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新技术拯救古典音乐?

2015-03-26 16:27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3期
就在“古典音乐注定是一种小众艺术”成为一种基本共识时,这个艺术门类的门槛却被新技术撬动了。之前,古典音乐使尽浑身解数,试图吸引新受众而不得,技术却展现了另一种可能性,如果有适当的机会,人们其实渴望了解古典音乐。

2015年3月5日,一个名叫“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以下简称“贝九”)的iPhone、iPad应用在中国的苹果商店上线了。这是过去两年里全球最红的古典音乐应用,2013年5月英文版首发之后,不到4个月,下载量便已超过60万,对于古典音乐业而言,这是过去10年都没有听到过的好消息。“自从帕瓦罗蒂逝世以后,很难再有哪张古典唱片的销量能以数十万计。”尽管刚推出时还没有中文版,“贝九”却已被中国地区的苹果商店评为2013年度最佳应用,并在美国、加拿大、德国、日本等十个国家位列最受欢迎的移动应用程序前五名。中文版是继德文版和日文版之后推出的第三个外语版本,推出之后第一周下载量即超过25万。到目前为止,“贝九”在世界范围内的下载量已超过130万,这个数字还在随时间推移而不断攀升。

与“贝九”表现类似的,是差不多同时期的一门有关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免费网络公开课,由位于美国费城的柯蒂斯音乐学院提供,调查显示这个音乐学院是全美最难进的音乐学院,录取率只有4%,建校89年录取的学生不超过4250人,因此当这门公开课上线之前,在授课教师乔纳森·比斯的想象中听课人数大概最多500人,毕竟,当时柯蒂斯的全体在校生数目不过171人。最后,世界各地在网络上登记上这门课的人数超过2.5万人。

美国指挥家伯恩斯坦 (摄于1998年)

美国指挥家伯恩斯坦 (摄于1998年)

 

就在“古典音乐注定是一种小众艺术”成为一种基本共识时,这个艺术门类的门槛却被新技术撬动了。之前,古典音乐使尽浑身解数,试图吸引新受众而不得,技术却展现了另一种可能性,如果有适当的机会,人们其实渴望了解古典音乐。

“2011年夏天,我们正在考虑古典音乐数字化营销和发行的新思路,这个时候两款新上市的iPad应用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一款是比约克的新专辑《Biophilia》,这个应用将她演唱的歌曲进行了精彩的视觉化呈现,Touchpress参与了这款应用的部分开发工作。另一款是一个Touchpress自己开发的文学类应用《荒原》(The Waste Land),关于艾略特的那首著名长诗,应用里包含了一个菲奥娜·肖朗诵全诗的视频,以及许多不同的音频朗诵版本,诗行逐字逐句与声音同步显示。看过这两款应用之后,我们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一款古典音乐的新应用,内容是古典音乐史上的名作,就如《荒原》之于文学史那样有名,而呈现方式则要视觉化且同步。我们同时也找到了理想的合作者,即Touchpress。”德意志唱片公司数字媒体高级总监斯蒂芬·施泰格勒德尔(Stephan Steigleder)告诉本刊。

Touchpress公司和iPad几乎同时诞生,创始人之一西奥多·格雷便是乔布斯的好友,公司名称中的“Touch”令人联想起iPad最重要的一项功能,即触屏互动。2010年,乔布斯在发布会上第一次向人们演示iPad这一新产品的功能时,使用了“化学元素”(The Elements)这个应用,便是Touchpress的作品。乔布斯如此喜欢这个应用,以至于当时所有新上市的iPad都自带这个应用,用户可以免费体验几分钟。

