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问题与讨论 > 正文

左派对自由主义的批评

2014-11-08 09:30 作者:陆晶靖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5期
齐泽克说:“实际上存在着一种民主之中的独裁,那无形的秩序帮助人们维持幻象,认为他们处于自由之中。”

在电影《变态者意识形态指南》的开头,齐泽克引用了一部拍摄于1988年的电影《极度空间》的情节。主人公约翰·纳达(Nada在西班牙语里意为“什么都不是”)是一个贫穷的工人,在洛杉矶的工地有一份工作,却没有住处。有一天他偶然在僻静处发现了一个装满了墨镜的纸箱子。当他戴上墨镜后,眼前的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天花乱坠的政治宣传的大公告牌上只写着“服从”,而另一个广告牌上只写着“结婚和繁殖”,他拿出一张钞票,上面写着“这是你的上帝”,大街上到处都是“不要思想”和“买”。这副神秘的眼镜帮助纳达看到了表面秩序背后的现实。齐泽克据此说,实际上存在着一种民主之中的独裁,那无形的秩序帮助人们维持幻象,认为他们处于自由之中。

斯洛文尼亚哲学家、思想家斯拉沃热·齐泽克

斯洛文尼亚哲学家、思想家斯拉沃热·齐泽克

齐泽克所评论的例子的价值在于,它告诉我们谈论自由主义的时候,必须意识到自身正处于这样一个“场”内,有些以“自由主义”的名号和形态出现的意识形态垃圾在生活中处处存在,它们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必须时刻警惕它们。

自由主义的尴尬

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并非水火不容的关系,恩格斯当年在给卡尔·考茨基的一封信中有这样一句话:“自由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根。”这句话被后人广泛引用,其意在于,自由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有共同的敌人和部分类似的价值观,例如反对宗教统治、土地贵族、封建专制政府,重视理性和个人的自由等。在斯图亚特·密尔和杰瑞米·边沁等人的功利主义中,曾经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社会被重新定义为许多个人的集合,在当时这个观点具有革命性,直接宣告了它站在了旧秩序的对立面。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个人解放的思想,现代性正是在“个人”的基础上看到了曙光,个人是理性的个人,不是愚昧的信徒,一种先进的社会秩序应当能够保证这一解放的理性最后取得胜利。

意大利学者多米尼克·洛苏尔多

意大利学者多米尼克·洛苏尔多

但令人尴尬的现实在于,这种思想传统的起源和奴隶贸易的盛行处于一个时代,并且如果细细考察,会发现许多著名的自由主义者和奴隶贸易有缠夹不清的关系。约翰·洛克甚至是英国皇家非洲公司的一位股东。意大利学者多米尼克·洛苏尔多在《自由主义批判史》中用很大篇幅去追寻自由主义的源头,发现自由主义的范围在它开端的时候,是极其有限、片面并且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越是高扬自由主义的国家越摆脱不了嫌疑。亚当·斯密发现,奴隶制在“专制政府”统治下要比在“自由政府”统治下容易废除。托克维尔也同样记载了令人尴尬的现实:在整个伊斯兰世界和东方,奴隶制都比同时代的西方表现得更为温和,当突尼斯已开始废除奴隶制的时候,自由主义的法国和民主的美国却一直残存着奴隶制。孟德斯鸠甚至从气候上找出了原因,在他看来,自由是北欧日耳曼各民族的一种特性和生活方式,“炎热气候条件下的各民族,他们的怯懦几乎总是使他们成为奴隶,而寒冷气候条件下的各民族的勇敢则使他们能够维护自己的自由。人们对此不应该感到惊异,这是自然原因形成的后果”。

在美国内战期间,南方知识分子纷纷指责北方人野蛮,考虑到奴隶制的废除不是靠代议制实现的,而是依靠联邦军队的枪炮,林肯便成了“专制”的代表:他不应该干涉种植园主蓄奴的自由,在这件事情上,作为总统的林肯背叛了他的先行者们。杰弗逊曾经考虑过把海地作为流放和安置黑人的垃圾场,“使黑人种族从我们的边界内最后消失”。这使人想到希特勒的计划:把所有犹太人都赶到马达加斯加去。而富兰克林甚至连欧洲大陆人都瞧不上:“西班牙人、意大利人、法国人、俄罗斯人和瑞典人,一般都长有我们称之为黝黑的肤色。”集中反映人类最高级形式的是定居在大西洋两岸的英国人,他们代表了最纯种的白人。这些话今天说出来,人们都难以把它当真,这确实令人尴尬。汉娜·阿伦特后来打算把这两者分开谈论,认为美国革命是基于自由的政治秩序的一种规划,而奴隶制则是一种散布于大西洋两岸的文化传统。但讽刺她的人说,大概反犹也是德国的一种文化传统。

