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戴高乐家族的中国之缘

2015-01-20 10:18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期
“冷战”时代,中国与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关系的改善,戴高乐功莫大焉。

(特约记者 张星云)

91岁的贝尔纳·戴高乐(Bernard de Gaulle)高大魁梧,稀松的白发向后背着,不必做自我介绍,让人远远一看即能判断出他来自戴高乐家族。在巴黎的街道中穿行,这位曾经“二战”时期的法国抵抗组织成员满眼都是回忆。当我们路过法国执政党社会党巴黎总部的时候,他说道:“看到这座建筑了吗?‘二战’时期它是维希法国政府的宣传部大楼,当时的宣传部长菲利普·汉诺(Philippe Henriot)就是在这座建筑中被抵抗组织刺杀了。”

法国前总统戴高乐 (摄于1954年)

法国前总统戴高乐 (摄于1954年)

贝尔纳·戴高乐在巴黎7区靠近塞纳河边的戴高乐基金会接受本刊采访。这里有一间专门的戴高乐的展室,一个戴高乐的半身青铜塑像立在那里。当年胡锦涛主席亲临戴高乐基金会总部,向为中法建交做出重大贡献的戴高乐将军铜像献花致敬。习近平主席访问法国时,也曾专程到访此地。“两任中国国家主席都到这里来,这是很罕见的,也说明他们重视中法友谊。”戴高乐基金会主任弗朗索瓦·凯斯莱尔说。

贝尔纳·戴高乐缓缓走过去,凝视着叔叔的眼睛。受叔叔的影响,贝尔纳·戴高乐5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促进中法友好,曾担任中法委员会主席。从事科学仪器研究的他,堪称中法科技合作的推动者和见证者。

结缘东方

“你应该去中国,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有着和西方不同的体制……”1953年,戴高乐将军写给侄子的一封家书,勾起了这位青年对中国的强烈兴趣。“叔叔当总统时,总是很忙。但当他离任后,几乎每周都会有一晚是专门和我的‘侄子晚餐’。他读过很多有关中国的书籍,也给我讲了很多对中国的理解。”夏尔·戴高乐也曾经劝过侄子:“国家政治事务,你自己最好不要涉及。”贝尔纳·戴高乐于是谨遵教诲,很早便开始从事电子技术贸易领域。

从某种程度上说,贝尔纳·戴高乐的中国之缘比他的叔叔更早。那时朝鲜战争刚刚结束,而与此同时的中南半岛各国正在展开针对殖民国法国的独立战争。“由于越法战争中的越南获得大量中国方面的物资支援,因此法国政府想在这种情况下与中国建立更多的经济联系,以期让中国减少对越南的援助。”

鉴于在当时“冷战”的国际背景下,西方国家很难与中国有实质的交流,此时贝尔纳·戴高乐注意到,1952年中国与民主德国在柏林签订贸易协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民主德国代表处建立,紧随其后贸促会又在瑞士设立代表处。“由于朝鲜战争,西方与中国的一切联系全都中断了,所以说贸促会在当时其实就是中国政府的一种非官方驻外大使馆,是中国与西方交流的最前线。”

因此法国政府向当时的法国测量、监控、调节及自动化设备出口委员会委员贝尔纳·戴高乐提议,看能否与中国政府建立经济贸易联系,但同时又不违反西方国家针对共产主义国家进行封锁的整体政策。1953年,贝尔纳·戴高乐前往香港,在那里与中国对外贸易部下属的华润公司进行了长达6个月的谈判。但越法战争事态逐渐严重,距离最后决定性的奠边府战役不到一年时间里,中国对越南的支援有增无减,贝尔纳·戴高乐的漫长谈判无疾而终。

在接下来的10年时间里,法国与中国鲜有交流。直至60年代,中国政府希望加强与法国及欧洲国家的技术和商业往来,吸引更多代表团来中国从事贸易。在这一前提下,法国国家对外贸易中心前负责人雅克·杜哈梅尔(Jacques Duhamel)议员受命在北京举办一次法国技术展览会,向中国介绍法国的先进科技和电子技术。时任法国实用电子公司秘书长的贝尔纳·戴高乐,因此也成为那次展览会组织方的重要一员。双方决定展览会以非官方名义进行。

科技展览会预定于1964年9月召开,前期的一切准备工作,包括设备运输、人员差旅、专业技术说明的中文翻译等等,都是由法国方面完成,加之当时中法两国并没有任何直接联系,准备工作更加困难,当时贝尔纳·戴高乐预计准备工作要持续1年。

“如果我们从香港入境中国,香港至北京的火车要坐48小时。另外由于没有西方到中国的直航航班,因此如果选择唯一的苏联航班飞往北京,需要分别在鄂木斯克、新西伯利亚和伊尔库茨克三地进行航班中转,有时候还在乌兰巴托再另外转机,此外经常出现的恶劣的天气情况会让转机更加辛苦。”

就在法国积极准备将在北京举办的科技展览会之时,1964年1月27日,中法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正式外交关系固然更加方便了中法两国针对科技博览会筹备工作的交流,但法国却在国际中转方面受到了巨大阻力。“苏联、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由于不满法国与中国建交的决定,至此不再为帮助我们与中国联系提供任何国际帮助。所以我们依然是在很艰难的国际环境下继续筹备这一科技展览会。”

与此同时,中国与苏联的关系不断恶化。苏联大批撤出援华专家,而坐落于北京东直门的苏联驻华使馆,当时门口的道路名称则被改成了“反修路”。就在这种情况下,1964年9月5日,法国技术展览会正式开幕。这次展览会并不向大众开放,而只是向专家、研究员和相关专业的工程师开放,一共有500名至600名专业人员参观了展览会。“来参观展览会的中国专业人员,基本上都是曾在苏联学习专业技术的留学生,后因中苏交恶而被驱逐回国,还有一些则曾在中国与苏联科学家合作。因苏联资源的撤出,他们都很失落,而我们举办的科技展览会向他们介绍了法国的先进技术,他们很感兴趣。并且幸运的是,与会的法国科学家中有几位曾经与苏联合作过,所以可以和这些中国科学家用俄语交流。”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