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迪亚拉:马里来的“赤脚医生”

2015-01-14 13:42 作者:阿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期
非洲小伙子迪亚拉,到中国学中文、学中医、识阴阳,然后行医,后来做培训师,一晃30年过去了。

20岁的非洲小伙子迪亚拉从马里巴马科到北京,路上花了三天。他穿着一件单衣,挎一个小布包,冻得哆里哆嗦,大使馆没有接到电报,在机场他只碰到来接肯尼亚留学生的老师,给每人倒了一杯热水,但他们“从来没喝过这种滚烫的水”,因为语言不通,双方面面相觑。当天晚上,他和另外11个同学哭得稀里哗啦,那是1984年,迪亚拉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人生从那一天起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读完了博士才上岗的中医,以及5000多名云南乡村医生的“迪老师”。

在中国学中医

他站在讲台上,眼镜在聚光灯下反着光,看不清楚眼神,右耳里贴着几个小拇指盖大的穴位贴片,黑皮肤上络腮胡并不明显,露出一排白牙,一直在笑。“作为一个外国人,我每次说起中医都会脸红,但是反正你们也看不出来,我就说吧。”他把早就准备好的段子抛出来,说完一停顿,和那个说黑人“印堂发黑”的段子异曲同工,台下500名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哄堂大笑。

2014年的最后三天,中医迪亚拉飞去南宁给大学生做讲座,这个看不出年龄的非洲人一本正经地在台上讲“天人合一”,一个多小时的演讲说了五次“缘分”,用得都自然贴切。一个男生拿过话筒站起来提问:“你的‘医古文’是怎么背会的?我们后天就要考试了。”马上得到全场同学的热烈回应。

2012年9月9日,在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落泽河镇,来自非洲马里的壹基金志愿者迪亚拉参加地震救援

2012年9月9日,在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落泽河镇,来自非洲马里的壹基金志愿者迪亚拉参加地震救援

 

这场景乍一看,实在有点滑稽,他操着稍有口音的普通话,比中国老师更敏锐地捕捉到了同学们的笑点,《黄帝内经》、《本草纲目》信手拈来,幻灯片啪地翻页,一大堆有中国特色的头衔蹦出来,还放了一张和国家领导人握手的新闻截图,这个时候听众才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已经在中国生活了30年的外国人。

当初的马里小伙子迪亚拉本来是到北京学习西医的。1984年,他大学刚毕业,成绩是全省第一,带着优等生的心高气傲在父亲当院长的马尔卡拉医院里当了全科医生,日子过得太平静。当时非洲有不少学医的学生有机会通过援助项目去美国、西欧或者苏联、中国继续深造,迪亚拉得到的第一个机会是去苏联,去更发达的国家学习先进的医学技术,这也算是一个众人羡慕的事情。但是他“说不出理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临行前一天,决定放弃机会。如今再去看当时的选择,他只用“缘分”这个说不清楚确切意思的中国词汇去解释当时鬼使神差的决定。

迪亚拉的家庭崇尚自由,受过高等教育的父亲给每一个孩子自己选择的空间,同时,也不会直接给出明确的建议,去苏联的机会当天就让给了别人,日子又恢复到以往的节奏。直到得知去中国的项目,他才有一点兴奋。“也是因为缘分。”他又这么解释。

直线距离1.2万公里之外的中国,马里人并不算陌生,中国与马里在1960年建交之后,援建了一系列纺织厂、糖厂、皮革厂、制药厂、医院。他所在的塞古市有两个糖厂是中国援建的,那个挺和蔼的副厂长还娶了上海媳妇。让他难以忘记的是,中国驻马里的医疗队用针灸的方法治疗小儿麻痹症,他站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中国医生神态自若,把一根细针稳稳地扎进病人的腿上,手法娴熟,速度极快,躺在床上的病人也没有惴惴不安,迪亚拉很吃惊:“比起马里的传统医学,中国有更加神秘而深厚的一套传统医学体系。”但是这个印象仅限于记忆里的一个画面,他远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和这一套神秘的文化产生什么关系。

来到中国的第一年是用来学习中文和适应生活的,他每月有1000法郎加上80元人民币的补助,比起来当时大学老师每月60块的工资,留学生的经济条件是超乎想象的优越。“五道口香气四溢的花生米只要两毛钱就够吃半天,周末坐320公交车到三里屯去大使馆找马里大使聊天,很多钱是花不出去的。”

但是,过了最初艰难的语言困境,专业学习的问题才凸显出来。中国医学院对他们的教育是从最基础的人体和解剖开始的,而这对于迪亚拉来说实在是浪费时间。失望与无奈之中,他做了一个决定——学中医。“既然来了中国,我就学中国特有的。”迪亚拉说“特”这个字说得不太标准,但他又强调了一遍:“有特色的。”

对于一个已经接受过系统的西医教育并有实践经验的外国人,要去学习中医,接受另外一个完全不同体系的知识和方法,很多同学和老师并不看好他。和他同一批从马里到中国来的同学阿玛度本来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跑来劝说迪亚拉,话说得很不客气:“西医是这么好的东西,你为什么要跑去学那些‘巫术’?”

“我可能是属于比较傻的那种人。”迪亚拉不太考虑性价比,没有做任何关于前途的考量和计算,被直觉和“缘分”引着做了决定。面对朋友的质问,竟无言以对。他当时对中国文化和中医理论还处在只有热情没有积累的阶段,又着急又无奈,憋了好半天,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只能总结为两人的“价值观”不同,“懒得去解释”。阿玛度和迪亚拉都来自塞古市,之前在同一家医院工作,迪亚拉一直是更加优秀的那一个,阿玛度难以理解,这个一直优秀的人要抛弃医学。

“你以什么作为相信一件事情的标准?我愿意相信很多事情是现有的手段难以完全检验的,归纳而来的学问我仍然会去选择相信和尊重,中国人几千年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我是当作珍宝的。”迪亚拉抛出自己的观点,并且享受这种好奇心,像是找到一个深得看不到头的神秘洞穴,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内心却无法拒绝它的魅力,但这更让阿玛度觉得他走火入魔。

迪亚拉就此失去了一个朋友,继续破釜沉舟,跑到教育部和大使馆申请,条件提得很坚决:“要么让我学中医,要么我就退学。”中国官员可能也对于这样一个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感到惊喜,分配学校算得上是顺利,只是他不能继续在北京了,第二年,他坐上了去往广州的列车,晃晃悠悠了两天,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广州的温暖让他有家的感觉,更重要的是,中医院校满足了他的求知欲,这种归属感是他来中国一年之后的惊喜。但是想象之中的和想象之外的困难也一个接着一个袭来,每一个都鲜活而真实,背诵古文、理解概念、技术操作,迪亚拉需要重新学习一套认识世界和解决问题的理论和方法,对于外国人,这种难度并不是仅仅刻苦和努力就能突破得了的。“你们中国人的血液里、DNA里就有中医,我作为外国人是很艰难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