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威廉童话(2)

2015-03-12 10:37 作者:邹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1期
威廉,29年来首位到访中国的英国王子,除了皇室身份,他更有一个超级符号妈妈——戴安娜。所以,通常的描写是:“他面露戴安娜式的微笑……举止间有着同母亲相似的优雅。”

没人知道王子是怎样熬过那段日子的,就像没人知道他是怎样走出了那样天昏地暗的童年。人们猜想他的性格肯定早已千疮百孔,应该变成一个自闭症患者或瘾君子才合乎剧情。但威廉并不是这样。曾有人指责他是杀死母亲的凶手,他完全可以对这些人发起反攻,但他也没有。

“若不是经历了这些可怕的事情,他一定已经是个超人了。”朱诺感叹道。这些年中,他神奇般地形成了一个强壮、坚定的人格,且绝不缺乏爱的能力。他的朋友不多,但紧密团结。他们非常喜欢威廉这个人,而不是他的地位。“他是你希望与之并肩作战的人。”他们说。

但往事也并非没有在他的性格上投下任何阴影。母亲走后的几年中,威廉的性格或多或少地出现了封闭的倾向,在应该信任谁,谁有可能抛弃、出卖自己等问题上变得游移不定。只有与他共同经历了一切的弟弟是他深信不疑的。

2001年,威廉被圣安德鲁斯大学录取,攻读艺术史学位。走出了私立学校管理严格的“安全网”,他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与曾经就读的学校不同,圣安德鲁斯的学生不再统一地出身于中产阶级家庭。威廉头一次接触到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但却很难交到朋友——不同寻常的少年经历让他很难相信别人,而太多主动与他接近的人又只是看上了他的王子身份,比如那些爱追星的美国女孩。与此同时,来自父亲私生活的新闻仍然不时出现,让旧日的烦恼卷土重来。

就是在这最初的不适中,他遇到了与他同级的女孩——凯特·米德尔顿。两人当时的生活有许多交汇之处:同为艺术史专业的学生、都住在学校的圣萨维特大厅;与威廉一样,凯特离家也很远,并且也有些不适应突然涌入大量新鲜事物的大学生活。

据朱诺描述,凯特是威廉在大学里遇到的最不爱出风头的女生。她的个性安静、自信、友好,爱笑。“她是那种能让人感到安全,且愿意对其打开心扉的人。既能理解别人的话和情感,思想又有深度。”而虽然成长背景大相径庭,他们却有一个巧合的共同经历——高考之后,威廉曾为自己安排过一年的空闲时间以参与社会活动,那一年里,他先到伯利兹接受了皇家陆军的军事训练,又赶赴智利参与了当地扶贫的义工服务。而凯特也曾去智利当过义工。相似的经历让他们找到了不少共同话题,很快便开怀地聊到了一起。

交谈中,他们又发现彼此都是网球、游泳、滑雪以及全能运动的爱好者。他们开始一起上课,喝咖啡,去夜店和酒吧,一起运动。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的亲密程度日益加深,最终成为要好的朋友。

大约一年之后,他们的关系冲破了好友的界线。先动心的似乎是凯特。在二人的订婚仪式上,她对威廉说:“遇见你时,我真的觉得脸立刻就红透了,而且我逃跑了。”而对于威廉来说,凯特的吸引力则来自她周身散发的低调与沉稳。虽然而今的凯特总是身着名牌服装,妆容精致,发型高雅,就像是专门为红地毯而生的一样,但这并非她读大学时的样子。那时的她只不过是校园里许多漂亮女孩中的一员,打扮自然,举止放松,从未表现出目的性十足的状态。虽然她的父亲是百万富翁,她也一直就读于精英学校,但她的举止和谈吐并不同于英国上流社会中那些衣着时髦的传统女子,也不同于那些围着威廉不走的伦敦女孩。“她惹人怜爱地害羞,但并不软弱。”朱诺这样形容。而在凯特的陪伴下,威廉刚入学时的不适也逐渐消失。他越发开朗了,朋友也越交越多。

这份恋情曝光后,媒体马上就将凯特的身世挖了个底朝天,并把这位没有皇室血统的女孩写成了想要攀高枝的“麻雀”。凯特的父亲迈克尔·米德尔顿虽然出身中产阶级,但母亲卡罗尔的娘家却是在英国北部从事煤矿业的。在女儿与王子的订婚仪式上,这位女士更是被形容成了“得到了奶油的猫”。但这些卑鄙、势利的报道并未影响到威廉。因为凯特一家人从未表现过对皇室地位的觊觎。

