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门客”高晓松

2015-01-23 09:50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4期
开播两年的“晓说”创下了5亿次的浏览量,高晓松也因此再度炙手可热,成为互联网脱口秀节目热潮的引领者。这成功让他能更从容戏谑地自我界定:脱口秀就是卖下水。

高晓松和优酷土豆合作“晓说”的时候,应该算是人生的低谷。他重回选秀节目“中国达人秀”的评委席,但只播出了一期,就被替换了。作为醉驾入刑标杆判例的负面影响,在他当庭诚恳认错、老老实实服完6个月刑期之后,看起来并没有彻底消除。

高晓松

高晓松

李黎很早就认识高晓松了,当然也早就见识过他的“能说”。不过真要从朋友饭局的闲聊,上升到节目合作层面,需要考虑的事情自然更多。“晓说”的前期策划算下来有三四个月。李黎很坦白地说,开始其实大家都不清楚,慢慢聊得多了,团队才有了更清晰的想法,他们希望在脱口秀节目里强调高晓松的两种特质:第一,跨文化,在中美之间都有生活经历;第二,娱乐化,能把复杂的问题做浅显直白的表达。

于是,这才有了“晓说”的第一期选题:奥斯卡潜规则。这个题目符合他们对高晓松和节目的期待:跨文化、娱乐化、国际化。2012年3月16日,“晓说”第一期上线播出,高晓松在自己壁炉前侃侃而谈奥斯卡评奖的金钱规则,整个画面看起来非常低成本,后来流传出来的故事,这一期是编导鲁浪跟随领导在美国出差,顺路一个人拿着一台相机去录的,听起来就更加戏剧和偶然。拍摄的确是鲁浪一个人去录的,但节目画面里有一个高晓松在奥斯卡现场长廊的镜头,这个入场的费用,大约花掉了几十万元,而且“是要提前很久去申请的”。

不过,在高晓松这边,思考似乎没有这么复杂。他说:“脱口秀省事,对我来说这也不难,这就跟长得好看的人要她拍两张照片很简单一样,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天天跟人聊天就跟长得好看的人天天拍照片是一样的,这很容易。”“一开始我们并没有确定什么节目形式,就是聊呗。聊着聊着火了,那就这样吧。”“一开始比较确定的事情,就是制作方说放动画小片,我也没意见,那就放呗。我说加上小片、照片,就相当于你看书有个插图而已,这种形式能固定下来就很好。”对于看起来就像低成本制作的清谈画面,高晓松反而是满意的。“这种类型的节目,你一旦想有野心想把它做精致了,花很多钱,反而就不对了,就不是这种节目的意义所在了,我觉得这种节目就跟民谣音乐一样,拿把木吉他就唱呗,你把它做华丽就不对了,就没有民谣的劲儿了,朴素一点更好。”

“晓说”固定在每周五的早上8点上线,这个时段,从周一到周五,收视曲线是上升趋势,周五是一个高点,虽然周六、周日更高,但这两天的热点是娱乐节目。“晓说”的头四期,完成了开门红的任务,点击率分别超过百万,这股热潮一直持续了下去。这应该也让高晓松松了一口气。他和优酷签的是收视保底协议,低于一定收视率就自动解约。在一定的点击率基础上,高晓松可以保持相对的超脱了。他说:“我当然会看点击率,看看什么样的题材比较受欢迎,怎么说比较好。但是我没有那么关心,因为我不分账,点击率高低,有没有广告客户,都跟我没关系,因为我从头开始,就拒绝分成,或者共同经营,因为只要是分成,你就会天天琢磨点击率,琢磨赞助商,你就会被它吞噬掉。”从“晓说”到后来的“晓松奇谈”,高晓松采取的都是同样的方式,不分账。“内容都归我,制作归他们,他们来拍,剪辑,他们也提出来过,制作也归我,我说别,我特别怕我这都做了,完了交活,被打回来改。”“就拿一份闲钱,就是酬金,剩下的事情都跟我没关系了,所以我反而轻松很多。”

虽然有了心理预期,“晓说”的迅速走红,还是让大家都略微吃惊。“一般电视台的规律,是3个月火一档节目,没想到互联网这么快。”李黎还能很清楚地回忆起“晓说”刚上线的时期,“每周五早上8点,新一期节目一上线,我就会盯着电脑,一条条看评论,看网友提了什么意见,指出了什么错误,重要的是高晓松会在他的微博上马上回应,我们自动导流回优酷,如果是高晓松的讲述里有什么错误,我们后台马上剪辑修改,随时修改,随时覆盖。”李黎因此感慨,“互联网节目,上线之后,才是新的开始”。

这个过程中,高晓松表现出来的异质是他的自嘲精神。网友多么苛刻的评论,他都能一笑而过,当团队根据网友评论制作了一期动画短片,将他拟物化为《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倭瓜”形象在节目里播出,他也不以为怒。这些回应和互动,都非常符合互联网的游戏精神。“晓说”初上线,点击率虽然高,但评论里一开始却是“骂声一片”。头一个月基本上都是骂,等这一轮情绪过去了,网友反馈里就出现了非常有价值的思考和意见。这是一个良性互动的开始。一个月之后,当然骂声也还在,但评论不再聚焦于高晓松的长相,而是针对话题本身的思考。

根据“晓说”的后台数据,收视群体中,男性占到70%,这个数据基本上是与上网群体的性别比例相符的,在移动互联时代之前,上网群体中的男性比例更高。在高晓松这边,他对于视频网站的后台数据分析,并不是特别在意,他觉得目前的这些数据分析,都仅止于标签化:“就是TAG模式,比较落后的粗略统计,男女比例,教育水平,基本轮廓是能看出来的,但你不用看这个数据,你走到大街上看一看大家的反响,基本也就知道了。现在至少视频网站这一块,还在比较粗放地做内容经营和流量经营,甚至连分众首页都没有做到,还是千百万人一个首页,相当于还是千百万人看一个电视台,大家争夺这个首页的宣传资源。”

在相对自由的说的状态里,高晓松自己喜欢的话题有两类:“一类是我觉得有义务要说的,比如台湾和日本系列,‘晓说’第二季日本一共说了9期,现在‘晓松奇谈’的台湾系列会说大概14期。第二类是我觉得有点意思的,比如大航海时代和美国军人总统,美国为什么那么多军人当总统但没人独裁,这两个小系列各有4期,这是我自己的独特视角,我自己琢磨出来的。”观众的兴趣与他的个性兴趣之间,是否能达成一致?高晓松还是满意的。“日本、台湾点击率都很高,大航海和美国军人总统系列点击率没有那么高,但也还行。”他的结论是,“有些东西你的角度比较新的话,确实是不像大家熟悉的、或者大家以为熟悉的东西那么容易引起关注,但是你自己看到有意思的角度还是愿意跟大家分享。”“虽然我老说我只是个门客心态,我给门客发明了两句话,‘献言不献身,尽力不尽义’,但是你总是还要献点言,尽点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