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阳春村丢了尊肉身佛

2015-04-03 09:54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4期
坐在普照堂的长凳上,村民很担心地告诉我,章公祖师是吃素的,荷兰人用鸡肉和鱼肉供他是不行的……

荷兰人把它当作收藏品,我半解释半安慰地回答说:大概不会上供。村民却更加困惑,菩萨怎么能不供呢?这段魔幻的对话发生在全村无线网络覆盖,汽车可以开到家门口的阳春村。生活是现代便捷的,精神世界却延续着祖宗的传统,即便章公祖师丢了20年,香火和供奉从没有中断。外人眼里这是一场跨国文物追讨,可村民们那种随时准备对簿公堂的劲头,没有任何时代更迭、远隔重洋的心理障碍。他们家族世代守护肉身佛,20年的分离只是短短一瞬,讨要回来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肉身佛丢了

林永团家就在普照堂的斜对面,距离不过十几米,从小到大,没事儿就在普照堂里玩耍,他告诉记者,自己陪了章公祖师20多年。3月16日吃过午饭,他拿着手机上网消遣,一则新闻引起了注意,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正在展出一个内藏打坐和尚的镀金佛像,佛像的坐垫上写着“章公六全祖师”字样。新闻还配了张佛像的照片。“我一看就觉得是我们村里丢的那尊佛,赶紧把照片截屏,然后打电话给老乡,他手里有当年给章公祖师拍的照片,我俩拿着照片和网上的截图回村找老人家看。村里供奉章公祖师时候是戴着帽子的,所以把网上照片的头顶遮住,一对比,就是我们丢的那尊。”林永团说。

林氏宗族40岁以上的男人都对章公祖师非常熟悉,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迎菩萨时给肉身佛抬过轿子

林氏宗族40岁以上的男人都对章公祖师非常熟悉,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迎菩萨时给肉身佛抬过轿子

 

这则新闻在网上流传了一段时间了,西方英文媒体使用的僧人姓名是“liuquan”,第一拨儿跟进报道的中文媒体在2月底都翻译成“柳泉”,引述荷兰研究团队佛教专家布鲁因的结论,这尊佛像是西辽皇帝耶律大石的老师,中国禅宗高僧柳泉的金身。3月初,有网友质疑中国记者的专业和认真程度,因为查了很多资料都没有一位叫作柳泉的宋代高僧。匈牙利的中文媒体接续跟进,在博物馆里发现随佛像展出的还有坐垫,坐垫上有中文“章公六全祖师”字样,推断僧人名字叫章六全,宝像是敬仰他的弟子所雕。

这个类似“探索发现”一样的起承转合,到了闽南偏远小山村里,给出了一个比专家们和记者的推断听起来更可靠的答案。林永团告诉记者,阳春村都姓林,是一个大家族。村里祖辈传下来,这座佛是骨骼连着肉的,也就是肉身佛。“六全”不是名字,而是肉身的头、身、四肢都健全的意思。

林永团的说法如果最终被确认,章公祖师就不是中国西北方向上西辽皇帝耶律大石的老师,而是东南方向闽南阳春村世代供奉的民间宗教偶像。普通的村民虽然讲不出章公祖师的来历,可是对它的虔诚和敬畏是爷爷教给孙子,父亲影响儿子这样代代相传的,经历过明朝的土匪洗劫、火烧村庄,经历过中国近代的战乱,还经历过抗日战争,完好地保存到新中国。

倒数第二次劫难是“文革”初期,“破四旧”的工作队来到了阳春村。村民告诉记者,姓苏的队长把章公祖师称了一下,有130斤重,然后就要下命令烧掉。村里人阻拦住队长,说这是一尊肉身佛,队长不相信,在左手上敲了一个洞,当时就流了血,队长才暂时作罢,准备第二天再烧。当天晚上,村里的老人家冒着坐牢的危险,连夜把章公祖师抱走,一藏就是十几年。

林乐妙是中学退休教师,林氏族谱的掌管者,讲起“文革”的这段经历有种齐心协力、斗智斗勇的自豪感。“为了防止有人胆子小、被工作队吓住,讲出章公祖师藏在哪里,所有参与的人都是单线联系。工作队怀疑谁,把他叫走了,立刻有人去他家把章公祖师抱走换个地方藏,前一个人即使供出谁带走了佛像,也不知道佛像转移去哪里了,新的人被工作队带走,立刻又有人接力去藏佛。”林乐妙告诉记者,风声最紧的时候,家里藏不住,就藏到存地瓜的窖里,漫山的石洞里,还有比阳春村更偏远的东埔村。东埔村是从阳春村分走的一支林家后裔繁衍出来的,虽然分家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可时间并没有让血脉疏远,两个村关系很亲。

对章公祖师的安危,林氏家族特别慎重。林乐妙告诉记者,“文革”结束好几年了,章公祖师都还藏在东埔村。上世纪80年代初,阳春小学的校长徐有伍找人修补被“破四旧”工作队敲破的洞,都还是挑了个黄昏时间,不敢声张。一直到改革开放的风气越来越浓,社会的关注点转移到怎么挣钱上,没人有兴趣扣封建迷信帽子了,章公祖师才被迎回阳春村。

肉身佛躲过了“破四旧”,供奉它的古建筑普照堂却在70年代被拆掉了,连带着两块牌匾被当作废木料卖到了泉州。普照堂的原址上,建了一座土墙的二层楼。章公祖师被迎回来后,安置在一楼大堂的正中间。村里一开始雇了一个道士照看章公祖师,每个村民每年出两斤粮食给道士做报酬。1987年道士离开了阳春村,周围村落又陆续传出古物失窃的消息,为了章公祖师的安全,林氏家族成立了宗亲会来研究对策。阳春村原村主任林文叔告诉记者,一个叫林乐丰的老单身汉被选出来接替道士的工作,他对守护章公祖师很积极,原来就总跟道士待在一起。当时的社会氛围,行政干部是不能公开主持这样的事情,所以由宗亲会出面,但是林乐丰每个月30多块钱的工资是由村集体出的。

1995年农历十月二十四日清早,章公祖师不见了。跟着警察勘察现场的林文叔告诉记者,大门锁得好好的,侧面的土墙上被掏了一个小洞出来,地上还有章公祖师帽子上掉下来的金屑。看起来像是从这个洞被偷走的,可全村人都不相信,因为洞太小了,章公祖师的肩膀都过不去,而且帽子并没有一起被偷走,上面的金屑怎么会掉到墙根下。

“文革”十几年,藏得那么辛苦都熬过来了,章公祖师却在这样的时候被偷了,参与过藏佛的老人好多都哭了起来,普照堂门口的小广场上站满了愤怒的林家后裔。林文叔告诉记者,村民们要求按照族规把嫌疑最大的林乐丰吊起来审问。当时出警的派出所所长让村民不要逼林乐丰,如果他自杀了,林家后裔要负责任。“他这么一说,就像给村民泼了盆冷水,谁也不能对林乐丰怎么样了。可警察也没带林乐丰去询问,这件事儿就过去了。”林文叔说。

林乐丰后来跟村民们讲,等他临终的时候,会把这件事儿说清楚。几年前他猝死在家门口,章公祖师怎么丢的就成了个谜。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