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仇乾阳的100个马拉松:生活在别处

2014-11-24 09:34 作者:周翔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7期
乐清小伙子仇乾阳的生活与许多小城青年一样,安稳、平淡。然而当他站在马拉松的跑道上时,一切就改变了——许多人会渴望看到生活别样的面目,对仇乾阳而言,那正是马拉松带给他的。

圆满的“100个”

见到仇乾阳的当天,他刚从外地回来。前两天他去四川西昌跑马拉松,已经是第101个。他给自己设计了比较经济的往返路线,回来时从西昌开车到昆明,再坐飞机到温州。为了赶回去上班,他凌晨起床赶路,到乐清时已经中午,没来得及回家便赶紧去了单位。仇乾阳在乐清市邮政局工作,下午两点到晚上七八点是工作时间,主要负责揽收包裹。“我已经请了几天假,这个星期又正赶上‘双11’,包裹特别多,我得赶紧回去干活儿,不然影响不好。”过去三年,这差不多是仇乾阳生活的常态: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出门去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跑马拉松,国内的行程一般都控制在两天以内,这样可以做到尽量不影响工作;如果去国外比赛,他会通过和同事调休或者请假的方式攒出一个多星期甚至更长的假期,把几个地方的马拉松赛事连起来,设计一条出行的路线。“其实赶路是最累的,甚至比跑马拉松还累。有一次去福州跑马拉松,为了不影响上班,我只好当天上午跑完,下午就自己开车回来。”仇乾阳脸上还带着连夜赶路的疲惫,一讲起自己的马拉松经历,他总是咧开嘴露出略带羞涩的笑容,在被晒得黝黑的皮肤衬托之下,牙齿显得格外白。

仇乾阳

仇乾阳

 

马拉松全程42.195公里,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跑完全程,无论成绩如何,组委会会给参赛者颁发一块完赛奖牌。三年跑下来,仇乾阳的奖牌有三四十斤重。他把前100个马拉松奖牌的带子打了一个结,收在一个盒子里,而刚刚拿到的西昌马拉松奖牌则单独放在一边,因为“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了”。“我从小就有收藏东西的爱好,小时候收藏过各种各样形状的橡皮擦,还有鼻烟壶这一类的东西。谈不上什么意义,就是喜欢。如果马拉松不发完赛奖牌的话,我说不定就没这么大热情跑了。”仇乾阳第一次跑马拉松是在2011年11月的杭州,那次跑完以后他拿到的奖牌非常精致,他说,“杭州每一年的奖牌都设计得很用心,会挑一个著名景点刻在背后,我那次拿到的是‘三潭印月’。”仇乾阳于是动了收集马拉松奖牌的心思,像上瘾一样对马拉松产生了“无法自拔”的兴趣,他开始在国际马拉松路跑协会的网站上面查询各种马拉松赛事的时间表和报名信息。三年下来,他不仅几乎去遍了全国的省市,还到40多个国家参加比赛。有的奖牌上面刻满了他不懂的语言,但是只要一拿出来,他就能讲出这是哪一年在什么地方参加的马拉松比赛。

仇乾阳形容自己是一个有些固执和认真的人,对于细节和规则都比较在意。在香港参加马拉松时,组委会把他名字的英文拼错了,他为此写了好几封电子邮件去抗议;有的马拉松奖牌做得非常粗糙时,他会很不开心,“这说明他们根本没有用心对待这件事情”。因此,当他决定要跑100个马拉松时,他严格地执行着这100个的计算标准。在南京跑的一次山地马拉松是他取得过的最好的名次,但是却没有被他算在其中。“那天下暴雨,把路边的指示标都冲没了,工作人员也避雨去了,好多人都跑错路。结果我跑到终点的时候居然是第二名。但后来我发现我其实跑错了路,所以这个就不能算完成。”跑完比赛,他把那块比赛的奖牌送给了朋友。而另外一次,他去参加韩国大邱马拉松,意外得知前一天在庆州有一个樱花马拉松大会,没有报名的他一时兴起决定去“蹭跑”。“庆州是个安静的小城,没有车水马龙,在这样的地方跑步非常舒服,我跑马拉松的状态和景色还是有很大关系的。我当时想没有奖牌也没关系了,一路的樱花就是收获了。”结果到了终点,退还芯片的时候他和工作人员提了一句,对方就给了他完赛奖牌,还有一袋点心。“他说只要跑完了都有,我当时简直感觉受宠若惊。不过即使没有奖牌,我也会把这次算进100个马拉松当中,因为我实实在在地跑完了。”

第100个马拉松,仇乾阳特意选了今年11月2日的杭州马拉松比赛,这里是他跑马拉松的起点,他想把这个别有意义的场次安排在这座城市,“这样才更圆满”。这次比赛前,他把过去所有的奖牌都带上,自己开车三个多小时到了杭州。“我想跑完之后把所有的奖牌都挂上,让朋友帮我拍张照,纪念一下。”站在跑道上,仇乾阳一点儿也不紧张,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从来都非常自信,对于自己能在规定时间内跑完比赛这一点从来都不怀疑。三年下来,他没有一次在跑步的中途退赛。2011年第一次跑完杭州马拉松全程时,离5小时的关门时间剩下还不到一分钟。“那时候全是靠信念支撑,现在是可以很轻松地掌握整个过程了。”

这次的路线还是从黄龙体育中心出发,沿着西湖东面跑,不过后面的路线不再绕到钱塘江沿岸,而是从西湖西面重新回到起点。仇乾阳最喜欢的路段是西湖深处的梅家坞一带和钱塘江沿线,这次没能跑去,他有点失望。不过路线划了一个圈,正有些像他三年来的马拉松之旅——他重新回到了出发点,然而这不是简单的循环。在终点戴上那些奖牌的时候,仇乾阳并没有感到之前想象中的满足。“奖牌戴着特别重,头都有点抬不起来了。其实三年跑完100个,和30年跑完,有什么不同呢?而这不同又能改变什么呢?没跑过马拉松,我还是我,跑了100个甚至1000个马拉松,我也还是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仇乾阳和平时笑嘻嘻的模样不太一样,严肃得像一个思想家。因为那张挂满奖牌的照片,他突然被网络上的很多人所知。“总是有人问我:你跑这么多马拉松,拿了很多奖金吗?没有奖金,那你自己花这么多钱去跑不是很傻吗?对于这样的人,我没有话说。当喜欢上做一件事情后,我会有点偏执地一直做,而有时候我要想想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其实三年来,改变我最多的不是马拉松,而是因为跑马拉松在世界各地碰到的人和事。我跑了多少个马拉松、我为了跑马拉松花了多少钱,人们喜欢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我觉得其实不重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