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颠覆者吴清源(4)

2014-12-15 10:54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50期
日本棋院在东京中心的千代田区,距离最熟悉的景点皇居也并不远。虽然是周末,这里的人气依然很旺。很多家长领着孩子,带着初冬的凛冽寒气进了大门,然后把孩子送到一楼的围棋班来学习。

 

“悬崖上的格斗”

自镰仓十番棋后,日本棋坛进入吴清源时代。这位来自中国的天才棋手,也由挑战者变成“棋坛霸主”,开始接受来自各方的挑战。《读卖新闻》也从其策划的“升降十番棋”中尝到甜头,1941年,他们为吴清源选择了“升降十番棋”的第二个对手——雁金准一八段。雁金是当时日本棋界最年长的棋手。当时秀哉已经去世,日本棋院里已经没有其他八段棋手,而按照当时规定,和高一段的棋手是无法平等分先下的,即便七段的濑越宪作也不具有与雁金准一平等下棋的资格。

虽然吴清源只有七段,但可能考虑到其时名声正隆,雁金表示:“如果是吴清源的话,分先下也可以。”所谓“分先”,就是对局资格平等。于是这年8月,吴清源开始了与第二位“大内高手”的较量。那段时间,吴清源正忙于订婚、结婚,“还有满脑子的信仰问题”,以至于有两个月左右根本没有摆过棋谱。但是到了1942年5月,吴清源在前5局里以4胜1负领先。如果再输一局,雁金将被降格,顾及这位棋坛前辈的面子,这场较量至此结束。

1946年,吴清源与师兄桥本宇太郎下“升降十番棋”。那是吴清源时隔两年在战后下的第一盘棋。值得一提的是,那段时间,吴清源正沉溺于玺宇教,“埋头生活在信仰的世界里”,甚至跟着他们一起流浪。第二局比赛前,教主玺光尊让他睡在她身边,以“给你些力量”,但视对方为神的吴清源紧张得几乎一夜没睡,棋自然也下得不好。但桥本也错失好几次良机。在旁观战的濑越气得告诉记者:“下这样的棋应该开除,应该开除!”

“有一段时间他跟着教主流浪,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再下棋的时候,大家觉得他布局不够好,有失招,但奇怪的是,到了下午又厉害起来,第二天更厉害了。一旁的记者观察到,吴先生的眼睛已经没精神了,看他在那左摇右晃,打坐了十来分钟,可是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觉得眼光不敢跟他对视,一下精神上来。其实因为他跟着那邪教,一直吃不饱,来这儿下棋的当天晚上能睡个好觉、能吃好点的东西,第二天身体好了状态才恢复。”可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吴清源最终还是以前6胜2败的成绩,让桥本降了格。谈及此事,江铸久不由感慨地说:“从某种角度讲,吴先生确实是个天才。”

1948年,立在棋坛之巅的吴清源迎接的下一个对手,是岩本薰。早在1926年,六段棋手岩本薰曾在中国与12岁的吴清源对过弈。22年过去,岩本薰挑战当年与他1胜1负的小对手。值得一提的是,1945年,岩本薰与桥本宇太郎要争夺第三届本因坊决赛,而日本围棋会馆在5月的空袭中被烧毁。但濑越坚持认为,决战无论如何也不能停。在他的努力下,比赛放在了濑越的家乡广岛进行。而第二局比赛的3天后,广岛便遭遇了原子弹。他们两人也因这场“原爆之局”而被记录在日本棋院90年大事记上。

那时吴清源因为陷于“玺宇教”问题而心烦意乱。和岩本薰下棋的时候,他已经两天没有睡觉,对局时一直晃来晃去,几次差点睡着。即便如此,吴清源还是以5胜1败的战绩,将岩本薰打降格。虽然《读卖新闻》为吴清源提供的“对局料”——出场费很高,但是这笔钱全部被玺光尊拿走,以至于当时还有人说:“反正吴清源也拿不到对局费,给一半就可以了。”

与岩本薰下完后,吴清源的下一个对手是当时日本棋院里唯一一名九段——藤泽库之助。1942年吴清源曾与藤泽交过手,4胜6负。有意思的是,当时吴清源还是八段,按规则,他无法与藤泽交手。为此,日本棋院从六段和七段中选拔了10个人与吴清源下对抗赛,吴清源取得8胜1败1和的成绩,升为九段。

“战后,日本人觉得终于等来了‘狠角色’,藤泽库之助比吴老师年轻5岁,棋看着漂亮、扎实,大家等着藤泽来击败吴清源。”可是吴清源还是以7胜2败1和的成绩让藤泽降了格。按照藤泽事先要求,如果输了要马上再下一个“复仇十番棋”,可不幸的是,到1953年春天第六局的时候,他又被吴清源打降了格。“在下第六局之前,藤泽先生说如果我再打降格,将退出日本棋院,因为这样的成绩玷污了日本棋院的名誉。”藤泽库之助后来改名为藤泽朋斋。

1953年11月,吴清源又将另一名挑战者坂田荣男降了格。诸多高手已是一片溃败。江铸久说,后来看到日本记者写这场比赛的文章,马上要输棋的坂田当晚已经食不甘味,主办者还是劝他随便吃点。“记者写:坂田拿着筷子在大家劝说下,夹了四五次菜,可是每一次夹都是空的。最后他放下筷子,沉默了很久说:‘要是给我赢一盘缓一缓就好了。’这种英雄人物最后竟然说这种话,也真是被收拾得很惨。”江铸久笑着说。吴清源车祸以后,就是这位坂田趁机一统江湖。不过,他后来又被吴清源的弟子林海峰击败。

1955年,吴清源迎来了他十番棋的最后一位对手,高川格。此时他已经将日本这一代所有超一流选手降到无人可与他下分先棋。而高川格则挟“本因坊四连霸”的气势而来。高川在前三局接连败退,好在第四局,高川赢回一局,他甚至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有意思的是,在与吴清源比赛间隙,高川格又在本因坊比赛中实现五连霸,成为秀哉之后的第22世本因坊名人。但不幸的是,回到与吴清源的十番棋中,他立马被吴清源下降格了。

至此,从雁金准一到木谷实、桥本宇太郎、岩本薰再到藤泽库之助、坂田荣男、高川格,日本棋坛前后三代顶尖高手,全部在升降十番棋中被吴清源下到降格。他由此在日本形成了第三轮“吴清源冲击”。《读卖新闻》的十番棋战因此而办不下去了,因为再也找不到可以与吴清源一战的对手。吴清源横扫整个昭和棋坛,当之无愧地成为“棋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