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成都气质的变与不变

2014-12-25 13:07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51期
很难用一句话去概括成都的气质,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更新的精神体系。既保存了那些渐行渐远的精致、和缓、温文尔雅精神,又不断生长、融合、突破,让城市充满了想象力。

新与旧

11月底,成都方所书店的开业,成为时尚青年中的一件大事。它所在的太古里商区还没有完全投入运营,但好奇的人们已经慕名而来。

从大门进入方所,便仿佛被投入了黑洞。正面墙上投影着水墨动画,不像商业空间,更像进入了一个艺术馆。再往里走,眼前一亮,一个狭长、高挑的空间里,看不到尽头,左右两侧不对称的巨型多棱柱,每一根柱子的切面都姿态各异,杏色的外立面跟柔黄色的灯光相呼应,给人一种奇异的、藏经洞的感觉。

11月方所书店开业是成都年轻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11月方所书店开业是成都年轻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很难用一个词来定义“方所”。最外面是服装展示区,摆放着老板毛继鸿和其他品牌服装的设计作品。穿过服装区,是店里面积最大的、三层错落的图书区域。每个部分由斜坡和廊桥相通,走在其间,看到装帧精美的书籍封面、电影海报和翻开的画册,像一个书架搭建的园林。而与图书区相接的部分,陈列着日本、中国台湾地区和大陆设计师的茶器、酒器和其他生活艺术品。再往里走,是两层楼的咖啡馆。方所的总顾问、有书店女王之称的廖美立告诉我们,方所就是一个以图书为中心的文化组合。

为了吸引爱好新鲜的年轻人,方所在细节上也设计了腔调。只要进入到方所,手机就全部失去了信号,这是为了保障读者安静的阅读环境而设置的屏蔽。同外界联系只能通过Wi-Fi。连接左右两侧的廊桥扶手是按照iPhone6的长度设计的宽度,略有倾斜,上下有卡槽,可以方便地把手机或者iPad mini放在上面。地面的灰色水磨石里镶嵌了细细的铜条,做出星系运行轨道的图案。

3年前,方所在广州开了第一家店,很快便成为了当地的文化地标。成都是它进入的第二座大陆城市。

“成都有非常好的文化氛围,有四川音乐学院、四川大学,还有很多的作家和画家,每年音乐活动和画展比广州都要多。”廖美立说。在研究了成都的历史和文化特性后,诗歌与音乐被设定为方所今年文化活动的主题。三支英国乐队将在近期进行现场演出,台湾最著名的诗人洛夫和作家张大春也将举行讲座。洛夫曾经创作长诗《杜甫草堂》,他选择了一个读来不太顺畅的演讲题目——《向伟大的城市致敬,以诗》。

廖美立看重成都的创造性,她说:“三星堆、金沙遗址出土了那么多神奇的文物,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充满想象力的城市。所以我们做了大胆的设计,希望从这片古老土壤里发育出新创意,并且能把最时髦、最漂亮的人吸引过来。”

距离“方所”不远,同样定位于时尚青年的“无印良品”,即将在成都开出大陆的第一家旗舰店。在成都店内,不仅出售无印良品的家用电器,还包括自己的特色餐厅——“素之食”。依据无印良品的观察,北京、上海等城市虽然拥有强大的购买力,但居民大量的财富被用于投资,可支配收入可能还不及成都。而更重要的因素在于,成都被零售商认为是中国最懂得生活的城市。

无印良品邻近的国际金融中心(IFS),是成都目前最时髦的消费地标,它刚开业还不到一年。这里最引人瞩目的景观并非扎堆的奢侈品,而是外墙上那只努力向上攀爬的“熊猫”。“熊猫”名叫“I am here”,15米高,重13吨,由3000多块三角构件构成。它仿佛一个淘气的闯入者,误打误撞地进入了都市中心,然后惊慌失措地爬上品牌店的外墙,最后在7楼平台上露出充满错愕的脸。

这件作品出自现代艺术家劳伦斯·阿金特(Lawrence Argent)之手。多面体的动物巨型装置,几乎就是劳伦斯的创作标志。他曾在美国各地留下数件闻名的巨型艺术装置,2005年为美国丹佛会议中心设计了蓝熊(Blue Bear);2011年为美国萨克拉门托机场创作的公共艺术装置“Leap”,则是一只巨大的红色兔子,正从窗外跃入“旅行箱”;今年他的“熊猫”已经成为成都新景点。

这些更新、更酷的消费场所与地标,正在颠覆人们对成都的经典印象。在某些方面,成都的活力与创新甚至超越了国内一线城市。现代艺术与商业文明的结合,令这座城市拥有了一种魔幻气质——前卫、时尚、炫目而无法定义。这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新成都。

然而,当我们走出耀眼的国际金融中心,用两分钟拐一个弯,站到大慈寺门口,那个安详、和缓的老成都又回来了。每个清晨,袅袅的青烟从古刹内升腾而出,弥散在晨雾中。寺庙内的茶馆便坐满了熟客,竹椅、木桌、盖碗茶,一切还是老样子。和煦的阳光从天井内洒落,茶续了一碗又一碗,“龙门阵”还没摆完。午饭时候到了,可以叫一碗6元钱的素面。这让我想起出版家、教育家舒新城的观察:“生活那么简单,环境又那么良好,良好得使你走向慵懒的路上去。真的,那儿空气也像富有弹性似的,整天都感觉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这种情形尤其是坐在茶馆里的时候,更能深切地感受到。”

大慈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唐玄宗避祸成都,见到佛教徒于闹市中施粥救济难民,深受感动,便下令修建大慈寺,并亲自题写了匾额。寺庙的鼎盛时期,规模超过了1000亩,占据了半个东城,是全国最大的庙宇。现在无论周边的太古里还是国际金融中心,都是原先大慈寺的范围。

1000多年来,大慈寺历经沧桑。吴道子、李升、黄筌的华美壁画早已从墙上消失,但作为日常生活的载体,大慈寺却依旧顽强存在着,不卑不亢。它与周边那些现代的、全球化的生活元素混合在一起,浑然天成。古老与现代,本土与国际,固守与前卫,这些看起来互相矛盾的元素,在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共存,互不干扰。宽容的特质,让这座城市拥有不断丰厚的底色。全球化时代的成都就像一只万花筒,丰富而绚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