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收藏 > 正文

《上海少女》荣归故里(2)

2014-12-23 10:04 作者:李晶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51期
14年前陈逸飞的雕塑作品《东方少女》赴法国巴黎展览时,陈逸飞说:“出门叫《东方少女》,在家就叫《上海少女》。”这件作品曾短暂陈列在上海新天地的“逸飞之家”,后由邓南威与柳立伉俪收藏。今年上海中心大厦落成之际,邓南威夫妇将他们收藏10载的《上海少女》捐赠予上海,让故事画上圆满的句号。

2003年马未都和邓南威筹备观复博物馆新址开幕,需要一件重量级的雕塑作品,两人同时想起了陈逸飞唯一的铜雕《上海少女》。这件雕塑是陈逸飞生前在泰康路雕塑创作室完成的,打破美术界常规地将平面油画中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女性形象翻成立体雕塑。它见证了邓南威、马未都和陈逸飞的一段友谊。马未都回忆道:“当时逸飞一来北京,大家就聚在一起坐坐聊天,我印象很深,他说电影是动态的绘画,雕塑是立体的绘画,绘画的左拥右抱的感觉真好。聊起雕塑,说他已做了尝试,将马上赴巴黎参加由法国文化部在皇家花园举办的现代雕塑回顾展,并把照片拿给大家看。”

上海新天地的逸飞之家落成,邓南威和马未都结伴去捧场,那件雕塑悄然陈列在大厅中。问及作品名称,逸飞笑笑说,在家叫《上海少女》,出门就叫《东方少女》。

2004年,陈逸飞(右)护送自己的雕塑作品《上海少女》至观复博物馆,马未都(左)和邓南威迎接

2004年,陈逸飞(右)护送自己的雕塑作品《上海少女》至观复博物馆,马未都(左)和邓南威迎接

 

没过多久,邓南威告诉马未都,逸飞有意把《上海少女》出让给他。这也就有了2003年的那一幕。2004年秋天陈逸飞亲自护送《上海少女》到北京交付观复博物馆,十几位工人卸车时铆足了气力,博物馆办公室有个挑空空间,有近9米高,《上海少女》放在那里尺度适中。“我当时站在二层楼梯口,趴在栏杆上对陈逸飞说,我这个位置可以再做一个《上海老开》的雕塑,俯身与上海少女调情。没想到陈逸飞大笑后爽快地答应了,他说这个主意好,让作品可以互动。”那天,陈逸飞与邓南威、马未都在《上海少女》雕塑前合影留念,记录了这一历史时刻。

当时基座尚没安装,雕塑平摆浮搁在地上,马未都扶着《上海少女》还担心她是否稳固。陈逸飞指着镶在底座上的《上海少女》黄铜标牌说,临时赶制的,粗糙了些,回去会补上一块精制的说明牌。谁知这一幕竟成了历史回忆,2005年春天,陈逸飞突发疾病与世长辞。

每每论及自己的收藏成就,邓南威总把这一切都归于偶然。但马未都说:“在别人还热衷于继续投资、挣更多钱的时代里,能静下心来收藏,当时并不考虑艺术品是否升值,只尊重自己的内心,这里面必然有文化血脉。”

说来邓南威和柳立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且为世交,祖上皆为名门。柳立的祖父柳聘农,名扬谷,字大任,曾留学日本,是黄兴创办华兴会时的创始人之一,后加入同盟会,参与广州起义及辛亥革命。她的叔伯大伯是毛泽东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中的柳直荀。

邓南威的祖父邓萃英(1886~ 1972)也参加过同盟会,曾是厦门大学的第一任校长,还和李大钊一起创办过北京志成中学(现北京35中)。父亲邓建榕在抗战期间是史迪威将军的翻译,抗战结束后留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航空动力学,并在美国波音公司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回国,曾任中国民航高级工程师。他的五叔邓昌黎先生是世界最著名的核物理专家之一,曾担任美国最著名的两个核物理实验室阿冈国家实验室加速器部主任,和美国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特别计划室主任,当年每次回国都受到邓小平接见。

2014年12月23日将在上海进行《上海少女》雕塑的捐赠交接仪式。邓南威和柳立夫妇特别要求两个孩子从国外赶回来参加。“他们一直生活、学习在国外,应该让他们更多地了解中国文化,希望他们对故土有所依恋。”邓南威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