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创客:未来制造者

2014-12-29 10:08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52期
光有一个创造性的想法还不够,创客追求的是将梦想化为现实。传统工业生产中,制造一件东西需要不菲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但随着数字生产工具的普及,桌面工厂成为可能。每一个个体,都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生产单元。

桌面工厂

制造一样东西到底需要多大的地方?这个问题可能并不好回答。也许是乡村小路旁的一间小工厂,也许是广东那种随处可见的家庭小作坊,也许像富士康需要占地上千平方米的现代化的靓丽大厂房。但是,你可能很难相信,在燕郊一所不起眼的居民住宅里,周景超和他的两个兄弟,迄今已经制造了300多台机器,而且,还是足够酷炫的机器——3D打印机。

周景超给我开门的时候,眼神里还有一点慌张,从未有记者上门参观过他们的“家庭小作坊”。客厅里只有一个简单的沙发和茶几,三张电脑桌就是三个工作台,墙角散落着一些小纸箱子,那是邮购来的各种零部件,地上凌乱的各种电线,显示着这里不同于一般住家的生活迹象。屋子里真正的主角,是放在茶几上的那台3D打印机,刚刚组装起来,打印针头正在不断蠕动,伴随着轻微的吱吱声,一个立体的五角星正在慢慢成型。

 

周景超(左)和王俊等人是国内第一支做并联臂结构3D打印机的团队

周景超(左)和王俊等人是国内第一支做并联臂结构3D打印机的团队

 

29岁的周景超之前也没想到会成为一个“创客”。他从黑龙江工程学院毕业后,来北京找了一家化工企业做业务,跑遍全国各地去采购。严格说起来,周景超算不上是一迷恋手工的孩子。上学的时候爱鼓捣点儿小东西,但也只是属于正常的理科男范畴,比如会在寝室里用废旧光驱做成激光枪打打气球,最有成就感的就是用废旧的电脑散热风扇,给女友做了一个小台扇。

在动手这方面,他的另外两个小伙伴要高级一点。28岁的吕鑫和他是老乡,都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区,这个区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军工厂、钢铁厂和化工厂。吕鑫的家人基本都是工人,有动手做东西的习惯,父亲送给母亲的第一件礼物,就是在工厂里用一个大螺母造出来的自制戒指。上学的时候,吕鑫就在舅舅的带领下,造出了一个会唱歌的音乐盒。每拍一次就换一首歌的那种简易版,但小小的木头壳,要放下所有的元器件,着实让两个人动了一番脑筋。吕鑫学的是法律,毕业后,来北京找了一家事业单位上班。

团队里真正算得上手工迷的是王俊,他戴一副圆圆的小眼镜,不善言辞,憨憨地笑,采访过程中,他总是一个人坐在操作台前摆弄那些零件。在解释一个东西的原理时,语言并不一定是他最好的表达方式,几句话说不清他就埋头做起来,三下五除二,不同的实物摆在面前一对比,原理自然显现。王俊是湖北人,父亲是一名空军机械师,家里的各色工具齐全。王俊记得,家里前后三辆摩托车,都让父亲给拆了个底朝天,自己改装成各种样子。

王俊是周景超的大学同学,毕业后,他回到湖北,在一家航修企业上班,工作是维修战斗机。这个工作听着“高大上”,实际上非常枯燥,每天从早到晚很可能都在拧螺丝,而且一拧要好几年,很多人直到退休,还是在拧螺丝。不过,离开之后,现在王俊才能体会到军工厂那几年的历练有多重要:“同样是拧螺丝,四个角,四个螺丝怎么拧,按什么顺序拧,都大有学问,直接关系到受力点是否均衡,关系到未来的结构是否稳定。”同学爱跟他开玩笑,说他干着一件“干不好就会被判刑”的工作,但他仍然一脸严肃:“每一个螺丝都担负着别人的生命安全啊!不小心丢一个扳手,就直接被开除了。”

