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专访 > 正文

专访:“中国制造”早已超越“山寨”时代(2)

2014-12-09 09:42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9期
“创客”(Maker)一词,因为克里斯·安德森的书引起了全球广泛关注。这位曾经提出互联网免费经济模式、长尾理论的“信息时代精神领袖”,又率先看到了互联网时代新工业革命的到来。

三联生活周刊:你从“创客”趋势里看到了再工业化的特征,再工业化不是重回传统制造业,而是发展人人可以参与的虚拟化的制造业。你认为中国在这股潮流中,会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安德森:这很可能是中国制造业的未来。马云也看到了这股趋势,他将客户定制这一模式称为“C2B”——客户对企业,这是一条贸易的新康庄大道,完全适合DIY运动的微创业者。马云说:“如果我们能够鼓励企业接受更多跨界小订单,就能获得更高的利润,因为这些小订单都是独特的非商品产品。”当我坐在美国加州的家里,在阿里巴巴上发出5000台小电动机的订单时,10天后它们居然就被送到了我家门口。

我们都是创客,生来如此。看看孩子们对于绘画、积木、乐高玩具或者做手工的热情就知道了。互联网移去了对创造性的压制,使人的创造本能得到释放,大家都可以参与到产品设计中去,定制产品,这将完全颠覆传统制造业。阿里巴巴上的一些中国企业,可以很好地为创客服务,阿里巴巴让普通人能有办法取得世界级的制造设备。

我觉得这背后有三大动因。首先,中国的互联网一代已进入企业管理层,他们了解面向大众的重要意义。其次,数控机器等数字驱动工具越来越多地应用于自动化生产中,增加了生产灵活性与产品可定制性。小订单与大批量生产难易程度相似。最后,此类小批量订单可以解决中国企业低利润的关键问题,定制产品更具特性的小型客户可以带来更高利润,竞争程度却随之减弱。

10月10日,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上展出的3D打印作品

10月10日,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上展出的3D打印作品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制造业企业存在低价竞争、“山寨”抄袭的死结,这种现象极有可能因为“创客”时代而改变吗?

安德森:中国的企业发展速度,几乎超越了世界上的所有企业。中国只会简单“山寨”产品的时代早就成为历史。反观供应链的兴衰,很多企业被迫关闭或者转型,说明了竞争的激烈和更新换代的快速。单纯抢占市场份额、压低价格恶性竞争的行为,每个厂商都能够做出来——这已经不是竞争的方法了。简单说,现在的市场已经支撑不起“山寨”的模式。

跨国贸易中,中国是美国唯一的竞争者。在手机领域,小米就是这样有竞争力的企业。不仅是手机本身,而且是可以创造中国自己的运营系统,这是谷歌控制不了的,有些美国人就感到害怕。比如华为就是真正创造自己的产品,而不是用其他人的设计。阿里巴巴在支付上也有创新。

说到中国的互联网,它几乎从PC直接过渡到了移动手机终端,而没有经历其他国家一样漫长的PC发展过程。现在中国大概是最大的短信平台。我的3D打印机公司也面临很多中国公司的竞争。过去在中国之外,我们没见过百度和腾讯,只有阿里巴巴。但现在竞争越来越多了。除了美国,我唯一关注的国家就是中国,我的3D公司也可能会与中国企业合作或者竞争,但我们的设计师知道中国是21世纪竞争的唯一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是不是在经历了大量代工的制造业阶段后,中国企业逐步向制造业的上游移动了?

安德森:是的。我在深圳待了很久,发现很多公司的创新如雨后春笋。生产“山寨”产品那是大概10年前的情况,的确现在还有些公司在“山寨”,但大多数在深圳的公司是真正在创新,出现了一批前所未有的创业者。

中国新一批的创业者是基于全球的平台成长起来的,他们是互联网的一代,不仅仅局限在中国。他们有技术、资金、市场、品牌设计,他们懂得互联网运作。我觉得大概5年前,中国企业以“山寨”为主的情景就结束了。

随着中国的制造业设备逐渐转移到网络上,你们这代人逐渐掌握权力,网络已经被视为很自然的东西:能够更容易地获得资源,能够将工作完全数码化,能够更容易引入新客户群。传统的买家在变少,更多的是小批量的个人。因此我认为中国有机会响应所谓“长尾效应”的需求,让制造业和创客运动壮大。

