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王自健的电视脱口秀

2015-01-27 11:05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4期
“80后”是观众标签,“脱口秀”是表演形式,目前中国电视台最赚钱的脱口秀节目是“今晚80后脱口秀”。

在东方卫视开播两年以来,每周六晚间10点40分的“夜宵”时间的电视,就被这个有点“呆萌”的眼镜西装男占领了。开播收视率就位居全国第二,也成为迄今为止东方卫视广告费最高的金字招牌。作为第一个直接把“脱口秀”做标题的电视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曾经被看作是走下坡路的电视台脱口秀节目的“强势回归”。事实上,中国电视台针对“80后”观众制作的脱口秀,从这里才刚刚起步。

1984年出生的王自健是现在电视上最火的脱口秀表演者,号称“深夜档一哥”。制作人叶峰从2010年开始,为东方卫视制作了一档黄金周假日播放的“今晚80后我们说相声”特别节目。这个节目邀请了全国从事相声表演的年轻人几十人。“一群年轻相声演员之中,王自健也穿着长袍马褂,但是他说话的语态和神气很特殊,有点和其他相声演员格格不入,更像是美国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大卫·莱德曼。”叶峰开始邀请他担任嘉宾主持人,并给王自健换上颜色活泼的西装,稍微改变了他的说话方式。2012年5月“今晚80后脱口秀”正式开播,王自健从一个几乎默默无闻的相声小演员,一下子成了一个以“呆萌”形象和“小王爷”语态、调侃“80后”的脱口秀主持人。

2013年5月,第52届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男巫”杰森·玛耶兹做客“今晚80后脱口秀”节目

2013年5月,第52届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男巫”杰森·玛耶兹做客“今晚80后脱口秀”节目

 

“到现在我还不太习惯这是一个常态周播的节目。”王自健本来以为脱口秀说的都是生活中的事,很快就会说不下去,一周45分钟的播出时间,“没想到现在还没枯竭”。越来越多人选择在网络上观看和下载他的每一期节目。“一开始听还以为哪个张江IT男、陆家嘴基金经理,或者垂涎软妹子的游戏宅一族上电视开口说话了。”节目点击量稳居全国电视台同类节目冠军。他在北京年轻相声演员中算是个异类,小时候结巴,没进过科班,虽然后来拜了师父侯耀华,但基本上师父就是给他围事的,惹了麻烦就找师父。“我的梦想是当一个专业小范围里特别牛的相声演员。”他原来所在的“相声二班”是个民营相声演出团体,常年在北京的广茗阁里表演。直到现在,王自健还经常回这个小剧场去演出。

社交网络的兴起,使“80后”这一代人对于电视节目有了更真实的欣赏需要。“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人民日报》的总编”的说话方式已经终结。作为看着综艺节目长大的“80后”,从小看台湾娱乐节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王自健分析这是因为台湾社会发展出现了停滞,综艺百花齐放与社会发展是同步的。中国的“80后”虽然都是考着不一样的高考试卷上大学,但是“在网上看美剧、英剧、日剧、韩剧以及受主流国家、主流综艺节目、主流娱乐熏陶的方式却是一致和同步的”。窦文涛的“锵锵三人行”好看就是在于他在节目里做自己。王自健说:“一个脱口秀主持人难就在于不能长年累月地演别人,必须做自己才能坚持下来。”

“今晚80后脱口秀”最大的特色是观众受教育水平远远高于普通电视观众。“大学及以上文化程度占到了观众的60%以上。”王自健说并不是“自己把观众拉回电视机前面”,他说自己也是受益者。年轻电视观众的成长,是这个新节目形式的关键点。“‘80后’和‘90后’长大了。这是一群对着电视长大的孩子,以前觉得综艺节目、电视剧太无聊,本来都看美剧、日剧去了,现在进入社会,下班以后挺累的,又回到电视前面什么也不想,结果发现综艺很有趣,电视剧也变好看了。”

