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戴高乐家族的中国之缘(3)

2015-01-20 10:18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期
“冷战”时代,中国与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关系的改善,戴高乐功莫大焉。

 

未竟之愿

尽管戴高乐将军以勇气和远见促成了中法建交,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亲自造访过遥远的东方大国。戴高乐将军自愿告别政治生活之后,便潜心从事写作。这期间只进行过两次国外旅行,以满足他从前的愿望。一次是1969年5月至6月在“野性的爱尔兰”寻根旅行,一次是1970年6月在“强悍的西班牙”。但是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还是他曾在几位亲信面前提到的,他计划在“广阔的中国”,一个“真正的国家”,一个“拥有真正的人民、自豪的人民的最古老的国家”进行的旅行。

1970年3月2日,前自由法国成员、从1969年5月就担任法国驻华大使的艾蒂安·马纳克(Etienne Manac'h)在致戴高乐将军的信中说:“将军有一件大事可做。对法国、对历史都是一件大事。无论对于未来还是对于保持我国的影响来说,都会是一桩大的行动。这个行动从现在起会把我国放在未来局势的中心,而且数十年不衰;一桩同您相称的、永世不忘的行动,而且世界上只有您能够以一种既明智又自主的自由来完成:这就是远行到中国来。有了这样一件大事,现代世界历史就完整了。”

戴高乐在4月10日的回信中只是说:“尽管我对您在来信中最后提出的建议还无法实现,但是至少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我已经把这件事记下来了。”也许是因为一心想完成他的《希望回忆录》,戴高乐不愿意轻易地采取一项他无法估计影响的冒险举动。1970年7月30日,法国计划与领土整治部部长安德烈·贝当古尔(André Bettencourt)在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之后,汇报说戴高乐将军本人以及他的行动成为谈话内容的主导,毛泽东和周恩来对将军表示出“极高的敬意”。

1970年9月9日,戴高乐的侄女玛丽―泰雷兹·德科尔比来北京担任法国驻华使馆参赞前,戴高乐说:“到中国去,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梦!说真的,我很想到那儿去……”当时,中国政府也准备正式邀请戴高乐访华,还选派作家韩素音女士作为密使到巴黎进行沟通。

可是,戴高乐将军的中国之行永远成了一个遗憾。1970年11月9日,戴高乐因动脉瘤破裂猝然与世长辞。当天,中国政府下半旗志哀,这是中国首次为外国元首下半旗。毛泽东也以个人名义给戴高乐夫人发去唁电,称戴高乐将军是“反法西斯侵略和维护法兰西民族独立的不屈战士”。当时法国电视台和电台都反复播送毛主席唁电全文,并认为这是中国“对西方世界政治家给予的史无前例的荣誉”。在科隆贝的墓地还陈列着以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名义赠送的两个花圈。

戴高乐的儿子菲利普·戴高乐在书中这样记录父亲的中国情:“我至今记忆犹新:一天晚上,用毕晚餐,我父母全神贯注地观看一本相册,里面有一幅长城的照片,一直延伸到天边……”

1978年,贝尔纳·戴高乐更换了工作,进入法国阿尔卡特电讯公司,后来一路坐到了阿尔卡特国际部门主管的位子上,其间他还成为中国促贸会荣誉会员。90年代,贝尔纳·戴高乐卸任退休。

从夏尔·戴高乐将军与中国的外交突破,到贝尔纳·戴高乐和中国的科技交流,戴高乐家族与中国的联系远远没有就此终止,如今贝尔纳·戴高乐的两个儿子正在继承衣钵。

1976年,贝尔纳·戴高乐的小儿子格雷古瓦·戴高乐(Grégoire de Gaulle)刚刚成年。当时的法国法律规定,成年人需要进行为期18个月的义务兵役,或者进行两年的公职服务。格雷古瓦选择了后者,并被安排去了巴基斯坦的卡拉奇担任商贸专员。在服役结束后,格雷古瓦在菲律宾待了两个月,看望他的朋友。返回法国前,格雷古瓦觉得自己应该去见识一下中国。于是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亲贝尔纳·戴高乐。

贝尔纳·戴高乐当时并不在中国,所以又请中国促贸会的朋友帮儿子安排签证。此前外国人在中国旅行,外交部礼宾司都会派专员全程陪同,就连1974 年罗兰·巴特和朱丽娅·克里斯蒂娃等法国知识分子来到中国也不例外。“我一点都不知道,我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旁边的小伙子是谁、他白天做什么、他的房间是怎样的、他在想什么。”罗兰·巴特曾在旅行日记中这样写道。

显然4年后格雷古瓦尔的中国行则要自由很多。那时,后人所谓的“邓小平年代”刚刚开始,中国开始逐渐对外国开放。贝尔纳·戴高乐原以为儿子最多只能前往中国的两三个城市,而中国方面的回答是:“他在中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最终,在一份由外交部礼宾司批署的《旅行申请书》上,写着格雷古瓦申请的行程目的、日期及途经城市:旅行;1978 年8 月25 日到9 月10 日;西安、成都、重庆、武汉、南京、苏州、上海、杭州、广州。

没有了中国方面的“全程陪同”,格雷古瓦可以随心所欲地感受本土文化和生活,外加当时他爱好摄影,于是借助他的相机,一组反映中国百姓市井生活的影像就这样留了下来。2013年,贝尔纳·戴高乐打算去看望正在上海工作的大儿子雷米·戴高乐(Remi de Gaulle)。格雷古瓦担心父亲90岁的高龄无法自己完成旅行,于是为了陪伴父亲,他第二次来到了中国。北京、上海、南京、香港,时隔35年,对于父子两人,这都是故地重游。“那次旅行很愉快,我们甚至还去了南京的中山陵,非常雄伟,那里以前几乎是没有可能让外国人参观的。”贝尔纳·戴高乐回忆道。

2014年4月10日,名为《78年北京之夏》的摄影展在上海比极影像画廊开幕。法籍华裔策展人尚陆将格雷古瓦·戴高乐1978和2013年的两次摄影系列作品进行对比展出。

贝尔纳·戴高乐的大儿子雷米·戴高乐是一名律师,如今已经在上海定居两年。此前,他在法国做了35年的律师,当2012年供职的律师事务所提供他上海办事处总代表的职位时,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几年前,雷米的二儿子在香港与一位北京女孩相识,而后结婚,现在已经有了两个混血宝宝。戴高乐家族与中国的故事必将还会续写。

(本栏目部分图片出自《纪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