我们看到中国的制造业专家、硬件软件工程师,到工业设计师、市场营销和品牌推广,整个链条都变得强大起来。

三联生活周刊:也就是说,创造力并不是中国企业的最短板。我们总在说,中国正在结束人口红利,当低廉的劳动力时代过去了,我们的制造业变得没有多少优势。

安德森:中国现在的劳动成本并不低了,墨西哥更便宜,但是中国的制造业很有效率,供应链完备,运输进出口都很出色。美国既没有廉价劳动力,也没有完整的供应链条,要想把一个产业的链条在数公里之内都给找全,只有中国有,美国不行,印度还差很远。

我自己公司面临的挑战是我们在中国的竞争者成长得非常快。以往我们说他们能做硬件,不能做软件;即使能做软件,也不能做设计,但现在他们可以做一切。

三联生活周刊:那中国创新型企业面临的不足是什么?

安德森:要看中国能否提供开放的电子平台,而不只是商品。平台需要分享,你需要允许其他公司在其中获利。在某种程度上说,阿里巴巴是一个平台,但典型的平台不只是电子商铺,是需要从上游到下游的一系列平台。这要看中国在创新的过程中是否足够开放,提供一个完全适应现存系统的新平台。

若要让其他公司赚钱,首先要使得其他公司进入这个平台很容易,比如发布APP或者软件,有着清晰且完善的方法供其他公司参与进来。可以就从API做起,所有的这类企业都是先推出API。有些中国企业可能有API,但是并没有开放,他们需要更多的互联网共享精神。

三联生活周刊:你提到美国的鹅卵石手表(Pebble Watch)上市,这个团队当初只有4个人,而他们通过网络众投(也做众筹),生产的智能手表打败了索尼的智能手表,这是不是你所讲的未来小公司对商业巨头的颠覆?

安德森:鹅卵石手表是Kickstar-ter网站上的众投项目。众投的目的非常简单,集合希望获得某项产品的众人之力,帮助实现产品的诞生,大家将产品面世后才进行的支付提前到产品生产之前,支付款项不会高于(而且通常低于)产品定价,通过提前支付和推迟收货,众人协力解决了小型企业创新面临的最大难题——早期资金。

鹅卵石小组在Kickstarter网站上一周时间就创纪录地筹到了334万美元。设计小组对蜂拥而至的客户反馈及时,先是有出资人要求腕表具有更好的防水性能,于是鹅卵石小组使腕表可以在游泳时佩戴。出资人要求把蓝牙改成更为省电的蓝牙4.0,设计小组接受了这种要求。还有其他项目也参与到这个项目里,使得通过“物联网”设备,鹅卵石腕表能做不少事情,比如在有人敲门时发出提醒。

我们在鹅卵石项目中看到了更好的模式:使用众投的小团队,能够比笨拙的电子产品巨头在研发、融资与营销方面更快地获得成功。

如果4个人在尖端科技手表上可以打败索尼,这4个人就很有可能创造下一个索尼。他们是从创客运动起家的标准创业家,只不过从事的是制造业,他们有自己的优势:开发更快、更灵活、善用网络,且不受官僚体制拖累。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创客也能滋生出商业巨头?

安德森:Facebook一开始是从地下室起家的,在互联网时代开公司非常容易,你只需要一台电脑。现在制造业几乎也一样容易,所以没有任何理由告诉我们,创客运动不会产生一家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只不过还没看到而已,我们已经看到了数千万美元的公司,至少有几十家由创客运动起家的千万美元公司,有几家是几亿美元的公司,从几个亿变成几十亿并不难。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3D打印会有什么样的前景?

安德森:我觉得数以百万计的人会找到使用3D打印机的理由。或许没有一个固定答案,在我家是因为小孩子,3D打印机是最酷的玩具设计设备,我为孩子打印玩具。其他人可能制造珠宝或原型机,有些人可能就是玩玩而已,未来我们会有更明确的答案。如果我要打赌,我认为10年后,3D打印机将走入美国每个家庭中,会打印出各种颜色、解析度更高、品质更好的产品。可打印的材质或许不只是塑料,电子材料也有可能,或许还无法打印半导体,但电路应该不成问题。价格也会更低,现在价格大概在500~2000美元。这有点像20年前点矩阵打印机跟激光打印机的区别,今天你可以用60美元就买到激光打印机。3D打印机必然变得普通家庭都能接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