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灵台湛空明——从《药方帖》谈黄庭坚的异香世界(3)

2014-11-28 09:49 作者:刘静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8期
《药方帖》,记载婴香方一则,是黄庭坚书法作品中少为人讨论的行草尺牍。此开《药方帖》,看似随意写来的婴香配方,在宋代香文化高度发扬的背景下,实则寓含着黄庭坚对香材选择、香法、气味品鉴等,反映了当时文人对于香的看法,从避瘴、除臭、醒脑等实用功能,提升到嗅觉、气味品评,乃至鼻观先参的精神层次。

 

关于黄太史四香、返魂梅与闻思香

和合香在历代香文化中,具有关键性位置。如前所述,自称有“香癖”的诗人黄庭坚,在气味品鉴上,有独到的见解。为其所称誉的香方,因其山谷之名而彰显。对于香的认知,黄庭坚具有实践精神。首先,合香如合药,黄庭坚尤善用药,常自行合药服用,如晚年于宜州之《宜州乙酉家乘》记载——崇宁四年(1105)正月三十日作平气丸。二月二十日,累日苦心悸,合定志小丸成。

宋元之际,黄庭坚善用香之名已为时人所注重,陈敬在《陈氏香谱》中收录众多香方,汇集其中与黄庭坚有关、最为著名之四帖香方,称为“黄太史四香”:意和香、意可香、深静香、小宗香。太史为黄庭坚于宋元祐中所任官职,时人多以太史尊称之。黄太史四香皆非黄庭坚所创,但因黄庭坚而名显——意和香,列为黄太史四香之首。哲宗元祐元年(1086)时黄庭坚在秘书省,贾天锡以意和香换得黄庭坚作小诗十首,黄庭坚犹恨诗语未工,未能尽誉此香,甚至“甚宝此香,未尝妄以与人”,显示对此香的珍爱。黄庭坚《跋自书所为香后事》云:

贾天锡宣事作意和香,清丽闲远,自然有富贵气,觉诸人家和香殊寒乞。天锡屡惠赐此香,惟要作诗。因以“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作十小诗赠之,犹恨诗语未工未称此香耳。然于甚宝此香,未尝妄以与人。城西张仲谋为我作寒计,惠送骐骥院马通薪二百,因以香二十饼报之。或笑曰:“不与公诗为地耶?”应之曰:“诗或为人作祟,岂若马通薪,使之冰雪之辰,铃下马走皆有挟纩之温耶!学诗三十年,今乃大觉,然见事亦太晚也。”

而黄庭坚为此意和香所作的诗,即《贾天锡惠宝熏乞诗多以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十字作诗报之》:

险心游万仞,躁欲生五兵。

隐几香一炷,灵台湛空明。

昼食鸟窥台,宴坐日过砌。

俗氛无因来,烟霏作舆卫。

石蜜化螺甲,榠樝煮水沈。

博山孤烟起,对此作森森。

轮囷香事已,郁郁著书画。

谁能入吾室,脱汝世俗械。

贾侯怀六韬,家有十二戟。

天资喜文事,如我有香癖。

林花飞片片,香归衔泥燕。

闭合和春风,还寻蔚宗传。

公虚采苹宫,行乐在小寝。

香光当发闻,色败不可稔。

床帷夜气馥,衣桁晚烟凝。

瓦沟鸣急雪,睡鸭照华灯。

雉尾映鞭声,金炉拂太清。

班近闻香早,归来学得成。

衣篝丽纨绮,有待乃芬芳。

当年真富贵,自熏知见香。

意可香,黄太史四香之二。据《陈氏香谱》记载原为南唐李主时期宫中香,辗转流传,传至北宋时期沈立、梅尧臣,再至黄山谷。此香初名为“宜爱”,本为江南宫中香,有美人字曰宜,甚爱此香,故名宜爱。不过黄庭坚认为:“香殊不凡,而名乃有脂粉气,易名意可。”山谷而命名为“意可”的原因是:

使众业力无度量之意。鼻孔绕二十五有求觅增,上必以此香为可,何况沉酒款玄参,茗熬紫檀,鼻端已霈然乎。直是得无生意者,观此香莫处处穿透,亦必为可耳。

以气味比拟众业力之无度量,意可香之气味,处处穿透,了无生意者亦必为可。赋予此香的如此威力,无怪乎流传甚广。

深静香,黄太史四香之三。其香方以海南沉香为主,最能彰显海南沉香的清婉特征。深静香的制作者欧阳元老,是特别为黄庭坚所制,山谷自云:

