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物欲,示爱的某种方式(2)

2015-03-04 09:57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8-9期
“饕餮”(Gula)在拉丁时代指“浪费食物,或是过度放纵食欲、酗酒或囤积过量的食物”,但丁对这一罪过的定义是“过分贪图逸乐”。在现代爱情世界,这种贪图更直白地指向“物欲”。

故事二

王耀在2009年结婚,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26岁时结婚。在朋友的眼中,他是一个不安且不成熟的“少年”,他也觉得自己“不是会踏实下来结婚的那种人”。2009年秋天,和他交往了3年的女朋友吴迪在鼓楼看演出时突然抱住了王耀并说道:“咱们结婚吧。”王耀是那种不会拒绝别人的人,他突然想到简·奥斯汀的一句话,女人的思维很有跳跃性,从仰慕到爱慕,从爱慕到结婚都是一眨眼间的事。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有点可爱,于是将一只胳膊搭在吴迪的肩膀上迟疑了一会儿,想不出合适的拒绝理由,也就微笑着答应了。

王耀不喜欢婚礼,他觉得婚礼太过形式感,而且他不喜欢当众表态和被捉弄的感觉,吴迪也迁就了他。尽管如此,二人还是收到了亲戚们的不少礼金,俩人原本打算把钱花在装修上,但是吴迪还是觉得应该买个心仪的戒指。几天后,王耀带着吴迪来到王府井的卡地亚专卖店,花了5万块钱买了两枚素圈,王耀说自己不喜欢太华丽的饰物,吴迪也随声附和着给自己挑了枚一样的戴上。那阵子,吴迪还是很高兴的,很长一段时间,这枚戒指都是他俩身上最昂贵的物品。

王耀戴了几天婚戒,他开始有些不适应,于是他常常把戒指摘下来,放到抽屉里。这个抽屉里还放着一对卡西欧的石英手表,由于很久没有更换电池,手表已经停了。王耀回想起那是他送给自己和吴迪的第一份情人节礼物,这对塑料手表不到500元,吴迪却戴了很久,女孩曾经认为时间会证明他们的爱情。

结婚半年后,王耀升职了,收入变得丰厚起来,由于商务活动的增多他开始有了购物的需求。起初他只是带着吴迪去商场逛逛手表和西装,没过多久,王耀便开始自己逛街。“我不想让吴迪有太大的落差感,毕竟她的收入不多,有的时候我会把新买的西装和手表放在公司或者车里。”他说。

对于王耀生活的上的变化,吴迪并非没有察觉,她也尝试着用一些精心挑选的礼物来打动丈夫。她很少打车,并且中午带饭,用省下来的钱为他买一条名牌领带或是一条限量版的口袋巾,她觉得“无论丈夫是否喜欢这些礼物,这个钱都是值得花的”。

渐渐地,王耀的收入开始更多,他开始对自己的家庭生活感到不满,他总是抱怨妻子无法和他沟通,他希望吴迪能试着精心打扮自己,然而吴迪尝试过多次之后却总是无法把自己调整到令丈夫满意的状态。后来,吴迪只能默默地给丈夫买些有限的日常用品,给王耀买东西似乎成为她的某种表达方式,不过这些礼物却无法令王耀愉悦。

吴迪偶然间翻出一个小盒子,那是他俩刚刚认识不久后王耀送给她的一盒Godiva巧克力包装,她一直没舍得扔掉那个外壳。她觉得王耀在结婚两年后变了很多,她有点无法适应王耀的变化,却也无能为力跟随他的变化,她简单地相信自己爱着王耀就足够了。

王耀那阵总是加班,他压缩了自己的日常生活。2012年初,吴迪过生日时他快递了一块手表给她,此外没有过多的表示。而吴迪却默默地将那块机械手表收了起来,她不准备戴它,因为她会觉得有压力,她觉得这块昂贵的手表会让她难堪。这似乎成为一个导火索,王耀觉得吴迪有意地排斥他的“好意”,她那种自卑的情绪让王耀很反感,于是两个人决定分开一段时间。分居的那一天,两个人似乎都做好了分开的准备,因为彼此都无法成为对方想要的人。在分居的半年中,王耀也多次退回了吴迪送来的礼物,他让吴迪把这些东西留给她自己用,他希望两个人不要相互打扰。

