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耶鲁政治哲学公开课

2015-01-21 10:23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期
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史蒂芬·斯密什说:“政治哲学是所有社会科学中最古老的学科,它比经济学、社会学更加古老,并以拥有众多大师而自豪,从柏拉图一直到霍布斯、黑格尔、尼采、列奥·施特劳斯。”

施特劳斯学派的政治哲学

斯密什对哲学家制定了严苛的标准:“真正的哲学家凤毛麟角,一个人一生能碰到一个实属万幸,有可能一个世纪才出现一位。但这就是哲学跟其他学科的不同之处。一个人可以是一个平庸的历史学家或化学家,但他仍然能发挥相当有效的作用。但是,一个平庸的哲学家这种说法本身就是自相矛盾。一个平庸的哲学家根本就不是哲学家。”

史蒂芬·斯密什

史蒂芬·斯密什

 

斯密什把他的老师列奥·施特劳斯放在了大师的行列,他的政治哲学导论也明确显示了施特劳斯的影响。首先是他跟施特劳斯一样,反对历史主义或相对主义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一切政治思想都是其时间、地点和处境的产物,尝试从过去的作者或文本中提炼出永恒的智慧是错误的。相反,施特劳斯学派认为研究政治哲学就要研读和阐释经典,因为以前的大师们确定了政治哲学的基本概念和主题。其次,斯密什也注重对政治家的教育、政治与神学的关系。

斯密什反对历史主义,但他本人好像也表现出了一点历史主义的色彩。他说古代和近代的政治哲学家都不是象牙塔里的学者或大学教授,都曾经亲身参与过政治实践:柏拉图有过三次漫长而危险的西西里之行,为的是向西西里的僭主进谏;亚里士多德是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马基雅维里为他的祖国佛罗伦萨的外事活动耗费了多年心血,并且是作为一个向美第奇家族进谏的人而从事写作;霍布斯是一个贵族家庭的教师,他们在英国内战中追随英王以致遭到放逐;卢梭没有什么官方的政治关系,但他自己的署名是日内瓦公民,并且受邀撰写了波兰和科西嘉的宪法;托克维尔是法国国民议会的一员,他对美国民主经验的考察深深地影响了他看待欧洲未来的方式。霍布斯生活的年代也是现代欧洲国家体系开始形成的年代,这种体系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斯密什说:“一种政制不仅仅是一套形式化的政治体系。它包含着整个生活方式:道德和宗教实践、习惯、风俗和情感,而正是这些东西使一个民族成其所是。政制构成了一种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习俗,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它滋养出与众不同的人的类型。每种政制都塑造了一种独一无二的人性特质,与之相伴的是独特的人性特点与才能。”因此,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首先研究的是宪法中列举的那些正式的政治制度,分权、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权威等等,但接着,他就把目光放在那些非正式的实践上,如美国人的礼节和道德、对小规模公民结社的爱好、美国人的物质主义和躁动不安。所有这些都促进了民主制的建立。这种观点会导致一个结果,认为完全克服政制的基本结构、按照全球正义的标准和国际法来规划我们的世界即使可能,但这样的世界将不再是一个政治的世界。

说到政治家的品格,斯密什尤其欣赏以色列人的大卫王,说他的经历是“古往今来最卓越不凡的政治生活之一”,大卫“有一颗伟大的心,有一颗富有激情的灵魂,他有着诗人的灵魂、战士的心,他智谋过人、无畏大胆”。一天晚上,大卫在王宫的平顶上闲逛时,看见了一个在洗澡的漂亮女子,她是大卫一位正在前线服役的士兵乌利亚的妻子,大卫就派人把她接来同房,后来那妇人怀孕了。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大卫指示军官把乌利亚派往最前线送死。后来大卫听明白了智者对他讲的寓言,为自己的过错感到羞愧。

斯密什说:“在我们刚经历过的一个世纪里,大多数统治者经常摇身变成谋杀犯,大卫能承认他的过错让人感动。但这个故事中最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大卫选择了听从智者的话。我们很难想象,现在的领袖能真正听取智者对大卫的责难。政治领袖必须臣服于道德法则,听取良知的声音,这是《圣经》最独特的政治教导。”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