在和德意志唱片公司合作之前,Touchpress开发了13款应用,大部分是自然科学、文学类,只有一款“交响乐团”是和古典音乐有关。Touchpress的CEO萨姆·阿斯皮诺尔(Sam Aspinall)解释道:“其实我们都是重度乐迷,而且Touchpress团队的大部分成员本人就是音乐家,其中不少是古典音乐家,受过严格的训练,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也有一些人演奏电子乐器和流行乐器。我们一直有一个内部玩笑,说我们可以组建一支Touchpress乐队,只是演奏出来的音乐可能会相当古怪,因为乐器有铜管、小提琴、电子合成器和班卓琴。我们其实是在等待开发古典音乐应用的机会,一旦时机到来,我们就抓住了它。而我们对古典音乐的热情,也绝对是催生出这些应用的关键因素。”

与Touchpress之前的许多获奖应用类似,“交响乐团”一问世,便赢得一片欢呼。可以说,它开创了人们欣赏和了解古典音乐的新途径。后来“贝九”为人称道的许多功能,“交响乐团”都具有了,比如一边演奏旋律一边同步显示各声部乐谱、实时显示乐团中哪些乐器在发声的“节拍地图”、对演奏内容同步字幕评论、不同镜头和角度切换的乐团表演现场视频、随意快进或后退且精确控制进度点等等。

如何解说古典音乐,一直以来都是欣赏古典音乐的一个难题。许多人或许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坐在音乐厅里听古典音乐会,大部分时间却并不清楚台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要靠匆匆扫一眼节目册才能推断出现在大致是哪首曲目,进行到了哪个乐章,遑论了解此刻音乐的调性、主题、结构、意义。另一方面,古典音乐毕竟不像一场体育比赛,它更加精密复杂,也容不得解说的打断和喧哗。然而“交响乐团”这个应用却使得实时“解说”古典音乐成为可能,抽象而转瞬即逝的音乐被形象化并且被固定住重要支点,用户同时获得了听众和评论家的双重视角。要说这个应用的最大遗憾,大概就是应用中的八部交响乐每一部都是片段节选,因此很难给使用者以完整的音乐体验,再加上一大部分内容是对乐团各乐器的资料性解说,从这个角度上看,“交响乐团”提供的知识层级又过于停留在入门级。

在这个意义上,“贝九”更进了一步。萨姆·阿斯皮诺尔说:“‘贝九’的独特性在于,无论是对古典音乐知之甚少的普通人,还是世界一流的音乐家和作曲家,都对这个应用很满意。”“贝九”在音乐行进时不仅可以同步显示总谱,还可以显示贝多芬1825年的原版手稿,不仅是对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完整演绎,而且包含了四个音乐史上的经典版本:1958年费伦茨·弗里乔伊指挥柏林爱乐乐团,1962年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乐团,1979年伯恩斯坦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和1992年约翰·艾略特·加德纳指挥革命与浪漫管弦乐团。此外还有一项惊人的功能是,使用者可以任何时候在四个录音版本之间来回切换,而不漏掉哪怕一拍或者一个音符,从而可以直观地对不同版本演绎的节奏、速度、风格差异进行比较。比方说,最显著的一个差异是,加德纳的版本比其他版本整体要低半音,在“领悟”部分则有对加德纳的视频专访,指挥家详细解释了自己让整个乐队低半音的理由。

“我们开发这个应用时,就决定要同时呈现不同的录音版本,并且让听者能够在不同版本间来回切换。”斯蒂芬·施泰格勒德尔说,“我们没想到Touchpress的技术这么好,能够切换得如此天衣无缝。”

对于古典爱好者来说,这种流畅的切换无疑是将曾经的想象变成了现实。“这个功能对我们来说是全新的领域,也是技术上最难的部分,这导致‘贝九’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应用,整个开发过程持续了9个月。”萨姆·阿斯皮诺尔说,“我们需要一个技术纯熟的音乐家来研究乐谱,仔细地做同步效果,确保每个音符都能进行准确可靠的转化。‘贝九’做完之后,我们拥有了一个系统,可以把整个过程流程化,但是同步这一部分还是必须人工来完成,每做一个新曲目,这些工作都必须重来一遍,因为不同的曲目需要不同的设计。我们还希望能以一种尽量优美的方式来展示乐谱。”