自由主义曾经的片面性不只体现在种族主义和奴隶制上,即便在白人内部,也并非人人都有资格享有自由。边沁在得知美国《独立宣言》内容后,认为它只是一堆“无政府主义的偏见”。怎么可能设想所有(白)人都平等?他说:“所有人(所有两性的人们)在权利上一直是平等的,那么学徒在权利上与它的主人平等,他在与其主人的关系上,如同主人和他的关系一样,有许多自由,他有与主人同样的权利来命令和惩罚主人。”因此这种“荒唐的平等原则只会使狂热者和无知的大众高兴”。他还说过一句更加简洁的话——“当安全和平等处于对立状态中,不应有任何犹疑:平等应该让位。”在某种程度上,自由主义反对封建贵族的结果是建立起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贵族制度,约翰·亚当斯(美国第二任总统)说,一种秩序良好的自由不可能由技术工人和洗衣女工来保障,掌控权力的必须是那些“接受过自由主义教育,在绅士教育和科学方面有正常程度的学识”的人们,是那些“出身高贵和富裕”的人们。这一观点其实在当代也不陌生,那些喜欢把素质论(素质太差不能搞民主)挂在嘴边的人,不过是在重复亚当斯的观点。

埃及学者萨米尔·阿明

埃及学者萨米尔·阿明

埃及学者萨米尔·阿明是第三世界最具有代表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之一,他以激烈的反美和反全球化的姿态著称。在《自由主义病毒》一书中,他也极其激烈地反对了自由主义。在他看来,自由主义是伴随着现代性的崛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形成出现的。现代性体现在人们要求摆脱过去传统的社会形式框架,淡化宗教在日常生活中的作用。神不再是最高的立法者,以神的法律为基础的伦理原则要让位于世俗的以理性为基础的新规则,而理性呼唤一种新的三位一体:自由、平等和私有产权。从荷兰革命到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再到美国革命和法国大革命,这些人类史上的重大事件无不贯穿着这三个核心。但阿明富有洞见地注意到,自由和平等并不是总在一起的。经济的发展和自由的关系更密切,它要求个人自由,尤其是资本经营者的自由,当然,作为消费者也有选择商品的自由。如果没有这些,商品社会就无从谈起,但平等就不是资本主义内在的必然要求,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的劳动者必须处于被雇佣的地位,必须出卖他们作为商品的劳动力,他们与资本家不可能享有同样的自由。他说,在资本主义范畴内,个人自由变成了强者迫使其他人接受他们的意志的自由,这种自由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无稽之谈,空想自由主义假设每个人都能成为洛克菲勒,正如人们过去所说的每个士兵在背包里都放着一根元帅棍一样。它与成为民主基石的平等的渴望直接相撞。自由主义者如以赛亚·伯林曾经试图对此做出解释,他说:“每一件事物都是其所是,自由就是自由,不是平等或公正或正义或文化,或人类幸福或良心安宁。”但当价值发生冲突的时候,正义、自由、福利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概念之墙彼此隔离,在每一件事情上,人们都看到它们彼此关联。

自由与平等之间的矛盾随着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胜利显得越来越大,自由主义者也意识到需要进行新的理论建设,其中约翰·罗尔斯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位,在《正义论》中,罗尔斯提出了“最大平等自由原则”,要求每个人都拥有最广泛的自由,同时也要让其他人拥有同样的最广泛自由,并且要求自由只有为了自由的缘故才能受到限制。关于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应当这样安排,使得:a这两种不平等都能最大限度地增进最不利者的最大利益;b这两种不平等所依系的职务和地位,应该基于机会的公平平等条件向所有人开放。”但这种新的诠释并没有在根本上解决问题,自由主义仍然受制于自由、平等和产权三者之间的锁链。自由主义的根本问题——即只能在极小程度上实现平等——依然存在。退一步说,即使罗尔斯的正义论能够在社会制度层面上得以实现,仍然需要由当权者在现有秩序内做出让步,才能建立一个原初的、神圣的最优秩序。这个秩序从未真正存在过。在阿明看来,在资本主义的现有秩序内谈论平等是不现实的,如果现有秩序合理,同样的人的贫富差距不因为其他因素而只是因为他们彼此先辈的牺牲不同导致的,那么是否存在过平等的那一天呢?那一天先人们自愿放弃一切遗产和权力,签订了平等的契约,规定从此以后人们的财产和社会地位完全取决于在这个“公正”社会里自己的努力——这一天也从未存在过。

法国大革命中提出的口号“自由、平等、博爱”,用“博爱”取代了私有财产的概念,但“博爱”是个道德要求,人们无法在制度上规定“博爱”,反而更容易在教堂里听到这样的要求,即基督教常说的要“爱你的邻居”。齐泽克说,在现实社会里爱邻居是很难的,总有各种鸡毛蒜皮的事让你讨厌他,这时候“博爱”就转化为慈善事业。资本主义利用它衍生出了新的盈利方式,买一杯咖啡,就捐一分钱给原产地(非洲或者拉丁美洲)的失学儿童,喝咖啡的人因此在良心上获得了安慰感,他爱了非洲儿童,就完成了道德律令的要求,没必要再爱邻居和大街上的人了。因此真正的商品很可能是这种感觉和真正咖啡的组合,它比单纯的一杯咖啡要受欢迎。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