰之间卖书,接着改卖高档酒,从去年开始经营服装生意。“卖书”?如何理解?五段地村有村民提供的解释,出乎想象。据说在赤峰某些地方的“黑话”中,“卖书”并不是指正常的图书推销工作,而是暗指一种具有色情性质的行业。“就是年轻的女孩弄一些老板和官员的电话,打过去‘交流感情’,通过‘卖书’的幌子进行‘那种交易’,干这个的都是女孩,一个男孩都没有。”

“卖书”之于李嘉一,事实似乎存在,但解释系统差别很大。她的表舅澄清:“卖书”确是女孩给当官的打电话,但只是为了推销成套的“四大名著”等精装图书。很多人猜测是否因为这个工作,让李嘉一认识了外称“文人警察”的赵黎平,李家人不置可否。他们的说法是,女孩确实在图书馆和书摊做了一年生意,因为家里向日葵生意好,又回到了赤峰。真正赚到钱,是“后来做酒生意才发了财”。

李家一家,特别是李嘉一父母现住在赤峰百合新城。这里的房子有122平方米,是2008年购买的。李家人解释说:买这个房子时李嘉一还不认识赵黎平,是全家掏钱给四弟今后结婚买的,先挂在了李嘉一名下。

没有任何确凿的线索能够说明他俩何时、因何事认识,以及如何发展,一切都是零碎的。只是,李嘉一最后逃亡的终点,就是百合新城,就在自己家的门前。赵黎平追到这里,对准她的头,再开一枪。

现场

那天晚上,可以复原的凶杀过程,第一个现场在桥北区。在这里,赵黎平与李嘉一发生激烈冲突,赵先用刀将李嘉一砍伤,然后又向她再开两枪……

可是,李嘉一没有死。

她拦下了一辆路过的白色轿车。当车上的三人下车查看情况时,李嘉一冲向驾驶室,启动汽车一路往父母所在的百合新城狂奔。桥北区距离松山区的百合新城有十几公里。在路上李嘉一已经报警,称正遭到公安厅前厅长的追杀。

白色轿车一头冲进了百合新城17号楼的西侧,那是一个死胡同,黑色的奥迪车紧随而至。小区里两个玩耍的初中生惊诧地看到,黑车上下来一个戴面罩的男人,对着白车司机的头开了一枪。另一位老妇刚刚走到单元门口,一头撞见了赵黎平正把李嘉一“从白车上往黑车上拽”,立刻吓得浑身筛糠似的发起抖来。

几位目击者完全看傻了,旁边自行车棚看车的老徐夫妇,听说外面“有人干仗”后,把外面的人全都悄悄叫到自己的屋子里来。大家挤在狭小的房间里,大气儿也不敢出,一起眼睁睁看着黑车飞快倒出胡同,一连刮坏了路边的几辆轿车,卡在拐角处始终拐不出来。老徐回忆:“黑车怎么倒都倒不准,来回来去好几次,把堵路的那辆车整个撞进去了,最后才钻出来的。”

当晚是农历的二月初一,即便是有零星的炸响,也会认为是春节剩下的鞭炮声,那声枪声也未让这个小区的居民过多注意。百合新城小区外就是闹市区,里外两条街都密布着商铺,晚上打烊后,路灯和来往的行人让这里并不冷清。这里很热闹,但这辆黑色奥迪车如此疯狂,太让人惊诧了,警车迅速就过来了。

17号楼4层的一个小伙子当晚下楼时,在楼道里遇见一位慌慌张张的大妈。大妈带着哭腔问他怎么报警,是不是该打“120”?小伙子没当回事,告诉对方打“110”才对。等第二天听说了命案,这位邻居才意识到,那位大妈是李嘉一的母亲,她刚刚亲历了女儿的死亡。

后来

3月22日零时,新华社发布消息:“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已退休)3月20日在赤峰市境内涉嫌故意杀人,已被公安机关羁押。”

当晚赵黎平从大牛圈山下来时,警察已经开始了搜捕工作。起初赤峰警方接到李嘉一报警,还不相信是前厅长驾车持枪追杀,经调看实时监控确认是赵黎平后上报自治区公安厅,经公安厅下令设卡追捕。

21日凌晨,赵黎平在克什克腾旗被警方截住,身上带血,车上有枪有刀,赵黎平没有反抗拘捕。黑色奥迪车的车牌为蒙K,是隶属于鄂尔多斯的套牌。当天白天,警方在205省道附近搜获了李嘉一的包以及带血的汽车坐垫等,还有一把铁锹和斧子。

这是标准的“速决战”。

那辆半路被李嘉一拦下的白色轿车,一直在17号楼西侧停了四五天,车上已经染得全是血。看车的老徐夫妇见到了一位年轻女性和两个朋友来认领这辆车。“姑娘躲在楼边,看起来特别难过,后来我才知道是车主,当天他们也没敢碰这辆车。”轿车在院子里晾了几天后,被警察开到了其他的停车场,要继续作为证据留存。李嘉一的姐姐想索要车主的联系方式,公安局拒绝了这个要求。

媒体去了李嘉一的老家,在网上搜出她姐姐的同学,翻查了所有常见的网络社交工具,但最后所有人却一无所获。我们多次去李家叩访,永远是大门紧闭,五段地村的老屋至今还贴着春联,百合新城的屋门上却是空无一物。李父此前曾经轰走过记者,现在是家人轮流隔着房门,婉拒所有约访要求。到了最后一天,我们迎头碰见了李嘉一的弟弟,他带着家里的小狗下楼排便后立刻上楼,目不斜视地从本刊记者面前经过,对询问置若罔闻。

没有工作信息,没有同学,没有朋友圈子,硕大的赤峰城中,李嘉一似乎从来没有一个正常的生活路径,无从寻找半点痕迹。她的姐姐谨慎地加了一位记者的微信,但迅速屏蔽了自己的朋友圈,外界连一张李嘉一的近照也没有见到。警察很快把五段地村封锁了,最后一点微弱的线索也断了。大家能发掘的只有一份户籍信息,唯一的一张登记照片上,李嘉一穿着红色帽衫,长发,尖下颌,人很精神,是常见的东北女孩长相。在离家之前,曾用名李小红。

(实习记者王紫祎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