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霾从何处来

2014-11-21 10:00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7期
为何最近两三年明显感觉雾霾问题越来越严重,其跳跃式的演进方式甚至已经超越了循序渐进的经济增长曲线?难道污染也有加速度吗?

“APEC蓝”试验

11月15日,北京启动供暖的第一天,这个城市告别了被人们津津乐道的“APEC蓝”,AQI(空气质量指数)破百。灰蒙蒙的天空又回来了,供热公司一排排烟囱冒出滚滚白烟,温暖和洁净,对这个北方城市来说,似乎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促使雾霾天“回归”的,不仅仅是供热公司。由于这一天是周六,尾号不限行,加之APEC期间单双号限行的措施也已结束,被压抑的出行需求一下子暴涨,又要调休上班,全城的500多万辆机动车几乎全部出动了。下午17点刚过,北四环路上已经堵得水泄不通,短短10公里的路走了一个半小时。已经有研究表明,越是堵车时,汽油不完全燃烧造成的尾气排放污染物浓度越高。

与此同时,经过两天的修整,北京及周边五省APEC期间停产、限产的1万多家企业和4万多个工地也陆续复工。位于北京北五环外立水桥地区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环科院)门口又热闹了起来,每逢下班晚高峰,这里都会聚集20多个移动的小吃摊,其中以煎饼摊和烧烤摊最多。APEC期间,24小时不间断巡查的城管逼得他们暂时消失了,现在又恢复了烟雾缭绕、热气腾腾。所有这些,都会为雾霾的回归“助一臂之力”。在环科院大气环境研究所所长孟凡看来,此次APEC期间所采取的减排措施中,机动车和燃煤排放固然关键,但社会面的控制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因为那些生活排放看似微不足道,但处处存在,且很难定量统计”。他的一位同事放假期间去郊区旅游,本想吃一顿农家饭,结果被告知农家乐也不许用柴烧火了。

10月16日,雾霾笼罩下的北京街头,戴口罩出行的人明显增多

10月16日,雾霾笼罩下的北京街头,戴口罩出行的人明显增多

此次APEC期间的治霾措施,规格与严厉程度前所未有。由中央常委级领导亲自布置,北京市与环保部配合,联合周边五省市,早在一年前就开始编制保障方案。中国环科院副院长柴发合也是APEC空气质量保障专家组成员之一,每天都要参加由北京市牵头的协商会商,分析现有的减排措施与效果,预测未来几天的空气形势。会议期间,柴发合忙得连接听电话都是匆匆挂断,一直到保障结束的11月13日,他才抽出午休的一点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柴发合向本刊记者回忆,APEC保障期间,最令人紧张的就是11月8日、9日那两天。早在11月4日,专家组会商认为,自11月8日开始,北京和整个华北地区出现静稳天气的概率很大,空气流动变慢,极容易形成雾霾。再加上高空偏南风影响,河北一带的云团会加速向北京方向移动,极易造成北京中度或重度污染。为此,相关省份又启动了更高一级的减排措施。河北省政府7日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全省所有电力企业实施50%限产;所有钢铁、焦化、水泥、玻璃等行业全部暂时停产;所有工业企业涉VOC(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工序在保证生产安全情况下进行停产。天津市除提前关停计划内的6套机组外,额外关停1套30万千瓦机组,在运的18套机组全面加大喷氨量和燃用低硫煤,其中9套机组实现超低排放;21家VOC排放重点企业关停或加强治理。

为了应对这次范围最广、力度最大的保障任务,环保部向华北六省区派出了16个督查组,采用夜间突击检查、晨间突查等方式,深入一线现场办公。这其中,环绕北京的河北省压力最大。河北省环保厅将全省分为6个片区,每个片区涵盖2个地级市,由一名环保厅副厅长带队不定期到所管辖片区暗查、巡查。另外,以北京周边100公里为范围,划出20个重点县、9个重点市,派出20个督查组、9个巡查组进驻督查。

一家媒体记录下了跟随督查组检查的所见所闻——11月4日早8点,凌晨4时刚突查过保定市区造纸厂的第七督查组,简单吃过早餐后,又驱车前往保定下属的涞源县。刚进入县城后短短一公里内,组长武绍贵就连续喊了4次停,正在施工的燃气工程工地、豆腐小作坊冒烟的小锅炉、住房建筑工地、冒白烟的加油站都没逃过督查。从燃气工程工地离开,刚上车没多久,武绍贵着急喊了三声“停”,随后督查人员找到了一根冒白烟的细小烟囱,劝停正烧煤冒烟的豆腐小作坊。重拳之下,各地也开始各出奇招。天津市把全市范围划分为2.4万个网格,设立了四级网格员,他们头戴小红帽,手持望远镜,站在高速路边上观察两测有无农民烧秸秆。

即便如此,面对11月8日可能出现的雾霾天,环保部门还是大意不得。他们调整策略,要求自11月5日起各地的督查工作,重点督查高架源和VOC排放企业的管控。环保部副部长翟青还约谈了大唐、国电、中电投、神华等电力集团公司的负责人,要求他们降低落后机组发电负荷、加强环保设施运维管理、增进优质煤炭使用等多项措施,削减污染物排放。

好在,那几天,北京并没有出现柴发合担心的雾霾,只是空气能见度略有下降,因为城市及周边地区减排给力,仍保证了二级良的空气质量。“这次APEC会议的保障措施再次表明,减排是个硬道理。”柴发合告诉本刊记者,“习主席说是人努力、天帮忙,但靠天是靠不住的,主要还得靠人努力。某种程度上,这次联防联控也算是给区域协同治理机制做了一次试验和演练。”

柴发合解释,“霾”这个词在气象学上早就有了,它是能见度变差的一种天气现象,具体指大气湿度不是太大的情况下能见度低于10公里。而能见度受两个因素影响,一个是大气的湿度,另一个就是颗粒物浓度,特别是直径小于2.5微米的细颗粒物(即PM2.5)的浓度。由此,雾霾一词就成了PM2.5浓度的直接反映。“天气因素很难控制,比如大气湿度和空气流动速度,人很难去影响,那要降低PM2.5,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减排。”

APEC峰会结束的第二天,北京环保局发布了对保障效果的初步评估,显示会议期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30%左右,其中,北京市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PM10、PM2.5、挥发性有机物“减排比例”分别达到54%、41%、68%、63%和35%左右。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方力介绍说,如此大幅度的减排得益于四项措施——工地停工,使扬尘排放总量下降70%~80%;机动车单双号限行,车速从22公里/小时上升至35~50公里/小时,使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和颗粒物减排都在40%~50%;工厂停产,使VOC排放消减了37%;京津冀周边地区的联动减排,也贡献了20%~30%的减排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