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音乐去哪儿了?

2014-10-16 09:47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42期
没有人——包括音乐行业的人——会注意到,这种选秀节目断了内地流行音乐的最后一口气。如今,唱片公司这类企业已经不复存在,发行公司还剩下几家在苦苦支撑。可笑的是,歌手却像细胞裂变一样越来越多。

10年前,当中国电视上出现选秀节目时,不管是出于对电视节目形态的关注还是对参赛选手的命运和八卦的关注,大众的参与把电视选秀节目变成一种文化现象,这让选秀类型的电视节目一直能保持较高的收视率。从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开始,一直到现在的“中国好声音”,选秀节目成了拯救中国电视节目形态和收视率的法宝,让更多年轻的观众又重新坐在电视机前,在乏味的电视节目中寻找令他们兴奋的选秀节目。

然而,没有人——包括音乐行业的人——会注意到,这种选秀节目断了内地流行音乐的最后一口气。如今,唱片公司这类企业已经不复存在,发行公司还剩下几家在苦苦支撑。可笑的是,歌手却像细胞裂变一样越来越多。

很多时候,我们把唱片业的死归罪于数字时代的来临,或者归罪于盗版,忽略了选秀节目对唱片业的破坏,它几乎是用釜底抽薪的方式扼杀了唱片业。

2013年9月20日,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全国巡演首站澳门站演出现场

2013年9月20日,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全国巡演首站澳门站演出现场

当年盗版的猖狂和后来的数字化分享的疯狂,都没有从根上破坏唱片业这个模式,只要唱片公司通过签约歌手、制作销售唱片和授权版权的方式还能获得利益,它就会存在。只是在数字化时代,唱片业要经过一个转型过程,一旦数字时代的商业模式确立,唱片业复苏是必然的。不幸的是,就在唱片行业努力寻找新的模式时,选秀出现了。

如果我们简单回顾一下中国唱片业不太长的历史,会发现,没有盗版的年代,属于计划经济,音乐没什么制作方式和市场观念,更谈不上艺术水准;当进入市场经济时代,提高了制作水准、增强了市场观念后,盗版随之而来;当唱片业在盗版的夹缝中求得一线生机时,数字化时代来临;当数字化时代的商业模式初露端倪时,选秀给了唱片业最后一刀。这几十年,中国的唱片行业命运多舛,从来就没有赶上过好时候,始终处于混乱不堪的状态。说得宏观一点,中国在开放后,文化产业都是在没有任何经验和基础的前提下接受了西方市场经济的商业模式。表面上看,我们因为省下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而沾沾自喜,实际上,文化产业是需要经验积累的,文化发展是需要次序和逻辑的,它需要积淀。文化不是纯技术产品,可以在掌握核心技术之后迅速飞跃。所以,当我们违背规律,必然会遭到规律的报复,流行音乐领域是最典型的。

即使数字化传播从某种层面上比盗版的危害性还大,但数字化销售还是给唱片业带来一些利润,而且这个利润在逐年提高,只是一些行业垄断导致唱片行业在分配利益时失去了话语权。换句话讲,只要唱片业还存在,还在生产唱片,不管是数字发行还是传统发行,它还是可以通过唱片和版权销售获得利润的。

数字时代到来后,美国的唱片业一度受到很大的冲击,尤其是那些唱片巨头,过去10年间,大唱片公司经历了多次并购重组,都是在应付数字化时代的危机。但对中小型唱片公司来说,受到的影响并不像大唱片公司那样严重,数字化出现只是一个适者生存的筛选过程。当唱片业慢慢走出传统模式进入数字化时代,它依然可以重现生机。

中国唱片业由于缺乏根基,在任何一种外力蚕食的状态下,它都会岌岌可危。但是,过去20多年,唱片业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还是熬过来了。它之所以能熬过来,还是因为这种模式能带来商业利益。但是当选秀出现,一切都改变了。

为什么在今天人们都在认为唱片业是一种落后的商业模式的时候还要强调唱片业的重要性?传统唱片业模式中在数字时代最为人诟病的是它从源头到最终消费者之间环节过多,造成成本过高。但是当这个问题在数字化时代慢慢解决后,唱片业依然发挥它的重要作用——它绝对不会错过一个天才,尽最大可能向消费者提供各种不同类型的音乐产品,这些产品力求在市场和审美之间寻求平衡,通过这些产品营造一种文化氛围,形成文化潮流。

即使中国内地的唱片业再差,它仍然有一个行业和审美标准摆在那里,歌手该怎么选、歌该怎么唱、音乐该怎么制作、它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这些最基本的原则唱片公司还是能把控的。

选秀恰恰破坏掉了这些。当年因为“超女”而出现的天娱公司,他们具有一些唱片公司的职能,但是从来没有发挥唱片公司的作用。10年来他们制作出过一张好唱片吗?完全没有。在这类公司看来,给歌手制作唱片只是用来区别他们与其他职业的一个标记,至于唱片该怎么制作,他们并不懂,即使过去了10年,也没有见到他们有多大进步,这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结果。当初他们把选秀歌手资源垄断,并非是想把他们打造成真正的歌手,仅仅是把他们当成电视台的一个附属资源,并通过他们的知名度走穴挣钱,这个商业模式显然是成功的。至于这些歌手的唱片出过几张、卖掉多少、有哪些歌曲流行走红、音乐制作水准跟过去比有什么突破和进步,都已经变得无足轻重。

湖南卫视和天娱联手制造和巩固了一种新的消费模式:“粉丝”消费。这种消费关系就是向盲目和毫无鉴别能力的消费者提供最低级的产品,这也让他们在专业上不思进取。当这种低级别的消费愈加坚固之后,它理所当然被看成是一种成功的商业模式,进而这种模式传染到电影产业。然后它制造出一种大众消费能力很强的假象,实际上是文化产业的制造者在不断拉低自己的底线,以迎合没有鉴别和鉴赏能力的消费群体。

湖南卫视和天娱公司制造的“前店后厂”模式获得商业成功后,浙江卫视和梦响强音公司几年后通过“中国好声音”复制了这种模式,和天娱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希望在那些从选秀舞台上下来的选手还在热乎的时候在市场上获取更大的利润。当生产水电设备的浙江富春江水电设备公司收购梦响强音40%的股权时,隐约可以看到,这些“好声音”选手们的市场价值有多大——可是他们创造过音乐价值吗?

从天娱到梦响强音,间隔这几年恰恰是中国唱片业走向瓦解的过程。对于很多想唱歌的歌手,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参加电视节目选秀,一来成名快,二来机会多,至于通过这种方式能看到多远的未来,没人知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