这些年来,威廉在米德尔顿家享受到了自己家里从未有过的天伦之乐。每逢周末,他都会随凯特一同回家。圣诞节时他会与他们一起外出旅游,并因此错过了每年一度的皇室家庭聚会。虽然这种做法对于一位王子而言并不合适,但威廉总算体验到了他渴望已久的普通人家的生活——轻松、相爱而且安定。“迈克尔和卡罗尔是非常慈爱的父母,十分关心家人,也很风趣,对我一直很欢迎。”他在订婚仪式上说,“所以我觉得我真的已经成为他们家的一分子了。”

然而,来自儿时记忆的阴影仍然不时作祟。2007年4月,当米德尔顿家庭早已成为新闻高频词汇,似乎随时都会与皇室结为亲家的时候,《太阳报》爆出消息,王子与凯特分手了。当时,作为英国“布鲁斯和皇家骑兵团”的成熟军官,威廉正在多塞特郡波文登市的陆军军械库学校进行坦克指挥官训练课程,而凯特则在时装店基戈索公司实习。

分手是威廉提出的,对于他这样做的原因,外界至今猜测不一。多数人认为,也许是凯特25岁的生日宴会上,那些将她家房子围得水泄不通的记者引发了威廉的心理不适,因为这与自己的父母曾经历过的场景太过相似。“或者他是在测试凯特,看她是否会从此抛弃自己。”朱诺说。

但无论如何,分手是短暂的。在一段煎熬般的互不理睬之后,二人重归于好。波折过后,他们的感情变得更加坚固和成熟。“我们当时都太年轻,大学还没毕业,个性又各不相同,所以都在通过这种方式寻找自我,事后我们都成长了。一点距离和弯路,让我们相处得更好。”威廉在订婚仪式上说道。凯特也同意这种说法:“我觉得,只要你能走出来,而且变得更加强壮,更了解自己,那这段经历一定是有帮助的,只是不知道我还要等多少年呢?”

2010年11月,在肯尼亚东部的一个山顶湖泊旁,威廉将母亲当年的蓝宝石订婚戒指轻轻套在了凯特的食指上,并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的爱情长跑历时8年,终于就要修成正果。“这是一场非常美好的求婚仪式。当她说‘是’的时候,我非常高兴。”威廉说。

次年4月,二人完婚。不喜欢媒体的威廉想在乡下小教堂举行一场只有朋友参加的小型婚礼,但皇室身份却要求他必须将它办成一场举国欢庆的大事件。所以,他们最终还是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了仪式,教堂里面摆放了40台摄像机,还有30名记者。不过,威廉对宾客名单上的陌生人数量做了限制。伊丽莎白女王也支持他这样做:“有时候,你需要(在职责与个人喜好上)寻找适当的平衡。”

这场举世瞩目的婚礼几近完美,唯一令威廉遗憾的是母亲的缺席。“如果她也在场,那该有多好。”他说,“对她来说,不能亲眼看到这一切,是件多么伤心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她一定会喜欢这一天,而且会非常为我俩自豪。”他又补充道:“她不能亲眼见见凯特,真是太让我难过了。”

婚后,威廉对凯特倍加呵护,也非常注重家庭隐私的维护。他告诉自己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无论什么人或媒体,只要侵犯了他生活的私密领域,就必将予以回击。他也确保自己给家人留有足够的时间。一次,在美国某新闻频道的采访中,他谈到自己正在犹豫,到底是继续参加英国皇家空军的飞行任务,还是离开军队全职负担起皇室责任。“我还没决定。这太困难了,因为我的确热爱空军生活,想要继续。但是来自我的生活其他方面的压力也在累积。更重要的是,我想要孩子。这其实才是关键。”而当主持人追问下去的时候,他回答说:“你从我这儿是什么也得不到的。我的嘴很紧。”

他很快如愿。婚后第三年,凯特产下了体重约3.8公斤的小王子“乔治”。去年9月,好消息再次传来——王妃又有喜了,预产期是2015年的3月或者4月。自从聚光灯从查尔斯夫妇移至威廉王子身上,英国皇室新闻曾经一度为欺骗和泪水所充斥的灰暗情节便开始逐渐淡出。取而代之的是恩爱、信任以及“四世同堂”的其乐融融的场面。而作为跟随威廉多年的女性旁观者,朱诺也敏锐地察觉到,威廉和凯特之间的确有一种戴安娜夫妇所没有的感情连接。“他们会躲在一旁窃窃私语,彼此交换会心的微笑,他在身后保护她,引领她穿梭于一个又一个重要事件之中。他们的爱意是如此明显。”她写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