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宜时雅事 > 正文

食柿与画柿

2014-11-04 14:35 作者:王雅淋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因"柿"谐音"事",古人便将诸多种喜庆吉祥的内涵融入其中,如"事事如意"、"四(五)世同堂"、"事事安顺"、"事事有余、"事事清白"等。又或与"如意"之物组合在一起,组成"事事如意"的吉祥图案,常用于生辰、庆贺、婚礼之器物,广为流传。

柿子,原产地在中国,已有上千年栽培史。一般十月成熟,果实扁圆,颜色浅黄到深橘红色不等。品种主要分甜柿和涩柿两类。前者已成熟脱涩,可直接食用,后者需经人工脱涩方可食用。柿子营养丰富,且兼具药用价值,深受大众喜爱。

据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载,柿有七绝:"一多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蠹,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落叶肥滑,可以临书"。因"柿"谐音"事",古人便将诸多种喜庆吉祥的内涵融入其中,如"事事如意"、"四(五)世同堂"、"事事安顺"、"事事有余、"事事清白"等。又或与"如意"之物组合在一起,组成"事事如意"的吉祥图案,常用于生辰、庆贺、婚礼之器物,广为流传。

在中国书画史上,以柿子入画的情况并不少见,那么。柿子在中国传统书画中的具体面貌是怎样呢?本刊记者就此专访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央美院书画鉴定博士邱才桢。

《节气》:以柿子图为代表的果实类题材入画始于何时?其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邱才桢:果实题材从宋代开始就已经产生,例如桃、荔枝等都是常见的题材。两宋是较为和平的时期,因而经济的繁荣能够得以保障。尤其宋代的江南地区,农业十分发达,是最富庶的鱼米之乡。北宋东京、南宋临安都是当时最繁华的都市,工商业活动异常繁忙。随着经济的繁荣,市民阶层的扩大,艺术领域也出现了世俗化的倾向。一些表现日常生活的风俗画应运而生,果实类的题材也是这种世俗化的一个表现。不过总的说来,这一时期的果实类题材还不算是受重视的题材。

由宋入元,再历经明清,果实类的题材得到不断的发展。特别是到了近现代,各方面都变得世俗化,对这种口腹之欲的表现也越来越受到欢迎。如虚谷、赵之谦、吴昌硕等海派艺术家以及于非闇、齐白石等人都画了许多果实图。于非闇的《丹柿图》、齐白石的《事事如意》、《柿酒图》等都是十分典型。

 

 

 

《节气》:柿子图的发展史大致是怎样的?

邱才桢:从现有史料看来,一幅传为宋末元初法常(牧溪)的《柿图》应是最早的柿子图。到了明代,吴门画派领袖沈周学习法常,他的许多花卉蔬果画都带有法常的影子,可以说基本和法常笔下的蔬果相类。如他的《荔柿图》造型洗练朴实,风姿与气骨并存,具有水墨写意禅画的韵味,可以说是开一代新风。清代以前,这种柿子图一般都是文人的笔墨趣味,能不能吃是个问题,也不会给人食欲。到了清末民国近现代时期,经过扬州八怪、海派艺术家的发展以及齐白石等人的创造,画家笔下的柿子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柿子,具有生活气息,能够勾人食欲。

《节气》:如何看待画家对"口腹之欲"的表现?

邱才桢:齐白石的画让人觉得亲切就是因为它跟人的口腹之欲产生了关系。他笔下的柿子图或者其他蔬果图,都已经不是纯粹的客体审美对象,这些画面元素可以进入人的身体,让人产生味觉上的快感。我们认为,味觉比视觉更有交融感。所以大家对这种味觉会更加兴奋。在古人看来,人们对口腹之欲的亲近和排斥是个人节操高低的表现之一。例如和尚不吃荤只吃素,甚至不吃,这都是品格高尚的一种表现。

《节气》:宋代法常(牧溪)的《柿图》)被认为是禅画的经典之作,您怎么看这幅画和法常的艺术?他为什么要选择柿子来表现?

邱才桢:法常活跃于宋末元初,善画观音、鹤、猿等。年轻时曾中举人,后不满朝廷政治腐败而出家为僧。由于禅画艺术传达的思想与宋代的审美不相符,所以他的画当时在国内的不太受欢迎,但在日本画坛却赢得了极高的评价,他的作品也大都流传到了日本。不过到了明代,法常在画史上的地位被重新提起,例如宋濂、沈周等人对他颇有赞誉。

 

 

 

《节气》:齐白石是20世纪画柿子图的代表,尤其是三四十年代他创作了许多柿子图。他的柿子图(果实图)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如何看待他的这类果实题材?

邱才桢:齐白石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位比较独特的艺术家。他出身于农村,早期没有受过正规的文人艺术教育,也没有深厚的家学可以得到熏陶。他曾种过地,蔬菜瓜果与他生活息息相关。因而早期的他算是一位生活在平民阶层的民间画家。

1917年,齐白石离开家乡远赴北京,后来又移居法源寺。身在异乡的他时常思乡,就像古代的文人一样感时怀乡,于是只有寄情于诗文、书画。

实际上齐白石的蔬菜瓜果类题材画也可看出从沈周那里演变的痕迹,只是齐白石变得比较多。沈周晚年自号"白石"、"白石翁",齐白石原名纯芝,后改名璜,字濒生,亦号"白石"、"白石翁",这种"模仿"亦可看作他对沈周的推崇。

齐白石的柿子图、蔬果画不同于他之前那些人的风格,它们里面涵盖了一种思乡情结,并且表现了他的饮食爱好。例如他非常喜欢画白菜,不仅是因为白菜有文人追求的"清白"之意,还因为他爱吃白菜。

齐白石能用最日常的题材入画,为我们展现了一种平常心。他尊重自然,热爱生命,将乡间情趣的题材转换为文人画的表现的方法,同时联结了人们对于生活的热爱,注入了日常生活中最简朴而直接的感情,所以他的蔬果题材广泛受到人们的喜爱。不管是他的柿子图还是其他蔬果图,都十分具有生活气息,而不是像前人一样可看不可食。这种对于现实生活的关怀让他的艺术出类拔萃。

《节气》:有人认为这种世俗化的果实题材完全是为了迎合消费者的需求,是非常俗气的东西。雅与俗的关系究竟如何?

邱才桢:齐白石的作品有一部分十分精彩,但也有不少非常俗气。总的说来,他是一个成就很高的艺术家。雅俗不一定有统一的标准,时代不同,评判标准也就不一,因此不能一概而论。

诗人刘禹锡《咏红柿子》写道:晓连星影出,晚带日光悬。本因遗采掇,翻自保天年。红柿于眼前,无限情趣生。赏柿,画柿,食柿,亦是金秋时节一大乐趣。

(邱才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央美院书画鉴定博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社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