“贝九”之后,Touchpress继续开发了“李斯特B小调钢琴奏鸣曲”、“维瓦尔第四季”(后者是与德意志唱片公司合作开发)。享受过“贝九”中四个版本的饕餮盛宴之后,再看“李斯特B小调钢琴奏鸣曲”(以下简称“李斯特”)可能会有些不满足:只是一个演奏版本,只有一件乐器,只能观看一位音乐家的演奏。然而,“贝九”中的一项乐谱标记功能在“李斯特”中呈现了令人惊讶的效果:原本的设计是用大小、长短不一的点和线来替代五线谱,表达音乐的基本节奏和行进旋律,在“贝九”中,这种“点线谱”像五线谱一样,从左至右滚动,然而在“李斯特”中,却改成了从上到下不断垂直坠落,配合钢琴家在琴键上往复飞动的双手来观看时,使人不禁想起了电子游戏,钢琴家准确地击中了屏幕上所有扑面而来的敌机,或者又像是跳舞机,无论速度多快、变化多复杂,每一个符号都被琴键一个不漏地敲中且姿态优美自如,令人由衷地感叹音乐家炉火纯青的技巧和古典音乐这门技艺的难度。

在“维瓦尔第四季”中,“节拍地图”的功能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之前“交响乐团”和“贝九”的节拍地图只能在演奏时同步显示发声的声部,在“维瓦尔第四季”的节拍地图中,用户可以按住代表乐器的圆点,专门听这一件乐器此时的声音,整个乐队的声音则变弱成为背景。“这是我们做完‘贝九’之后的想法,现在‘维瓦尔第四季’中,除了可以在节拍地图中把任何一件乐器单拎出来听之外,在视频部分,也可以随时把镜头调整到单看某一件正在发声的乐器。”斯蒂芬·施泰格勒德尔说,“我们接下来的想法是,如果乐谱也可以实现这种‘单拎’的功能就好了,随时可以一边听音乐一边选择只看某一件乐器在总谱中的位置。我们一开始想的,技术都达到了。而越是使用技术,我们就越想利用技术达到更多。”

事实证明,技术赋予了古典音乐想象力,而这一想象力的边界目前还是来源于技术。在苹果商店发布的iPhone或者iPad应用都有数据上限,最大不得超过2G。“如果说‘贝九’有什么遗憾的话,主要就是这个数据限制。”萨姆·阿斯皮诺尔说,“我们因此而无法使iPhone和iPad版的应用通用。”“现在的‘贝九’里有一个伯恩斯坦指挥全曲的视频,我们本来还想把卡拉扬的视频也并列放进去,技术上是没问题的,只是因为目前苹果商店应用的数据上限是2G,最后不得不放弃。”斯蒂芬·斯泰格勒德尔说。

像“贝九”、“李斯特B小调钢琴奏鸣曲”、“维瓦尔第四季”这样的应用最终会扩大古典音乐的受众吗?至少应用的开发方都很乐观。“很明显,现在对古典音乐的展示和消费有了一种新的兴趣。自从‘交响乐团’以来,我们已经在古典音乐世界里看到了许多数字技术实验。‘交响乐团’、‘贝九’和‘李斯特’这三个应用都赢得了伦敦爱乐协会2013年度的创意传播奖,这表明有一种很明确的渴望,希望古典音乐能够通过新的、令人激动的交流方式与更多的观众建立联系。”萨姆·说,“像这样的应用其实是一种新的媒介,使古典音乐更加平易近人,更直观即时,而且允许用一种高度个人化的方式来体验。这种方式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我们期待古典音乐的大门就此打开,点燃全世界的观众对古典音乐以及音乐家们的激情,最终能带动其他相关实体产品的销量,尤其是音乐会的票房。”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