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专访 > 正文

新资本论:资本回归与政治治理的互搏

2014-11-22 11:30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7期
皮凯蒂通过研究300年来主要国家的财富变化,认为资本将在经济低增长的21世纪强势回归。21世纪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在民族国家的平台上,使社会和财政政策更加现代化,发展新的治理形式和介于公有制和私有制之间的共享产权。

近300年来的资本变形记

“抱歉,我说英语的法语口音太重,大家可能会不习惯。”在做演讲之前,皮凯蒂总是为他浓重的口音感到不安。这位43岁的娃娃脸经济学教授,有着深棕色的短发,除了两个眉头偶尔会近乎竖直地挑起来,略显凌厉之势外,他很多时候像一个略微腼腆的年轻人,听着中国的经济学家和读者争论着他书里的观点,偶尔让他激动地耸耸肩膀,或者脸色泛红。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的中文版今年9月出版,之前只听说他在欧美刮起一场争论旋风的中国读者,现在已有充分的时间,读读他在书里到底说了些什么。

1940年上映的美国影片《傲慢与偏见》剧照,改编自英国作家简·奥斯汀的同名小说。皮凯蒂引用了不少奥斯汀的文学作品内容,说明继承财富对英国社会曾经多么重要

1940年上映的美国影片《傲慢与偏见》剧照,改编自英国作家简·奥斯汀的同名小说。皮凯蒂引用了不少奥斯汀的文学作品内容,说明继承财富对英国社会曾经多么重要

如果你确实静下心来看完了这本近700页的《21世纪资本论》,你会相信,皮凯蒂并没有刻意制造热门社会话题的企图。人们喜欢把他的书与马克思的《资本论》相比较,或用流行词语“拼爹资本主义”等解释他的结论。但正如皮凯蒂自己提到的,经济学家往往喜欢简化他们的结论,使之看起来更容易传播,或者被政治家简化他们的结论来加以利用,皮凯蒂希望主观上可以避开这种机巧。

我们可以把《21世纪资本论》分为两个部分来看待。在头三个章节里,皮凯蒂提供了大量的数据和由此得出的一个个小结论,有些结论可能不够坚实之处,他诚实地表明了其中的不足。在第四个章节,皮凯蒂提出了根据前面结论而给出的个人见解。读者大可以不赞同他在第四章里的解决办法(比如建立全球资本税),但是没法否认他在前三个章节里大量扎实数据所提供的文本意义。

皮凯蒂和同事们采用了近3个世纪内20多个国家的历史资料和对比数据,试图了解财富和收入从18世纪至今,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演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在研究近300年里的资本变形记。

皮凯蒂的独特之处,并不在于他说英语时的法语口音,而在于他区别于以美国经济学家为代表的英语世界的经济学流行做法。也就是说,皮凯蒂的法国式思考头脑和他潜心遵从欧洲传统学术研究的做法,使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通过他,看到了大视野里将经济学和传统社会科学结合起来的美妙,以及对常识有着颠覆性的研究发现——资本主义发展到高级阶段,并不会自动缩小不平等的趋势。

这本书最强大的优势是,皮凯蒂立论的资料来源比以前任何作者的收集范围都要广泛。在财富分配领域,如今很少学者去追寻“一战”之前的数据,更不用说在300年的跨度里,将宏观财富分配和个人财富分配结合起来研究。皮凯蒂通过研究提出,资本主义的核心矛盾是r>g,即私人资本的收益率r可以长期显著高于收入和产出增长率g。这意味着,过去的财富积累比产出和工资增长要快得多。

如果用一个普通人更有相关性的角度来理解,这本书关注的问题具有很强的社会性,比如皮凯蒂提出的现在年轻人的困惑——靠工作还是吃遗产?他通过大量历史数据,表明在经济增长率很低的18世纪以及之前(18世纪的年增长率为零或0.1%),社会一直在重复自我。从上一代人到下一代人几乎没有改变,职业结构相同,财产结构也相同。而每年增长率达到1%的社会(就像大多数发达国家从19世纪初以来的情形),则发生着持续而深刻的改变。这对于社会不平等结构和财富分配有着重大影响。

19世纪法国最富裕人群的生活水平是仅靠劳动收入生活的人无法企及的。在这样的条件下,为什么还要去工作?做事为什么必须遵守道德?既然社会不平等本质上是不道德、不正当的,那为什么不能彻头彻尾地不讲道德,使用一切手段获取资本呢?

皮凯蒂书中用了不少巴尔扎克和简·奥斯汀的作品为例子,由此让读者从感性上了解18~19世纪英法社会的财富状况。对简·奥斯汀笔下的主人公来说,工作不是问题:唯一重要的是财富的多寡,而不管财富来源于继承还是婚姻。

皮凯蒂对于18、19世纪资本主义强国的财富描述并不让人意外,它更多是用数字证实了多数人头脑中对那个年代的印象。但是,如果皮凯蒂接着告诉你,21世纪正在快速回归那个年代,这就在欧美世界产生较大冲击了。因为“二战”之后的几十年里,继承来的财富似乎显得不再重要,并且也许是历史上第一次,工作和学习成为出人头地最可靠的路径。这是以“美国梦”为代表的让西方社会自豪的价值观。“现代民主的基础是认为,源于个人天赋和勤奋的不平等,比其他不平等更合乎情理——至少我们希望向这个方向发展。”

且慢,皮凯蒂要用数据和分析告诉大家,资本收入的不平等可能大于资本不平等本身,这一机制会使不平等成倍地扩大,21世纪尤其如此。拥有大量财富的人更能获得较高收益率。当下的欧洲,资本/收入比已升至5~6年的国民收入,与18、19世纪直到“一战”前夕的水平相当,而美国社会的不平等更是严重。在这样的发展趋势下,承袭制资本主义又在回归。

《高老头》里不惜一切手段去获取资本积累,而不是靠劳动收入致富的人物,在今天又有了大量出现的土壤。国家内部的不平等,比国家之间的不平等更显著。而在国家内部,“同龄人之间的不公平”最为明显。市场化本身解决不了不平等的问题,这种不平等体现出的趋势,让人惊讶。

这当然戳中了欧美年轻人的心窝,他们看到2008年经济危机后低迷不振的经济、不小的失业人群,继承大量财富的人可以秒杀辛勤工作的老实人。如果今天与两三个世纪前相比,整个社会的不公平并没有得到有效改善,那么,现代民主社会真的有大家之前认为的那样合理吗?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