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戴高乐家族的中国之缘(2)

2015-01-20 10:18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期
“冷战”时代,中国与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关系的改善,戴高乐功莫大焉。

“沙皇的信使”

就在法国技术展览会顺利进行的过程中,9月10日早上法国驻华大使吕西安·佩耶通知贝尔纳·戴高乐说中方要求当日上午前往北京机场,乘坐飞机去杭州。贝尔纳·戴高乐在旅馆里,迅速穿戴整齐到达北京机场,在机场与他会合的除了吕西安·佩耶,还有展览会的法国组织方负责人雅克·杜哈梅尔、法国全国雇主理事会主任继尧姆·乔治-比克和两名记者。他们一起乘坐飞机飞向1300公里以外的杭州。“我们都知道,杭州是毛泽东夏天居住所在地。但近两年毛泽东很少公开露面,最近一次是当年7月份媒体发布了他畅游长江的照片。”此前连法国驻华大使吕西安·佩耶都未曾见过毛泽东。

到了杭州,他们一行人便来到了毛泽东居住地,从11点到13点,他们与毛泽东谈天说地,从中法建交、两国关系,到毛泽东对中国的期待,再到国际关系现状。中国方面陪同毛泽东参加会谈的有当时的外交部副部长王炳南、中国贸促会主席南汉宸等人。“毛泽东谦逊、热情,又有幽默感。他移动起来需要安保人员的帮助,他的手一直在颤抖,能看出来他已经得了帕金森综合征。”随后从下午13点到16点,他们继续一起和毛泽东吃了午饭。“整个过程中,我倾听、观察,但极少发言。最后我壮起胆问毛泽东:‘我需要将这次的会谈转告给戴高乐将军吗?’毛泽东回答道:‘这正是我让你来的原因。’”1964年9月12日,《人民日报》头版文章名为《毛主席接见法国技术展览会负责人》,贝尔纳·戴高乐也成了戴高乐家族中唯一与毛泽东见过面的人。

两天后,法国技术展览会结束了,法国驻华大使吕西安·佩耶在此期间撰写了他们一行人与毛泽东的会谈记录,并把这一记录交由随即要动身离开中国的贝尔纳·戴高乐。“由于我非常痴迷儒勒·凡尔纳的小说《沙皇的信使》,因此从小我就梦想着去看看贝加尔湖和伊尔库茨克。”在返回法国过程中,贝尔纳·戴高乐从苏联安排外国人境内活动的旅行社处获批,被允许在伊尔库茨克停留3天。

《沙皇的信使》的故事展开于18世纪中期鞑靼人与俄罗斯人爆发的战争,沙皇需要将给他弟弟大公的亲笔信从莫斯科送到伊尔库茨克,主人公米歇尔·斯托戈夫担任了沙皇信使的职责,经过敌占区一路艰难险阻,最终将亲笔信送到了伊尔库茨克。两个世纪过去了,贝尔纳·戴高乐没想到自己在这趟旅行中变成了现实中的米歇尔·斯托戈夫,角色则成了戴高乐和毛泽东的信使。

贝尔纳·戴高乐游览完伊尔库茨克,准备回程,旅行疲惫的贝尔纳·戴高乐接近午夜飞抵莫斯科,准备第二天上午坐直飞的航班回到法国。一出莫斯科机场,一辆豪华的苏联吉姆车停在了他面前,安排接送他的苏联人并没有把贝尔纳·戴高乐送到一处常规的酒店,而是将他带到了莫斯科驯马场广场东侧的莫斯科酒店。凌晨1点,孤身一人在一套三居室客房中,他被告知“稍后将要与重要人物见面”。

这位“重要人物”便是苏联总理柯西金。“他想问我有关和毛泽东会面的内容,以及毛泽东个人的情况。我说我是作为个人,而不是代表政府与毛泽东会面,同样也是作为个人在苏联旅行,因此无可奉告。”第二天上午,贝尔纳·戴高乐离开酒店搭上了飞往法国的航班,信使的使命顺利完成。

“1964年的法国技术展览会非常成功,因此法国政府与中国政府协商,打算第二年在同一地点接着办一届规模更大更全面的科技展览会。”1965年11月22日,法国工业设备展览会在北京开幕,来自炼油、航空、化学等领域的350家法国参展商展出了法国工业的主要成就,以期与中国建立更多的科学技术合作,那次展览会吸引了20万中国人。

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12月2日也来到展览会现场,用了4个小时参观展览,“他笑着说自己曾经会说法语,但现在已经全忘了”。当天在参观完展览后,周恩来告诉法方工作人员他明天还会来展览会,并确保贝尔纳·戴高乐肯定在场。“第二天,当着众多媒体人员,周恩来对我说:‘和你的叔叔说,我希望他能够在法国总统竞选中获得连任。’”没过几天法国工业设备展览会便闭幕了,这次贝尔纳·戴高乐准备从香港回法国,辗转到广州时,便收到了法国驻华使馆发来的消息,告知他的叔叔夏尔·戴高乐顺利通过法国总统竞选第一轮。1965年12月19日,夏尔·戴高乐以55.2%的得票率战胜社会党候选人密特朗赢得连任,成为首位直选产生的法国总统。

紧接着在1966年,法国工业设备展览会计划转战上海举行,而此时中国“文化大革命”已经全面爆发。尽管法国方面一度非常担心展览会是否能顺利举办,但中国从中央到上海地方政府都表示确保展览的进行。“于是我们在‘文化大革命’的暴风眼中举办了一次工业设备展览会,我发现参观展览的很多科技学者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红卫兵的迫害。”“从主办方的角度看,那依然是一次成功的展览会,我们向中国卖出去了工业机械,展览会没有赔钱。”

“文革”使刚刚兴起的中法科技交流中断,但没过几年,贝尔纳·戴高乐又开始继续筹划。1971至1973年,他们在北京举办了3次法国科技展览会。“这几次展览会都没获得什么收益,但我们坚持下去是想保持住与中国的联系。”1973年北京展览会期间,贝尔纳·戴高乐有机会离开北京在延安待了两天,他说:“在那里我看到了上山下乡和五七干校,简直像一场噩梦。”也是在1973年展览会期间,他在北京第一次见到了邓小平,他的印象是:“邓很有能力,他当时正是一个重新上升的人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