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柏林电影节:好电影的定义(2)

2015-03-09 10:23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10期
“我们放映电影,我们谈论电影,想当导演的年轻人老老实实坐在影院里一部一部看片,研究怎么拍电影,而不是追求速成、追求社交、指望一朝登天的运气,这种气氛就是我心目中的柏林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负责人维兰德·斯贝克说。

越有名,越失望

这些历史如今距离我们三四十年有余,当下柏林电影节需要直面的一个最迫切的问题,是如何才能让参展影片的名气和质量并行不悖,尤其是最受关注的主竞赛单元。自从柏林电影节1978年为了避免和戛纳电影节贴身肉搏而把举办季节从阳光和煦的6月改到风雪凛冽的2月之后,电影节的举办时间点就一直遭到诟病。大家认为,柏林电影节开始得太早了,比如2015年的柏林电影节结束一个星期之后,奥斯卡才举行2014年度的颁奖典礼。美国《综艺》杂志影评人彼得·迪布吉(Peter Debruge)在预测今年金熊时说:“世界上最好的‘作者电影’的导演们都宁愿再等3个月,把片子送到戛纳去首映,再这样下去,柏林电影节就快要沦为二线电影节了。”据传闻,阿诺·德斯普里钦(Arnaud Desplechin)、加斯帕·诺(Gaspar Noe)、马提欧·加洛尼(Matteo Garrone)、侯孝贤以及贾樟柯的新片都即将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映,他们一个都没有来今年的柏林电影节。美国著名影评人、2013年任戛纳电影节首席影评人兼特别顾问的斯科特·方达斯(Scott Foundas)补充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部第一流的‘作者电影’来了柏林电影节,常常要么是戛纳电影节不打算上映这部片子,要么是限于什么合同条款,必须在5月之前公映。”

因此乍一看,今年柏林电影节参加主竞赛单元的导演名单像是一个令人惊喜的例外——维纳·赫尔佐格、维姆·文德斯、泰伦斯·马利克——每一个名字都振聋发聩,使得柏林电影节似乎马上就要变成一场领跑戛纳和威尼斯的狂欢。然而,大师带给人们的失望首先从开幕影片《弃绝之夜》(Nobody Wants The Night)开始,当饰演女主角的朱丽叶·比诺什在开场10分钟后喊出全片第一句台词“我打到了我的第一头熊!”(与柏林电影节的“金熊奖”有语义双关)时,全场还被激起了一点点小涟漪,然而接下来将近两个半小时里,故事变得越来越疲软,一位白发苍苍的评论家看完之后在影院门口尖刻地说:“故事前一个小时的风光摄影当然很美,但我不明白和后一个半小时有什么关联,简直就是两部电影。”

赫尔佐格的《沙漠女王》受到的最多批评,是这完全不像是一部赫尔佐格的电影。故事根据真实历史人物改编,主角是号称“女版阿拉伯的劳伦斯”、在一个世纪以前孤身纵横中东沙漠的英国女探险家葛楚德·贝尔,由妮可·基德曼饰演。平心而论,这本是一个相当赫尔佐格的角色:伟大、极致、执著、反常,超越于日常现实之上。然而,贯穿在故事情节中的两段爱情,尤其是开头的初恋,却毁了这部影片的口碑。这是赫尔佐格第一次拍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给男人拍电影的导演,虽然这并不是我有意规划所致。”赫尔佐格说《沙漠女王》专注探讨的是女主人公的内心生活,“孤独、爱的悲剧以及渴望”,他甚至有意避开政治层面的任何指涉,例如葛楚德·贝尔后来为建立中东国家秩序做出的历史贡献——如划定伊拉克的国境线——只在影片末尾用字幕交代。

文德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也是如此,探究的是个体心理层面的命题。这部片子的最大看点在于3D。“我发现3D除了用来拍舞蹈和拍建筑之外,还有更大的潜力。”文德斯说,他指的是他之前的两部纪录片:2011年纪录著名德国编舞家皮娜·鲍什的《皮娜》(Pina)和2014年纪录柏林爱乐音乐厅的《文化之祠》(The Cathedrals of Culture)。“3D有一种放大效应,就像放大镜一样,使得每个细节都格外凸现出来。尤其是特写镜头,创造出一种完全不同的存在。”然而,结果证实,人类的意识、感情、心理比起客观的身体运动或者物理结构更不易捉摸,等待观看文德斯的3D镜头如何“让角色的情绪更加呼之欲出”的观众不免败兴而归,并产生这部片子并不需要3D的结论。的确,既非动作片,又非幻想片或动画片,按业内常规,这部剧情片也够不上用3D的门槛。但是文德斯自己又说了,他其实就是把这部片子看成是某种童话和超现实的混合。“片名就已经暗示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从今往后,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泰伦斯·马利克的《圣杯骑士》(The Knight of Cups)进一步昭示了明星会聚也是一种预警信号。这部片子的主演阵容有克里斯汀·贝尔、娜塔莉·波特曼和凯特·布兰切特,导演泰伦斯·马利克本人则是以出片量稀少、出没神秘、风格文艺、一出手就是经典之作闻名,他在《红色警戒》1999年获得金熊奖之后沉默很久,一直到2011年《生命之树》在戛纳获金棕榈奖,才又回到大众视野,之后他的拍片速度陡然变快,2012年《通往仙境》,今年则是《圣杯骑士》,引起的争议也越发纷纭。《生命之树》以后,泰伦斯·马利克的片子变得越来越意识流,越来越抒情,《圣杯骑士》里基本找不到一个完整的故事,许多人要靠看影评才恍然大悟片中大致有什么角色和剧情,与之相对应的是画面极度唯美,配上大量充满思辨意味的旁白。尽管影片的故事背景放在了纸醉金迷的洛杉矶,公关仍然担心这部片子的北美票房,于是送来柏林电影节,希望能够先在欧洲收获一些正面评价。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部片子也正符合柏林电影节对影片的期待,只不过更像是以实验性强著称的论坛单元片,而非叙事相对传统的主竞赛单元片。论坛单元负责人桃乐茜·温纳(Dorothee Wenner)女士说:“我们寻找的就是能够拓展电影语言的片子。放完之后,一半观众很气愤,认为是垃圾,另一半观众则认为这是他们看过的最棒的电影,这样就很好。我喜欢挑危险的电影,这样才使得我们的电影节独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