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颠覆者吴清源

2014-12-15 10:54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50期
日本棋院在东京中心的千代田区,距离最熟悉的景点皇居也并不远。虽然是周末,这里的人气依然很旺。很多家长领着孩子,带着初冬的凛冽寒气进了大门,然后把孩子送到一楼的围棋班来学习。

横空出世

日本棋院在东京中心的千代田区,距离最熟悉的景点皇居也并不远。虽然是周末,这里的人气依然很旺。很多家长领着孩子,带着初冬的凛冽寒气进了大门,然后把孩子送到一楼的围棋班来学习。

日本棋院的地下一层,是“围棋殿堂资料馆”。尽管距离开馆时间还有近一小时,但听说是中国记者来采访与吴清源有关的新闻,资料馆负责人齐藤让一还是特地从楼上跑下来,打开了资料室大门。

1950年,吴清源(左)与同门师兄桥本宇太郎对弈。观棋者为作家川端康成

1950年,吴清源(左)与同门师兄桥本宇太郎对弈。观棋者为作家川端康成

 

在这个规模不大的房间里,几乎能找到日本所有一流围棋选手的大名。一进大门的橱窗里,有一整排的黑色头像,他们是日本围棋发展史的重要人物。一一仔细看去,后来竟然看到了陈毅的头像。齐藤让一解释,能入选到这个资料馆的,除了这些厉害的选手外,还有对日本围棋做出重要贡献的人物。喜欢下围棋的陈毅当年也因为推动中日两国围棋界的交流而被铭记于此。

2014年也正是日本棋院的90岁生日。在其90年大事记上的第四条上,赫然写着:“1928年(昭和三年),吴清源(14岁)来日。”而资料馆里,也有一张当时吴清源在日本棋院前与棋手们的合影。目光清澈、长袍马褂的中国少年吴清源,被裹在一群至少比他高一头、身着和服、面色严肃的中年人里面。

不过彼时吴清源站立之处,并不是现在日本棋院所在的位置。齐藤让一说,日本棋院是1971年搬到这里来的,之前一直在麹町区永田町——1928年12月,吴清源到日本后的第一盘棋,就是在那里下的。

当年因为吴清源是挟“中国围棋天才少年”的名号来的,所以日本棋院也想试一下他的真实功力。有意思的是,江铸久后来在濑越宪作等人的回忆录里发现,在吴清源到来前,日本棋院在讨论究竟该给他定什么段位时,一群人竟然开会讨论了近8个小时。

1924年,在濑越宪作、高部道平等人的积极活动下,财阀大仓喜七郎出资兴建了日本棋院,从此结束了棋界长期分裂对峙的状态。但是在日本棋院内部,占据主要势力的仍是旧时期沿袭下来的本因坊一门。作为青年棋手的代表,濑越宪作棋力不凡,加上他办事干练高效、谨严有法,也颇得很多棋界以外人士的欣赏,是最有能力挑战本因坊一门的棋士。濑越宪作又是挖掘吴清源的伯乐,所以给吴清源定段位的问题,也与两派势力相角逐的背景纠缠在一起。如此一来,就不难理解这个会为什么开得这么长了。

“那时候段位非常严格,给吴清源定什么段位合适,这些人开了8小时的会。我特别想复原那个过程,可惜资料非常少。但能想象的是,这个过程肯定很激烈。”江铸久说,“如果从一段开始升,先不说薪水待遇低,整个升段过程会很慢,而且吴清源肯定不止一段。那究竟几段?本因坊一门又不愿意给吴清源定段太高。所以本因坊一门最后的意见是,一定要真刀实枪地干,拿比赛成绩好的人来考你。”

而在江铸久看来,当年濑越宪作恰恰最不担心这一点。“吴清源刚到日本的时候,濑越老师就跟他下棋。按照棋份儿,他应该让吴清源两到三个子——濑越按两个子的试了下,结果那盘棋没有下完,濑越已经知道吴清源的厉害了。所以,本因坊一门后来提议测试棋的时候,他也没有表示反对,因为他心里很有底。”

他们为吴清源安排的第一位对手叫筱原正美。筱原正美是四段,是当时日本棋院段位赛冠军。与他交手,也是日本棋院给没有段位的吴清源定段位的测试棋。现在看来,这场比赛对决定吴清源的前途还是很关键的,但吴清源并不紧张。他后来回忆说:“那时候我还不懂日本话,不晓得那次输赢有什么意义……”这场比赛下了3天,执黑的吴清源中盘取胜。

测试棋第二战的对手非常特别,是本因坊秀哉本人。“现在看来,本因坊一门也很不客气,你说考一个孩子,第一个派上来的就是四段冠军,是本因坊一门的精锐,之后秀哉也上来考。每盘都真刀实枪地上。”江铸久说。

本因坊秀哉拥有日本棋坛的最高“名人”称号,虽然个子瘦小,但气场强大。一坐在棋盘前,似乎威严无限。可是,少年吴清源一点都不怯场。若干年后,他只是淡而又淡地说了句:“即使对手是名人,我也没有什么压力。我很沉着,下得很好。”

这一局在当时颇为轰动。对局当天,师从铃木为次郎的木谷实,来到了对局观察室,发现里面人山人海,几乎整个日本棋院都在围观这场让二子测试局。太过担心的濑越竟然不敢前来观战。在秀哉名人让吴清源二子的情况下,吴清源以4目胜。“据说,当时八段的人被秀哉名人让二子,都经常要输。”吴清源后来说。不轻易表扬年轻人的秀哉,在后来说这盘棋是“二子的经典之局”。

之后,吴清源又陆续战胜了两位四段棋手。“原本说比八九盘的,可是下了4盘比赛就停了,承认吴清源可以飞赴三段,因为再下下去就把他们都赢了,那是不是该飞赴五段了?”江铸久笑着说。

“他到了之后一比赛就拿了三段,在日本被视为天才,这是第一次‘吴清源冲击’。”长年追踪吴清源报道的《读卖新闻》文化部记者冈崎裕哉说。

“当时日本民众对吴清源的到来感觉很兴奋,视他为一个天才棋手。吴清源下一部棋,报社都会为此出号外。”曾采访过吴清源几十次、写过两本吴清源传记的《东京新闻》评论员桐山桂一说。他还特地强调,虽然在《中的精神》一书里提及过吴清源遭威胁之事,但那只是极个别现象,“当时绝大部分日本民众的反应,都是为这一个中国天才的出现和到来而欣喜异常”。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