荆州欧阳元老为余处此香,而以一斤许赠别。元老者,其从师也,能受匠石之斤,其为吏也,不锉庖丁之刃,天下可人也。此香恬澹寂寞,非世所尚,时时下帷一炷,如见其人。

欧阳元老,即欧阳献,字符老,生卒不详,后卜居湖北江陵一带以终。哲宗元祐中曾与田端彦同入李清臣(1032~1102)幕。山谷与其往来交游,《山谷集》卷二六有《跋欧阳元老诗》,称元老作诗“此诗入渊明格律,颇雍容”。元老个性亲山爱水、恬淡自得,因此当山谷燃深静香一炷时,便想起这位野逸好友,感慨有“此香恬澹寂寞,非世所尚”之语。相形之下,富贵清丽的意和香与恬澹寂寞的深静香,正好代表嗅觉气味的两种境界。

小宗香为黄太史四香之四,黄庭坚有《书小宗香》云:

南阳宗少文嘉,遁江湖之间。援琴作金石弄,远山皆与之同声。其文献足以追配古人。孙茂深亦有祖风,当时贵人欲与之游不可得,乃使陆探微画其像挂壁间观之。茂深惟喜闭阁焚香,遂作此香馈之。时谓少文大宗,茂深小宗,故名小宗香云。

此文写小宗香,以香喻人,以人托香。

少文大宗,即宗炳(375~443),字少文,南朝宋时南阳涅阳人,好山水,爱远游,凡所游履,皆图之于室,谓人曰:“抚琴动操,欲令山皆响。”著撰述中国最早的山水画论《画山水序》,被视为中国画山水理论之奠基者。写宗炳足以追配古人,再写宗茂深有祖风,前后呼应,点出小宗香之不凡。

小宗香之名起因于慕茂深之名而制作,晁公武《郡斋读书志》亦提及“南史小宗香”。在小宗香香方中,已经明确说明南朝宋时已有合香配方;其次,为投宗茂深“喜闭阁焚香”之爱好,所制作小宗香,必定有特殊之处。

此外,因黄庭坚而彰显的香方还有:返魂梅香。

返魂梅香,原名为浓梅香,又称“韩魏公浓梅香”或“魏公香”,韩魏公即韩琦(1008~1075)。此香之流传,初因韩琦所爱而传香法,后惠洪又从苏轼处得知此香方,而传于黄庭坚。然而黄庭坚却以浓梅香之名“其意未显”而改为“返魂梅”。顾名思义,闻此香气味魂返而活,黄庭坚以《海内十洲记》所记:“斯灵物也,香气闻数百里,死者在地,闻香气乃却活,不复亡也。”之返魂香为典。

黄庭坚在徽宗崇宁二年(1103)因建中靖国元年(1101)写《承天院塔记》一文被罗织“幸灾谤国”罪名,再次贬谪广西宜州。同年十二月,途中从湖北鄂州逆江南下,经过长沙,在碧湘门登岸养病一个月。在此,与好友惠洪(1071~1128)相见,黄庭坚记录当时情形:

余与洪上座同宿潭之碧湘门外,舟中衡狱花光仲仁寄墨梅二枝扣船而至,聚观于灯下。余曰:只欠香耳。洪笑发谷董囊取一炷焚之,如嫩寒清晓行,孤山篱落间。怪而问其所得,云:东坡得于韩忠献家,知子有香癖而不相授,岂小鞭其后之意乎。洪驹父集古今香方,自谓无以过此。以其名意未显,易之为返魂梅……

衡山花光寺的花光仲仁,历来被视为画墨梅创始者,画梅时以焚香禅定而后一挥而成。而黄庭坚焚浓梅香观墨梅图,更理解黄庭坚好香之癖,并非仅止于气味,从对应环境的相衬,乃至于香方之名称皆有所坚持。

浓梅香因黄庭坚更名后名声更为远播,广为时人所爱。如周紫芝(1082~1155)为《汉宫春》小序云:“别乘赵李成以山谷道人返魂梅香材见遗,明日剂成,下帷一炷,恍然如身在孤山,雪后园林,水边篱落,使人神气俱清。”夫梅始自花光仁老。宋朝哲宗时,僧住衡山花光寺。老僧酷爱梅,唯所居方丈室屋边亦植数本。每花发时,辄床据于其下,吟咏终日,人莫能知其意。月夜未寝,见疏影横于其纸窗,萧然可爱,遂以笔戏摹其影。凌晨视之,殊有月夜之思,因此学画而得其无诤三昧,名播于世。

至于“闻思香”之名,出自苏轼诗,传为黄庭坚命名。“闻思”为佛家经典用语,《香乘》记:“黄涪翁所取有闻思香,概指内典中从闻思修之意。”闻思香见证黄庭坚与苏东坡之间的一段情谊。在苏黄应答诗中,两人以香所结的情缘,令人动容,所谓气味相投,莫过于此。

宋元丰八年(1085),黄庭坚以秘书省校书郎被召,两人第一次在京相见。元祐元年(1086),黄庭坚作《有惠江南帐中香者戏赠二首》赠给苏轼。

其一:

