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逝者:与何振梁的忘年之缘

2015-01-10 19:48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2期
采访过的人很多,并不是有很多人有缘成为朋友,更多的是相忘于江湖。而像何老这样,能因工作而变成朋友,是极为特殊,而极为荣幸的一个。

何老的生日是12月29日。忘了从哪一年开始,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发邮件向他祝贺生日,顺致新年祝福,以往都会收到梁阿姨“谢谢祝福”之类的回复——邮箱是何老的名字注册的,但基本上都是何老夫人梁丽娟阿姨回复的,邮件落款也写“何、梁”。可是2014年的祝福却没有发出去,我在第二天早上发现邮件被退回的通知。这还是在与何老、梁阿姨的联络中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纳闷是不是自己的邮箱出了问题,因为人在国外,想着回北京后应该再打电话问候一下。岂料几天之后突然看到了何老去世的新闻,这没有送出去的祝福成为我永远的遗憾。

2001年底临近,《三联生活周刊》决定像《时代》周刊那样,推出这一年的“年度人物”,这也是周刊第一次“年度人物”的操作。只不过那一年似乎值得一提的人不止一位,除了上了封面的中纪委书记刘丽英,还包括中国加入WTO的关键人物龙永图,“申奥”功臣何振梁……

中国奥委会名誉主席何振梁

中国奥委会名誉主席何振梁

 

因为之前采访之事与奥组委打过交道,主编把采访何振梁的任务交给当时才入职半年多的我。我惴惴不安地接下任务。感谢在北京奥组委工作的一位朋友,他帮我把采访意图和提纲悉数转达到了何老秘书那里,很快我就收到确认采访的消息。

于是12月底的一天,在北京奥组委当时的办公所在地——新侨饭店,我第一次见到了何老。他像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谦逊温和,从采访连同拍照,在何老的办公室折腾了一上午,但他始终面带微笑,对摄影师的诸多要求也全力配合。采访后两天我写了1万多字的《何振梁的奥运人生》,现在看起来,这只是一篇中规中矩的报道而已。但也许何老体恤我身为一名年轻记者的辛苦,没有太大改动。

记得那天采访完与何老闲聊几句,他说:“一个人应该懂得在什么时候干什么事。像演员参加演出一样,主角、配角站在哪儿、该演什么,心里都要清楚,该淡出的时候就要淡出。我现在是逐渐淡出,如果不是你们坚持,我也不会接受这次采访。”那时更多地以为这是老人的疲惫之语,很多年以后,才知他当时那一番话的弦外之音。

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从此他成为周刊固定赠阅的对象。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