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扇贝“绝收”之后:獐子岛困境

2014-11-14 11:09 作者:阿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6期
从“海上大寨”到“海上蓝筹”,位于黄海深处的獐子岛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摸索,上市的第九个年头,獐子岛有过“国内海洋养殖第一股”的辉煌,也面对近年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困境。

“黑天鹅事件”

11月份的獐子岛海风凛冽,街上人并不多。扇贝播苗的季节,只有早上海岛才显出忙碌的一面。早上6点钟,天还没大亮,负责投苗的工人已经开始工作,站在海岸边上,能看到成片的漂浮球。从表面看,小岛的节奏一切如常。

但巨亏公告发布后,股民和媒体的质疑声音不断,獐子岛公司被推上风口浪尖,距离大连56海里的小岛突然成了各地记者的探访对象。一位岛民告诉本刊,居委会前一天给他们开过会了,让大家不要接受采访,“有工作单位的,单位通知,没有单位的,居委会通知”。

2012年9月11日,大连长海县獐子岛的几位渔民在捕捞海蜇

2012年9月11日,大连长海县獐子岛的几位渔民在捕捞海蜇

这种小心翼翼建立在岛民和公司对于“冷水团导致扇贝绝收”这种说法截然不同的态度上。于清波在獐子岛公司养殖了十几年扇贝,他告诉本刊,獐子岛的海水清澈,自然条件算是好的,适合扇贝养殖,在他的经验里,扇贝喜凉不喜热,从来没听说过冷水团能把扇贝冻死。“我只知道有一些地方是冷水带,那都是固定区域,这里一般海流急,海水交换能力强,让海水保持干净,在这些地方,我们也能捞到扇贝。”

在本刊记者接触的近10位岛民中,“冷水团”的说法均没有得到认可。一位大连水产公司的扇贝养殖员说:“我们公司的海区与獐子岛公司的海区挨着,并没有受到冷水的影响,倒是有一些扇贝跑到了别的海区。我们的海区太小了,也不可能到别人的海区捕捞,这造成了一点亏损,但‘冷水团’这个词还是第一次听说。”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对于“冷水团致灾”的肯定。獐子岛集团公司在10月31日举行的灾情说明会上,对灾害做出了解释,公布了他们现有的救灾措施和来年的规划。说明会上也有两家中立机构就此事做出说明,提供科学依据的是中科院海洋所,所长助理刘鹰公布的信息称:“今年1月到8月水温波动高于历年平均水平,虾夷扇贝生长期缩短两个月。”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也表示,监盘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与獐子岛公司2014年秋季存量调查报告中的数据基本吻合,现场的调查数据显示,捕捞出的产品价值都赶不上采捕船的燃油消耗,已经没有采捕价值。这种说法也得到了官方的认可,灾情说明会后的第三天,长海县政府在批复文件中表示:“鉴于獐子岛渔业集团深水底播海域遭受自然灾害、经济损失超过正常收益60%的实际,县政府将免收獐子岛渔业集团深水底播受灾海域的海域使用金3500万元。”

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中科院海洋所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出更加谨慎的态度。一位不具名的负责人说,獐子岛所引用的会议纪要是海洋所针对獐子岛扇贝减产所做出的几种可能性分析。本刊记者联系到的两位中科院海洋所的科研人员都表示,此事涉及上市公司,目前只能发布关于会议纪要的内容。在这份会议纪要中,中科院海洋所提出扇贝减产的四种可能是:今年前8个月的水温日变幅、6~8月下旬底层水温变化、贝类饵料生物生长以及饵料藻类质量下降。

如果“冷水团”只是“扇贝绝收”的一种可能性,是否还存在其他可能?獐子岛公司前高管王杰明告诉本刊:“今年没有扇贝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在去年秋天已经在2011年播苗的地方拉过扇贝。”这种说法也得到于清波的认可。“2011年投苗的那批扇贝在去年就已经有一大批被卖掉了,陆陆续续一直拉到今年,如果想要调查也是可以实现的,几方面都可以证明,2011年的扇贝在2013年售卖的时候还是两年的贝,生长两年的扇贝和三年的扇贝是有区别的,从壳上就可以判断年数。调查人员可以到金石滩的金贝广场查,从獐子岛拉走的扇贝都是暂时储存在那里然后出售的,查交易记录就可以知道。18009、18023这些运输船上,每一个船员都知道情况。而且,如果有内行的调查机构来,只要让公司拿出2011年投苗的卫导数就可以看出播苗的位置了,这是专业数据,内行人一问就明白。”

于清波和身边的几位基层员工都不认可公司对外界的说法。“扇贝死掉后,壳一般不会跑,如果要调查,可以找到扇贝壳。如果是大批的扇贝死掉,壳一般会留在原地,沉积在海底。由于扇贝的死亡率很高,如果多年养殖积累下来的壳缺乏清理,会让海底造成不少污染,这也是獐子岛海底环境被破坏的原因之一。”

这起所谓的“黑天鹅事件”在于清波眼中并不意外,他告诉本刊,扇贝在投苗的时候已经出现问题,苗里掺沙子的情况在岛上几乎不是秘密。“獐子岛的海洋环境不比从前也是一个原因,几个原因叠加在一起,今年必然会出问题,没有贝,怎么办?”让于清波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是,在公布“冷水团”之后,在他们的工作时间里,总有一辆车在岸上监督,没人敢直接和记者有沟通,“有记者上船上参观播苗,但是,全程都有人陪着”。

在本刊踏访獐子岛时,镇政府“惠民办”的一位主任接受了采访,表示认可冷水团使扇贝绝收的这一说法。而獐子岛公司经历了一小段时间的沉默后,向外界传达出他们积极的态度,董事会秘书孙福君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可以用拖网船去捞一些死贝壳给大家看。目前公司还在忙于自查,但整体来说,公司对未来虾夷扇贝的底播、盘点,是希望向社会开放的,也乐意实地揭示整个情况。”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