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王府井劫案,“笨匪”故事

2015-04-01 10:14 作者:邱杨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4期
在王府井抢劫,一次不可思议的劫案。劫匪动机何在,仍是疑问。

Moi Kit Leng下午独自出了家门,他要去首都儿研所附属儿童医院给自己不到两岁的儿子挂号。今年38岁的Moi Kit Leng,是马来西亚华人,在北京已生活了10年。儿子自出生以来,就经常咳嗽不止。最近一段时间,他不断跟妻子商量要不要带孩子回马来西亚,情绪越来越焦虑。

儿研所人太多,Moi Kit Leng没有挂上号。

一年多以来,似乎Moi Kit Leng就没有太多顺心的事儿。他的妻子想了想,告诉律师,这种不顺的起点,是“马航370事件”。原本Moi Kit Leng从事的是销售工作,生活还算顺利,在北京租着房子,一家三口生活朴素而温暖。可是,马航事件之后,他的那些同事碰见Moi Kit Leng,有抑制不住的好奇与疑问:“飞机去哪了?”这似乎是一种传染病,甚至有一回他因交通剐蹭事件请求交警处理,警察拿到他的驾照后,并没有了解事故经过,反而直接问他:“飞机去哪了?”

在不胜其扰,代马国政府“承担”回答“飞机去哪了”义务接近半年之后,去年8月,他失业了。在寻找新的工作过程中,他仍然要不断地回答同样的问题:“飞机去哪了?”新工作,没那么容易找到。

找不到工作,就干脆自己“创业”。Moi Kit Leng租了一个小门面,开始卖杂货。这个生意做着做着也做顺了,上了轨道。霉运看来还没有远离他。刚刚上轨道的生意,又面临房东的变更,要求拿走之前租的面积的一半……稍后,干脆不再租给Moi Kit Leng了,而且还拒绝返还房屋押金和已缴纳的租金。这两份钱,虽然在朋友的帮助下最终要了回来,但之前大量进的货品,没地儿可卖了,只能堆放在家里。投进去的几万块钱,有去无回。

找不着新工作,小店也没了,这个时候,他的工作签证也到期了。显然,短期内找到新工作已无可能,跟家人商量后,Moi Kit Leng只能把自己的工作签证换成家属探亲签证。如此局面,最好的选择就是返回马来西亚,但一家人动迁,怎么可能说走就走。这不是一个容易下的决心。

没挂上儿研所的号,Moi Kit Leng没有回家,他继续往西……

这天是3月16日,“两会”闭幕的第二天。往西走,Moi Kit Leng的最终目的地后来我们都知道了,是王府井大街。

对外地游客来说,王府井是北京最著名的商业旅游景点。从南边长安街为起点,往北到中国美术馆,商业繁华;在其步行街段,东西两侧就分布着12家大型高档商场。这里当然安保严密,短短一段道路安装了46个高清摄像头和30多个电子眼,与各商家内部的摄像头实现了主控大街和商家内部的无缝覆盖。这只是技术安保的部分,即使惯常,王府井步行街各个路口也都设有移动警务室和多辆巡逻警车,有警察、武警、城管和保安……何况,“两会”刚刚过去,安保级别尚未完全降低。

虽然早过立春,但北京的天仍然黑得早,大约晚上19点,已经进入夜晚模式。这个时间点,王府井各条道路,无有例外:堵。一般的说法,此时,要在王府井打车,比抢劫还难。

抢劫,还有打车,这两件事,结果都让Moi Kit Leng给做了。

不知是走道,还是坐车,Moi Kit Leng已经到了王府井,并且走进了距离王府井步行街中心地段不到100米的澳门中心。他黑帽黑衣,而且蒙面,他选择了卡地亚专卖店。这家专卖店,当时只剩下一位女店员守摊,其他导购都出去吃饭了。蒙面人Moi Kit Leng掏出了“手枪”,值班的女店员吓蒙了。然后,Moi Kit Leng不慌不忙地用白色塑料袋把她手捆住,随后抢走店里11块手表。专卖店其他店员回来,发现事变,立即报警。店面潘经理跟记者回忆当时他们的紧张时,并不知道劫匪拿的只是两周前给儿子买的玩具仿真手枪。

Moi Kit Leng从店内逃出去后,冲进一辆面包车,这是一辆手动挡汽车,他迟迟没能启动它。就在这时,出租车司机张师傅正载着乘客行至澳门中心斜对面、银泰商场东侧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胡同里,与这辆白色金杯面包车迎面相遇。

“金杯车驾驶座上坐着个蒙面人,我当时就特别奇怪,马上把车门给锁上了。但没想到,车门锁又被乘客给打开了。”张师傅记忆清晰:蒙面男子从金杯面包车跳下来,手里拿着枪已冲了过来。“他把车上乘客轰了下去,自己坐上了后座,指着我说:你不要动,赶紧给我开车。”让张师傅不可理解的是,Moi Kit Leng拦截下出租车后,被赶下车的乘客提出后备厢里还有行李,结果他竟然径自坐在出租车后座上,有礼貌地等着乘客拿完行李,并不要求司机迅速启动。

张师傅一边开车一边劝Moi Kit Leng冷静。“他看上去有30多岁,身高大概在1.8米左右,路上一声不吭。”恰逢晚高峰拥堵时段,出租车开了将近5分钟,才开出不到百米。拐了个弯后,Moi Kit Leng就要求下车,并迅速逃走。

接到报警的王府井大街派出所指挥中心已经利用探头锁定嫌疑人,并派出“一分钟处置”力量和多部门警力开展现场处置和街面查控。当晚19点35分,Moi Kit Leng在金宝街与东二环交界路口被抓获。这里与被抢店铺的直线距离不过2公里。一位参与抓捕的人员回忆说:“我们把他按倒在地上,但他手腕上戴了好几块手表,手铐铐不上,最后只能用警绳捆住。”此刻,离劫案发生仅仅过去22分钟。

Moi Kit Leng到底想干什么?这个问题,律师同样有好奇心。结果,这是一片空白。“他似乎对抢劫的种种情节都缺乏印象,勉强回忆起的内容也多与警方通过监控等掌握的情况不符。”代理律师韩骁告诉我们,Moi Kit Leng与他交谈时总是前言不搭后语,“甚至突然会很激动,数次用头猛击桌面”,以至于马来西亚大使馆问韩骁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人嗑药了吧?”

甚至,Moi Kit Leng跟所有人有一样的疑问。清醒的时候,他问韩骁:“我为什么要抢王府井呢?谁都知道王府井那地方抢不了。”

这天晚上20点多钟,上完一天班的赵青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发现丈夫Moi Kit Leng不在家。她不断给丈夫打电话,却始终未能接通,一股不安的情绪慢慢笼罩着她。这一年来的郁闷情绪积压起来,让原本彬彬有礼的丈夫变得越来越偏激。4天前,因为驾驶证被扣留,丈夫在处罚单上一口气狠狠戳了十几个手印,那一大片红彤彤的手印还能瞬间触目惊心地浮现在赵青眼前。

无意间,她瞟了一眼刚刚发生的王府井劫案新闻,却意外发现照片里的黑衣男子很像自己的丈夫。联想到丈夫家族的精神类疾病史,他的父亲在受到刺激时会表现出精神异常,且因此提前退休,而他的双胞胎兄长和表兄均患有精神类疾病,这让赵青愈发忐忑。但她仍然不敢相信这几天情绪低落、脾气暴躁、常常独自发呆的丈夫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直到当天晚上警方找上门来。

(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文中赵青为化名)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