百炼香螺沉水,宝熏近出江南。

一穟黄云绕几,深禅想对同参。

其二:

螺甲割昆仑耳,香材屑鹧鸪斑。

欲雨鸣鸠日永,下帷睡鸭春闲。

黄庭坚从别人所赠送的帐中香谈起,分析帐中香的成分,焚香的时机、用何种香具与香味等等。第一首,说明帐中香来自江南李主后宫,香方之主要香药是经过炮制的甲香(百炼香螺)与沉水香;第二首还是帐中香,换了一种描述方式,用了香材的外形,如昆仑人(南海黑人)的耳朵形状的甲香(螺甲),鹧鸪斑沉香,有如鹧鸪鸟羽毛杂色的一种沉香,以及女性闺房中常用鸭形香熏(香鸭)。不过诗题既然称之“戏赠”,就考验苏轼的回应了,苏轼以《和黄鲁直烧香二首》和之。其中苏诗第一首:

四句烧香偈子,随香遍满东南;

不是闻思所及,且令鼻观先参。

为什么要说两人是气味相投,原因就在此。当一方以戏赠,诗句中都是世俗之物、宫廷之香、闺帏之具;然而回答者却很正经地感谢对方以香为偈子,作为两人同修共参的响应,乍见之下所弹不同调。然而,苏轼看出黄庭坚所在意之处,在如深宫深闺帏的朝廷中,香的气味仅是引子,正如香岩童子因香而悟道,深禅相对同参才是主题。因此,苏轼在第二首的响应中以文人书斋中的熏香作为内心的表露,云:

万卷明窗小字,眼花只有斓斑。

一炷烟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闲。

苏轼当时(元祐元年)已经51岁,年过半百,在京任中书舍、九月为翰林学士。然而,如同爱书人进入藏书无穷的书斋,却眼已昏花,只觉字小;烟消火冷,香味已远。对苏轼而言,或许半生身老,大抵只剩“心闲”。

闻思香,是苏黄情谊的最好见证。从元丰八年(1085)岁末到元祐四年(1089)苏轼离京赴杭州任,在京这段时间,黄庭坚与苏轼唱和之诗有三十五题。更随着苏黄诗应答之流传,闻思香无论是黄庭坚所用,或是商贾、好事者借黄庭坚之名调配行世,《陈氏香谱》所录闻思香方二首,配方略异,显见此香方在宋代颇为风行。

香与士大夫的价值观

文人好香爱香,宋代弥漫着烧香乃士大夫清致的价值观。黄庭坚与香之情缘深厚,在日常生活中,时时可见,如元祐二年(1087)感谢朋友赠送焚香用的香炉,而写下《谢王炳之惠石香鼎》云:“熏炉宜小寝思香,鼎制琢晴岚。香润云生础,烟明虹贯岩。法从空处起,人向鼻端参。一炷听秋雨,何时许对谈。”鼎形小熏炉,用于午睡小寝,用于参禅,或于书斋中与好友对炉相谈,通过焚香达到“鼻端参禅”意境,正是符合士大夫清致的写照。

又如徽宗崇宁三年(1104)黄庭坚在广西宜州,朋友知其爱香,或寄或送香来。从《宜州乙酉家乘》记:二月七日李仲牅书,寄婆娄香四两。同月十八日唐叟元老寄书并送崖香八两。七月二十三日前日黄微仲送沉香数块,殊佳。因此,宋代文人评论香者,以清为佳,或味清或烟清。如赵希鹄《洞天清录》提及“绝尘香”之美妙,谓之“其香绝尘境而助清逸之兴”。顾文荐评南宋官方中兴复古香是“香味氤氲极有清韵”;又品论香品差异,多用金颜香,则“辛辣之气无复清芬韵度也”。《坦斋笔衡》论两广橄榄香,广海之北的橄榄木之节因结成,“状如胶饴而清烈,无俗旖旎气,烟清味严,宛有真馥”。

因之,南宋理宗时曾充缉熙殿应制之陈郁(?~1275),谓以“香有富贵四和,不若台阁四和,台阁四和不若山林四和。盖荔枝壳、甘蔗滓、干柏叶、茅山黄连之类,各有自然之香也”。而宋代文人中,对于气味品评,最精妙者莫过于黄庭坚,其《跋自书所为香后事》论意和香为:“贾天锡宣事作意和香,清丽闲远,自然有富贵气。”又评欧阳元老之深静香:“此香恬澹寂寞,非世所尚。”“富贵清丽”与“恬澹寂寞”正好是代表俗世所爱与寒士清薄的两种境界,黄庭坚融合其中,并未偏执,人鼻所乐之的美好气味,在黄庭坚诗文中满溢;而《药方帖》见证黄庭坚与香结缘的书迹。

(本文作者为台湾艺术大学东方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