2012年冬天,王耀和吴迪来到了当初领证的民事局,他们在5分钟之内办理了离婚手续,分别前,两个人像刚刚认识时那样握了握手。此后,王耀多次问吴迪什么时候把东西搬走,还有什么想要的,吴迪只是回答道:“人都没了,我什么也不想留。”3个月后王耀发现吴迪好像回过一次家,她只是把自己放抽屉里多年的那枚卡地亚戒指带走了。一年后,王耀在交往过两个女朋友后突然意识到吴迪才是对自己真正好的那个人时,他开始试着找回吴迪,但是吴迪却未接过他的电话。

人们往往认为物欲与女人关系更为紧密,事实上男人也无法抗拒物欲。约翰·格拉夫的《流行性物欲症》一书中将富裕(affluence)和流感(infulenza)合成“物欲症”(affluenza)一词,作者认为由于人们不断渴望占有更多物质,从而导致心理负担过大、个人债务沉重,并引发强烈的焦虑感。人们轻易地相信将“美好生活”等同于“物质生活”,过度消费如同一场流行性疾病,引发出孤独、超时工作、家庭矛盾等,它使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

王耀也承认自己总是有强烈的购物欲(shopaholic),“这能让我缓解压力”。如同英国畅销书作家索菲·金拉塞的“购物狂”系列改编成的电影《一个购物狂的自白》所讲述的,影片中丽贝卡是一个财经杂志的记者,因为购物成瘾而债台高筑。“买”几乎成为一个魔咒,当人们面对情感困境、需要感受温暖、工作面试、需要获得尊重和注意时,购物柜台几乎成为通向一切成功的必经场所。这个社会所规定的主流价值观似乎也是一个人人崇尚成功和财富的价值观,它造成了现代都市人内心深处无比的焦虑和不安全感,而多数人只会选择用饰品和衣着来掩饰情绪或是武装起自己。

物质的确有一种象征意义。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从最开始便将人们带入了一个浮华、奢靡的社会景观。在那个纵欲过度的时代,经济爆炸式狂飙突进,人们只能活在一种欣欣向荣的物质世界之中。这如同一把让人陷入空虚的钥匙,也会让爱情痛切地感受到那种失落和破灭。当爱情与物欲交织在一起道德标准均已湮灭,以个人为中心的实利主义成为时尚,虽然人们相信爱情,但是似乎没有人懂得去爱。

我们今天所谈及的物欲,大多是指流行奢侈品,它与信物不同,有一些暧昧的实用功能,这种暧昧的消费品很容易满足虚荣,令人趋之若鹜。在一切信物中,钻石似乎一直保持着爱情的永恒和纯粹。“adamas”是钻石希腊语词源,它意为不可战胜,代表任何坚硬无比的东西。在15世纪后,它才在欧洲上层阶层流行开来,当时的钻石带有神秘的色彩,除可以治病,还能够为战士带来勇气外,令男人对妻子的爱更加深沉。1477年8月18日,当时的奥地利大公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向法国的玛丽公主求婚时,钻石第一次被镶嵌在戒指上。100年后,用钻石原石镶成的八角结晶体戒指也时髦一时。1950年,音乐人朱利·斯泰恩(Jule Styne)创作了《钻石是女孩最好的朋友》。玛丽莲·梦露除了在歌曲中娓娓唱出卡地亚、蒂凡尼等品牌外,还反复阐述着:我曾听说恋爱是严格意义上柏拉图式的,无论爱情是否是柏拉图式的,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自此,钻石除了“恒久远永流传”之外,似乎还拥有了一种情欲的象征。在上世纪80年代,麦当娜高唱着《物质女孩》,用一种新时代的气质再现了当年梦露的时髦昂贵的服装:貂皮披肩,钻石首饰。

当然,奢侈品似乎并不主张过度的物欲,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仍旧是奢侈品广告的常用主题,卡地亚总裁邓阁士(Stanislas de Quercize)曾经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今天的平民物质资源占有已经超过了昔日贵族的水准。此外,今天的很多商品都具有奢侈品一般的价格,但它是否对你产生奢侈的价值,取决于你要赋予它怎样的意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