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名声的价值:张贤亮与镇北堡(2)

2014-10-17 10:50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2期
57岁开始从商的张贤亮,在宁夏得到了商界的入场券。“张贤亮去世后他的影响力仍在扩大,哪怕是争议的声音。这片土地滋养了他,也回报了他。他绝对是宁夏最大的文化资源。”镇北堡的开发者、原林草试验场场长、现任宁夏回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秘书长袁进琳说。劳改、写小说、做生意,张贤亮也成了一个成功的文化符号。

初建

在《宁夏有个镇北堡》这篇最详尽也流传最广、引用最多的自述中,张贤亮说到了1962年自己从南梁农场来镇北堡买“大青盐”。“远远的走来,突然看到荒漠上耸立的两个古堡的废墟。它就像黄土地里迸发出的两种力量,给人一种苍凉的、雄浑的感觉。”衰而不败,破而不残,只有“二三十个瘦老头在卖和他们一样干瘪的土豆、黄萝卜”。“我这一次赶集,改变了镇北堡的命运,决定了前景,也决定了今天宁夏旅游线路的格局。”他讲述的是一个“梦想变成现实”的东方好莱坞故事。

已经发现了镇北堡审美价值的张贤亮,1980年彻底平反后就把镇北堡介绍给了电影界。广西电影厂张军钊拍摄根据郭小川原著改编的电影《一个和八个》,一路从陕北找到宁夏文联找到张贤亮,让他协助提供场景,这样就有了镇北堡拍摄的第一部电影。而这部电影的摄影师张艺谋,又把《红高粱》的拍摄地选在了镇北堡。

1992年政协会议期间,张贤亮参加文艺宗教组讨论会,右为演员潘虹

1992年政协会议期间,张贤亮参加文艺宗教组讨论会,右为演员潘虹

这块目前影视城占据的千亩左右的土地,是属于贺兰山镇北堡林草试验场的国有土地。镇北堡在电影界红火后,并没有立刻打上张贤亮的名字。滕文骥、陈凯歌、张艺谋、冯小宁、黄建新等那个时代最杰出的电影人都曾来到镇北堡取景。

当时的林草试验场场长袁进琳,现任宁夏回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对本刊记者回忆起当时在镇北堡看电影拍摄时感受到的震动。镇北堡在电影《红高粱》诞生后,已经开始散发出巨大的魅力。“日本客人专程到镇北堡来,在《红高粱》留下的小房子前流连忘返。用一个小摄像机对着一块黄土拍了半天。”有人甚至去夸张地抚摸那片黄土,“说仿佛能感受到巩俐留下的温度”。这些外来者的表现,让一直身在本地的袁进琳都印象极为深刻。“看了电影《芙蓉镇》以后,我觉得一部文艺作品给一个地方经济带来的是特别大的契机,为什么我们林草场不能走这样的路子呢?”

张贤亮早期唯一一次写文章提到镇北堡初创时的情况,也提到并非是自己原创这个想法。他写道:“镇北堡林草试验场的场长提出了要支持和留住外景地、开发旅游的想法。我先是看了报纸,后来又在电视上看到了这个新闻。”其中所说的报纸,就是一直担任《光明日报》驻宁夏记者站站长庄电一1992年为《光明日报》、《人民日报》写的两篇,有意把《红高粱》和镇北堡联系在一起的文章。袁进琳当时正在林草试验场挂职任场长,镇北堡林草场当时实际开发的只有约1000亩,靠果树经济,“要养活场子里300多人”。袁进琳说:“1992年我找到了北京青年电影制片厂的美工师韩云峰,让他为我们设计一个沙盘。然后找宁夏电视台,把这个设想中的沙盘,和已经在这里拍摄过的影片,串在一起做了一个宣传短片,开始在宁夏电视台播放。”袁进琳向银行贷款6万元,实现了最原始的创意。

几名游客乘牛车游览镇北堡西部影城(摄于2011年)

几名游客乘牛车游览镇北堡西部影城(摄于2011年)

“当时参与的还有贺兰山宾馆,原来是自治区政府的附属机构,因为镇北堡拍电影接待了很多剧组,那个经理特别愿意参与,还要把宾馆改成‘明星公寓’。后来也扯了很长时间退出了。”庄电一回忆,早期开发是林草场牵头,一段时间以后,“有人就提出,要不把张贤亮拉进来吧”。给袁进琳和张贤亮牵线的是于咏梅,她做过袁进琳的老师,也是张贤亮的律师。张贤亮后来这样回忆:“每次电影拍完后,附近老乡就把布景拆光,土坯木材拿回家去盖羊圈。林草试验场的场长袁进琳同志找到我,想跟我一同把古堡已经发挥的文化作用利用起来,他的目的是以旅游业带动一方经济,我也认为如果设计得当,则可提高宁夏在国内外的知名度,并让宁夏人参观后,能体会到人家电影导演在如此荒凉破旧的地方,都能化腐朽为神奇,搞出轰动世界的名堂,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张贤亮对他在镇北堡的股权是这样叙述的:“开办影视城时全中国都没有条件打造那种主题公园,我将自己的译本的外汇版税抵押给银行,加上少量集资总共78万元。”袁进琳给出的原始股数据却是这样:“林草场以羊圈、仓库等有形资产入股20万元,林草场再拿出现金入股20万元,张贤亮的个人姓名权、荣誉权算股份20万元,《宁夏日报》10万元,《银川晚报》1万元,于咏梅的律师事务所4万元,张贤亮带来的台商查竞传据说要入股1万美元,但当时没有给出来。”

为什么当时要引入张贤亮?表面上的原因是他曾经介绍谢晋来拍摄过《牧马人》,深层次原因是庄电一觉得“大家底气不足,都觉得好像有一个文化名人挑大梁会更有成功的希望”。而袁进琳的担忧也很直接。“我那时压力很大,作为一个搞农林牧业的林草场,别人觉得不务正业,另一方面经济困难,向银行贷款说林草场要搞影视是贷不出钱的,没法批,只好以其他名义贷款。”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