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APEC服装:新中装,少数派的探索(3)

2014-11-23 11:35 作者: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7期
一场盛会,能够创造出几款新中装,当然值。

 

楚艳:中装的灵韵

楚艳的设计方案能够在两次样衣深化后依旧入围既有偶然也有必然。评审方的工作人员向本刊记者介绍,楚艳一直在不断做样衣深化的是一套交立领的中式男装,也就是明清时代的立领结合和汉服的交领相结合的男装。另外一套则是明清时代的立领对襟,结合商周时代的开襟罩衫,几乎也就是现在男领导人穿着亮相的版本。“对开襟那套设计得也不错,所以在几次评审和领导来视察挑选的时候,都摆在陪衬的位置,最后反而是这件被选中了。也是因为它很晚才被选中,所以基本没有经历深化的过程,就是最初方案提交时候的样子。”

北京服装学院教师楚艳,男领导人服装深化团队成员之一

北京服装学院教师楚艳,男领导人服装深化团队成员之一

在刘元风看来,作为本校的年轻骨干教师,楚艳的方案能到一直到最后很好理解,因为她一直致力于中国传统服饰的研究。“2001年上海APEC会议之后,对中式服装的讨论曾经热闹了一阵,接着就是2008年奥运会前后。不过很长时间以来,社会对传统服饰都没什么关注,只是在服装院校里面,有这样一群致力于服饰传统研究的教师,到处搜集民间传统服饰,也很注意古老手工技艺的传承。”2012年,北京服装学院申请下来了“中国传统服饰抢救传承与创新设计”的博士项目,楚艳就是第一批博士生,专攻植物染色。

传统服装的制作里充满了智慧,楚艳对此敬佩不已。1993年她考上北服的专科,学校里面开的课程从制图到裁剪,全部都是西方的理论。研究生阶段,她接触到一门《传统旗袍手工艺制作》,那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向中式服装传统的大门。“老式旗袍的内衬都是浆糊做的,老师从打面糊开始,手把手教学,告诉我们什么样的水温、多长时间、手势是顺时针还是逆时针,内衬会有怎样的不同。并且传统旗袍是平面剪裁,完全通过归拔和整烫达到效果。穿在身上也不是紧紧包住来塑形的,是柔和地勾勒出身体地曲线。”在男领导人的服装设计方案中,她提交了两套,一种是和2001年APEC会议上一样的西式上袖,借鉴了西服的剪裁,袖子是后装上去的;一种是连肩袖,上衣和袖子是一个整体,完全是中国传统的服装结构。“就是不确定专家评审的标准。到底是中西交融的,还是更能彰显东方气韵的?最终还是连肩袖的方案胜出了。”

与许多北服的老师一样,楚艳很早就有了自己的服装工作室。那是在2001年左右,楚艳研究生毕业,留校当了老师,同时靠朋友之间互相介绍,接点设计的单子。“主要做舞台表演的礼服,穿着对象都是主持人和歌手一类的,衣服要很有视觉冲击力的那种,繁复至极。做衣服的时候不小心弄破了个洞也好办,直接烫钻吧。”连续几年,她受一位女明星相托,来做春晚的演出服装。“那次我和她商量,今年能不能不烫钻,就以浓烈的色彩来表现?结果那套衣服就被毙掉了。我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导演组又打来电话,说衣服又能用了,只需要在每条褶皱和花边都烫钻。”后来她在电视前面看直播,发现导演说的没错,“伴舞演员都是闪闪发光的,你不那样做就压不住舞台”。但是那次之后,她真的厌倦了,那不是她想要表达的东西。