2012年,拧了两年螺丝的王俊终于还是忍受不了日常的枯燥,辞职来到北京,投奔了同学周景超。当时,他们在西五环租了个房子,王俊没找工作,而是没事儿就待在家里拆东西,先从拆手机做起,很快就拆到了汽车变速箱。周景超记得,那会儿他总在念叨想去西藏旅游,打算买个海拔高度计,可是,没过几天,王俊就自己动手做了一个。拆解、组装、改装、修理,这些动手鼓捣东西的生活,重新唤起了周景超大学时的梦想——一起“做点东西”。至于做什么,都不知道。

之所以最后选择了3D打印机,是因为一次偶然。2013年,已经辞职的周景超给女友做了一个驱狗器。她女朋友怕狗,在小区散步时常常有狗跑上来,她吓得无处躲藏,又不好当着狗主人的面大声驱赶。但是,狗对一种特殊的声波会自然躲避,周景超就利用这个原理做了个简易的驱狗器,但电线和元器件都裸露在外面,他想找个漂亮又实用的外壳却始终找不到。最后,无奈之下,只好想到能不能用3D打印机自己打一个外壳。他兴冲冲地上网买了一台3D打印机,花了4200块钱。收到货后,王俊不吃不喝,用了一个通宵就组装了起来,结果一试,并不好用。

传统的3D打印机是四角支架结构,虽然支撑更牢固,但这样设计主要是为了雕刻所用,力求稳定,但打印机需要更灵活。王俊一口气说出这台机器的一大堆毛病,他们很快意识到,既然现有的3D打印机不好用,为什么不自己做一台呢?

“为什么不自己做一台呢?”这是创客们普遍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他们开始做东西,并不是对未来有清晰的计划,而只是因为当下的东西不好用。王俊于是开始上网研究3D打印机,混在很多国外的3D打印机爱好者论坛里。后来,他发现早在2011年,德国一位谷歌的工程师就曾遇到和他一样的苦恼,这位工程师对老版本的3D打印机做了大幅修改,将之前的四角支撑改为三角支撑,这种结构叫并联臂,在航空界专门用于飞行模拟器的支撑,稳定且灵活。在此基础上,王俊又做了一些微调,两个月后,一台并联臂结构的3D打印机就诞生了。

也是在2013年,3D打印机成了一个热门词,开始有各式各样的产品出现在淘宝平台上。周景超说他们是国内第一支做并联臂结构3D打印机的团队,很快,他们的产品凭借价格优惠和质量稳定,在网上脱颖而出。迄今为止,已经卖出了300多台。生产一台3D打印机,主要分为两部分,一个是由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零部件,主要是一些链接件和支撑件,另外所有零部件都是采购的标准配件。凭借过去三年在化工企业的采购经验,周景超不仅能快速找到性价比最高的零件,还能合理安排采购和物流的时间。而放在厨房橱柜上面的三台3D打印机,就是他们的生产工具。这三台机器要比普通的3D打印机更粗壮,一天时间就可以打印出一台机器的配件。以现在的订单量,机器还有空在晚上停工休息,遇到客户着急要货时,三台机器就24小时连轴转,周景超常常半夜爬起来把打印好的零部件收走,再设定新的打印任务。

根据特长,他们三人各有分工,周景超负责出去联络合作伙伴,开拓市场,吕鑫负责法律和财务,王俊则是技术负责人。我们聊天的时候,王俊已经默默打印出了一个塑料衣钩。按照他们的设想,未来希望能把自己的3D打印机推向家庭应用,就像当年的PC普及一样,让3D打印机进入寻常百姓家,不仅可以打印衣架和勺子,还可以给孩子打印玩具。有一天,一个上海的买家兴奋地告诉他们“你们就是创客”,周景超才知道这个词儿。在英语中,创客被称为“Maker”,泛指那些勇于把自己的想法变为现实的人。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