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专访 > 正文

新资本论:资本回归与政治治理的互搏(2)

2014-11-22 11:30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7期
皮凯蒂通过研究300年来主要国家的财富变化,认为资本将在经济低增长的21世纪强势回归。21世纪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在民族国家的平台上,使社会和财政政策更加现代化,发展新的治理形式和介于公有制和私有制之间的共享产权。

不同于《资本论》

如果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待近300年来的财富动态,皮凯蒂发现,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带来了财富不平等的显著降低。

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财政和政治冲击,对资本的破坏力要远远超过战争本身。除物质上的毁灭外,资本/收入比在1913~1950年急剧下降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在外国的投资组合大幅减少,以及储蓄率降至极低水平;另一方面是战后实行混合经济与强化监管的政治背景下,资产价格走低。这段历史时期内,英国在国际投资方面的损失比法国和德国受战争破坏的国内资本的程度还大得多。资本/收入比在1913~1950年的下降,是欧洲走向自我毁灭的历史,被看作是欧洲资本家的安乐死。

由于财富的不平等被世界大战削弱,“二战”后的几十年,继承财富明显不像以前那么重要。但是在不知不觉中,经济增长掩饰下的不平等愈演愈烈。皮凯蒂试图提醒人们注意,资本主义的发展在拉大不平等,而不是逐步消灭它。除了世界大战这样冲击力极大的外力作用外,资本主义的发展并不能改变其深层的结构性矛盾。

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德国警察搜查路人的包,以防止人们从黑市购买食物

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德国警察搜查路人的包,以防止人们从黑市购买食物

于是乎,不少人拿《21世纪资本论》与马克思做比较了,甚至称这是向马克思致敬的一部著作。但是如果仔细读了这本书,读者就不会有这样牵强的解释了。作为资本的研究者,皮凯蒂将马克思作为历史研究者之一,分析了马克思的研究特点和局限所在。皮凯蒂认为马克思意识到资本积累的强大动力。“马克思对于资本积累有重要直觉,但他通常没有系统对待手头的统计数字。最让人惊讶的是,他的著作主要涉及的是资本积累问题,却从不参考18世纪初到19世纪许多人为估算英国资本存量而做出的努力。”

马克思认为,随着资本收益率的降低,资本家之间会有剧烈冲突;或者是资本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无限制增长,成为工人运动的导火索。这两方面无论哪种情况发生,都会导致资本主义必将灭亡。但皮凯蒂认为,马克思完全忽略了持久技术进步的可能性以及稳定增长的生产率。

也就是说,皮凯蒂也认为资本积累有着深层次的问题,会导致社会贫富差距增大。但他并不认为这必将导致资本主义的崩溃,因为政府干预可以起到更积极的作用。所以他试图寻找一种更有效的治理社会的方式,来控制资本主义,而并非部分读者认为的,他认为应该抛弃资本主义而亲近社会主义制度,后者才是他更不认可的。

在我对皮凯蒂的采访中,他也认为我们没必要老是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概念去理解他的研究。当他提出资本主义的不足时,并不代表从根本上否认这种社会形态。皮凯蒂更愿意从经济市场和政治治理两方面来讲述这个问题,即当经济市场存在明显不足时,有效的政治治理比想象中更加重要。

皮凯蒂的中国之行反响热烈,从11月12日到16日,他5天的时间几乎按分钟来安排活动。由于时差问题,皮凯蒂晚上只能睡着两个小时,白天要面对一次次的演讲、讨论和采访。即使这样,他坚持在离开前的头一天下午,又增加了一场大学里的演讲。他希望有更多机会与热情的学生交换想法,像一个朴实的大学老师那样。

虽然不少中国学者或者记者,希望皮凯蒂能给中国经济开药方,但是皮凯蒂对财富不平等的研究,主要是基于欧美发达国家的数据。所以对他的采访,我觉得主要还是应该谈谈他熟悉的领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