楚艳注册了自己的品牌,里面有“听香”两个字。“喜欢这两个字的意象,是一种超越形式之外的灵韵的追求。”楚艳庆幸自己,即使是制作舞台礼服的那几年,也没有离传统很远。“像为民歌歌手制衣,服装上肯定要体现传统特色。标签式地剪切和挪用是最小儿科的,你需要研究每种纹样的文化内涵,选择最适宜的来为某个场合服务。”在这次为APEC领导人设计服装的过程中,她和其他几位设计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要用海水江崖的纹样。“考虑到有的国家对某种动物会存在禁忌,龙凤或者那种带眼睛的动物图案都不会使用,于是便想到了自然山水。‘海水江崖’明代的时候就有,寓意为‘福山寿海’,到清代稍有变化,带有江山一统的含义。并且,它们不仅仅是存在于龙袍和官服下摆上的图案,在很多瓷器、漆器和家具上也可以找到,是一种从官府到民间都喜爱使用的纹样。”即使图案适宜,也不是拿来就用的。“水波以前是五彩的,线条也很复杂,我都加以简化和含蓄的处理了。”

楚艳设计的服装都是淳朴淡雅的颜色,那是使用了草木染色技艺的结果。草木染是我国古代染色工艺的主流,利用了自然界的花、草、树木、茎、叶、果实、种子、皮、根提取色素作为染料。“蓝色来自蓝草,橘色来自非洲小叶紫檀,不过没有那么奢侈,都是我们到家具厂的后院收集到的不用的碎屑来变废为宝,淡绿色来自五倍子,淡红色来自石榴皮。”她最初为领导人配偶设计的服装方案里,其中一套也用到了草木染。“不过因为草木染在品质上每次会达到不同的效果,需要反复实验,在时间上不好控制,还是放弃了。”但最后APEC服装的颜色使用上,体现了她的想法。“不是那种明亮刺目的,而是庄重柔和的。”

在确定主攻方向为男领导人服装后,楚艳一直跟随了面料染色和织造的过程。“无论你看到的故宫红、靛蓝色、黑棕色、金棕色还是深紫红其实都是五种深浅饱和度不同的纱线按照宋锦的织造工艺交织在一起的结果,纱线里既有丝线,也考虑到保暖的功能和质感的饱满,混入少量羊毛纤维。想要工人能够生产出设计师想象中的色调是件费脑筋的事情。经线在上面就是经线的颜色,纬线在上则显现出纬线的色彩,红色和蓝色混在一起又是紫色。设计师简直既要有色彩的感觉,又要有数学的脑子。”最后观众从电视里看到的效果其实是打了很多折扣的,“真正在自然光下看,不同的角度衣服都会显现不同的色泽”。

回想曾经的经历,楚艳觉得在中装设计的路上一直走到今天,是很自然的事情。“刚刚上完旗袍制作课,就赶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服装设计大赛,那年的主题说来奇怪,竟然是‘雅致中华’。我就以旗袍为底做了一个创新设计,材料用的是一种真丝质地好似蝉翼的薄纱,是在前门大栅栏一个筛网商店找到的,那里卖各种医疗和工业用的各种网子。我去巴黎领奖,还有记者问我,那是不是来自意大利的高级面料?好的设计是能赋予材料新生命的设计,是‘能把豆腐做成肉滋味的’。”由于大赛获得了金奖,楚艳顺利留校了,之后又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做品牌,“好像没有面临过什么其他的选择”。

其实,诱惑一直有。虽然有了自己的品牌,也在中国国际时装周上连续做了三年的发布会,她的工作室仍然是蛰伏在北五环的一栋别墅里,靠口碑相传维系着一些熟客的服装定制生意,也做少量的成衣。“转向自己的风格后,主持人和歌手来的少了,这些年有不少商界人士很青睐我们的衣服。”她的工作室也是一个充满禅趣的会客空间,墙上挂着她的一位好友、纯空法师画的花鸟荷竹,在二楼还专门有一个房间,摆放着古琴、茶戏和蒲团,用于禅修。“不少投资都曾经找过来,想帮我们在一个高档商区能开一个大的旗舰店,将服装的展陈和制作都集中在一起。但是他们都太着急了,想要马上扩张。楚老师担心一旦大量生产,就不能够把控风格,也太过榨取创意灵感,拒绝了好几次。于是我们还在这里。”她的助手这样说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