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逝者 > 正文

袁阔成,大师谢幕(3)

2015-03-16 10:14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1期
3月2日凌晨2点27分,86岁的评书表演艺术家袁阔成因心脏衰竭在医院的睡梦中安然离世。

 

向前看

还是上世纪70年代在营口曲艺团的时候,袁阔成就思考过评书的传承问题。李少朋记得,那时他自己还是个中学生,刚刚迷上摄影。“袁先生说的《肖飞买药》很受欢迎。因为那是新书,又是站立全身表演的形式,加进了许多动作,就有很多人想学习。袁先生想着让我把每个分解动作都拍下来,制作成教材,告诉大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什么要做这个动作。”遗憾的是那时李少朋还是个孩子,胶卷用起来也很昂贵,想法最后没能够付诸实践。那时起袁阔成就对评书的发展有个隐忧:它没有正规教材,还是按照旧社会拜师学艺那样师徒之间来口传心授,不同师门之间也有看法,水平衡量上没有统一的标准。这些都会成为评书继续发展的障碍。“袁先生看到了这些问题,却总觉得自己从小是在书场长大的,文化水平有限,有心无力。”

但袁阔成一直是一位开明的老师。过去要想学评书需要拜师,行“摆支”的礼仪,然后到师父家要端茶倒水做饭三年,师父教活儿的时候还有可能故意不教关键的地方。“袁先生就说,都新社会了,还弄那套磕头上香的干吗呢?我就很羡慕那些大学教授,没人叫他们师父吧?都是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先生’。”张伟说。于是大家都叫袁阔成一声“袁先生”,袁阔成没有收过徒弟,很多人都是他的学生。袁阔成的三女儿袁田是家里五个女儿中唯一说评书的,也叫自己父亲为“先生”。她告诉我,因为在曲艺团的环境里长大,从小吹拉弹唱都可以,也参加过宣讲团和报告队下到基层去做先进事迹报告。因为是女生的缘故,父亲还是觉得她走说评书的路子没有优势。“等到三四十岁的时候,组织还是担心袁派评书没有正宗接班人,就希望我固定来做评书演员。这样袁先生就开始给我细抠动作,一个《灞桥挑袍》,刀口伸多长、什么角度、什么位置,反反复复练习了十多遍,这样我才开始系统接触袁派艺术。”

袁派艺术早已随着学生的增多,扩展到了更大的人群。原“曲苑杂坛”和“电视书场”制片人汪文华就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1976年,汪文华作为军队选送的代表,参加全国曲艺比赛。她在北京西苑旅社见到了崇拜已久的评书表演艺术家袁阔成,并要拜他为师,袁阔成婉言谢绝了。也许是汪文华那次比赛表演的天津快板有着扎实的基础,或者是后来她又三天两头地给袁阔成写信,1977年春上,袁阔成托他的女儿给汪文华写了一封短信,让她来自己家中相见。“当时他教我的就是怎么表演《肖飞买药》。我回到休息处,找烧锅炉的老师傅、值班的战士、服务台的服务员,挨着个给他们表演,看他们眼睛直不直,该乐的地方乐不乐。一个星期后,那位烧锅炉的老人没牙的嘴里率先发出咯咯的笑声,我知道自己的劲儿使对了。”经常需要下基层慰问表演的汪文华觉得这种形式的评书演起来太方便了,又很受战士们欢迎。后来汪文华退出了表演行当,成为了制片人,致力于传统曲艺的发掘、保存和传播。“我就说服他录了电视评书《西楚霸王》。袁先生那时候60多岁,他说精力不济了,录起来很累。我就小心翼翼地说服他,等着他状态好就随时录。他虽然嘴上说累,但是特别配合。大家都知道,那会是一份宝贵的影像资料。”

张颖记得,他在做袁阔成的新书研究时,找到了一张袁先生18岁的时候在唐山和两位朋友的合影。他把照片复制了一份再由袁田转交给袁先生,得到的结果很意外。“她说袁先生生气了,嘴里嘀咕着‘他们都不在了,可是我还在’。袁先生不是个喜欢怀旧的人。他怀着极大的热情、义无反顾地拥抱着新社会,因为旧社会的艺人太没地位了,年纪大了老无所依。”王军对我说:“袁先生是个一直向前看的人,他一直在求新、求变。每一部书都要说出独特的风格,绝不会让听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每一部书都有不一样的语言和风格。他时刻紧追时代,曾经说过股票评书,说过旅游景点评书,说过讲述‘神舟五号’上天的评书《飞天传》,还号召大家向周杰伦学习……如果让袁先生多活几年,再让他的身体更健康一些,说不定他真能也去说动漫评书。”

于鸿是在近两年才由别人引荐认识袁阔成,并跟随他学习的。他自己喜欢中医药,创造了一个“杏林评书”的门类,专门来讲药材和名医的故事。“袁先生一直都说三个题材没有人讲,评书要发展,应该有人来填这个空白:一个是中医药故事,一个是宗教故事,一个是童话寓言。所以我对这个感兴趣,他也觉得很兴奋。”于鸿一直也看到评书发展的各种问题。“我总说,我们曲艺人都应该和相声界学习,他们现在里面有很多派系,但对外发声的时候是一致的,是很抱团的。这点评书尤其差,因为评书就是一门单打独斗的艺术。你看两个评书演员在一起,说的好着呢,但是一扭头儿,就是互相瞧不起,所以评书界对外发声就不协调。先生曾经是一杆大旗,所以在他走后我也会担心。”但对于评书的前途,他和袁先生一样,总是乐观的:黄金时代虽已过去,但评书还是会以小众艺术的形式存在。因为评书是语言的艺术,而语言是人们交流思想感情的工具,只要语言存在,评书就有发扬光大的可能。(感谢吉锦和陈连升对本文采访提供的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