这个节目录制现场舞台很炫,一个像酒吧里打碟的DJ,一位白人和一位黑人轮番上场,大背景有街头涂鸦风格,不到100位观众,一水的年轻面孔,很多都是刚刚大学毕业在上海工作的小白领,会担心录制时间太晚赶不上回家的末班地铁。针对这样的主流观众,叶锋在不断试验新的元素,一个其他节目不常见的是欧美明星路线。第一期花钱请到了日本歌手中孝介做嘉宾,王自健并不像很多主持人一样找机会卖弄英文,他要利用各种效果让对方出点小洋相。王自健一开始设计了好几个有点正常乏味的问题,中孝介都用很官方但是很模糊的中文回答了,后来他开始用中文插科打诨,对方仍然假装听得懂他,还在滔滔不绝地用假中文回答。“外国的明星熟悉这种形式,他们也开得起玩笑。”一旦发现主持人一点也不装腔作势,那他们比王自健还会逗闷子。现在这个节目反而成了欧美明星到上海的常态项目。

王自健自己独特的说话风格成了节目的人气所在。脱口秀的大部分主持人,都有舞台经验但绝不是播音或表演科班出身。王自健有自己的“说话之道”。他说话不含混,也不像传统相声演员追求极度的“清晰”。语速比较慢,抑扬顿挫,即使加快播放速度依然能够听清他的每一个字。他觉得说话快显得人聪明,但是说话慢是练出来的节奏,得看很多书,经常想和说,“就像给文章加标点”。东方卫视的受众不局限于上海,大城市的人口流动性给这个节目培养了非常庞大的观众群,受过高等教育,在城市里做一份日常工作,多少会被这个脱口秀的内容触动。有意思的是,如今能说会道的王自健,儿童时代参加北京的相声培训班,模仿《有话好好说》里的姜文,成了真的结巴,这一治一停就是10年,把一个爱逗闷子的孩子憋成了广告文案、电视台编导和说段子讲故事的真正高手。“我们老调侃他身残志坚。”“今晚80后脱口秀”制片人叶锋说。

叶锋说王自健一开始吸引自己的就是“接地气”。“要是想找口齿清楚的,广播学院或者电视台随便挑。”王自健和北京普通孩子一样,上学上班当白领的生活,是他自己的宝贵财富。“脱口秀就是在说自己。”尚未登上荧屏时,他就以喜欢调侃“80后”的生活在喜欢相声的观众里受到瞩目。地铁上的味道是他经久不衰的议题,他说:“我就是一个人也喜欢说话,见什么说什么,一想到这个事往喜剧的方向发展,我就乐了。”年轻演员都去电视台寻找机会的时候,王自健对于上电视很谨慎。“主要是电视台给相声演员的时间不够,你看春晚就知道,一个相声就5分钟,只好使劲出爆点,求效果,就难看。半分钟一个爆点3分钟看一眼收视率,这种节奏不太适合相声。”他在剧场能一个人掌控全场连说两个小时。“抻长了我不怕,一个段子抻长了难,改短了容易,但是韵律和节奏都能把握好才是功夫。相声是一个改的艺术,越改越有意思。但脱口秀没有这个时间和程式去研磨。”

作为一个电视台的脱口秀节目,要求的不仅仅是收视率,还有真金白银的广告费、冠名费,而内容上的限制比网络视频多太多了,稍有不慎节目的制作播出就会受到影响。“我一开始状态更紧,现在已经训练得比较轻松了。”因为一开始不知道电视台的约束在哪里。“我不干涉剪辑。”但是他和节目组基本保持了一致的观感。作为极少数电视台主推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他反而觉得网络节目不好做。“视频如果只追求点击量就完了。因为网络的底线太低了,导致这个有爆点大家就这么干,不去仔细琢磨怎么做点更困难的事。”网络视频娱乐节目里好的和差的完全分化两个极端。“《万万没想到》就是因为坚持了自己的品质,所以才能在那么多节目里脱颖而出。”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