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人物 > 正文

惠山泥人——访惠山泥人传统手工艺大师喻湘莲

2014-09-28 21:55 作者:孙若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们所见到的惠山泥人,又似乎更加立体风韵,引人驻足。它似乎拥有着旅游纪念品和艺术品的双重身份,被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审美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毫无二致地接纳。

对于那些有购买旅游纪念品习惯的人来说,把惠山泥人带回家,是代表自己到过无锡旅游的不二选择。它和与之并列为无锡传统四大特产的酱排骨、油面筋、阳山水蜜桃一样,不需要跨过很高的门槛就能接纳。

我们几乎可以在无锡任何旅游景点的商品部,看到惠山泥人的身影,当然,是以惠山古镇上的泥人店最为集中。几家店铺相并而立,每家都有几十上百件的泥做的阿福,胖乎乎圆滚滚地坐在展示柜里统一地微笑,手里抱着寿桃、元宝。小则几十元大则上百元,在旅游旺季里,每天成百上千的阿福从无锡被带到全国各地、世界各地。

除此之外,要去高大的艺术殿堂可以见到惠山泥人,无锡的泥人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都存放着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其中,我们所见到的惠山泥人,又似乎更加立体风韵,引人驻足。它似乎拥有着旅游纪念品和艺术品的双重身份,被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审美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毫无二致地接纳。

从祠堂里走出的惠山泥人

其实,惠山泥人并不是在今天才被当作旅游纪念品的,这项手艺的兴盛,全凭它有着这样的属性。明清时,惠山已是旅游胜地和有名的市集,除了日常会吸引来的客人外,每年农历三月惠山香汛是大规模的节场活动,民间杂艺,四乡特产云集,使得梁溪古城的老百姓蜂拥而至,就连临近的江阴、宜兴、沙洲乃至上海、苏州的香客、商人也会纷至沓来。每年农历二、八月祭祖,惠山也会人头济济。

名门望族在惠山脚下修建祠堂,常年需要雇佣看守的祠丁,但毕竟可让他们做的工作不多,因此薪资微薄。祠丁为了谋筹生计,开始想别的办法。他们看惠山乡下的农民会取惠山泥捏泥猫泥狗哄自己的孩子玩儿,便也学着做。一开始用泥捏的形象都伴有寓意,为摆在家里能带来实际的功用:"春牛"寓意丰收,"蚕猫"驱赶家里的老鼠,"阿福"在惠山古老的传说中是降服怪兽的金童,因此摆在家里为的正是安乐和福气。"寿星"、"和合二仙"、"状元"等等,也都各有其意。后来手艺越发纯熟,祠丁们就开始照着祠堂祭祖时上演的戏曲创作,手捏戏文也应运而生。当时,大小祠堂在惠山古镇的直街两侧鳞次栉比不下百家,几乎每家祠堂的大门口都会开上一家泥人店,前门为店,后屋则是作坊。每家每户做的题材差不多,谁做了新的品种新的样式,但凡卖得好,大家就都来效仿。

我们可以从泥人博物馆或者图片资料上看到当年的作品,同样题材的作品,现今和过去,总还是有一些神采上的差异。比如,过去的阿福端坐时四平八稳,从发髻的样子看,应是孩童的形象,但眉宇间传递的是一种豁达和淡定,手里抱着"年",自有一种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怪物降服的镇静,颜色因年代久远大多已经褪得浅淡,但从配色上看,应是不会有当代的阿福鲜艳。当代的阿福形象变化很大,尽是一派活泼的稚嫩童颜,从正面看,整体的身形是一个圆,每个阿福都笑逐颜开,眼睛眯成一条线,手里抱着的有寿桃,也有元宝及其他,寓意也随之有丰富的变化。

老泥人的新基因

只一个阿福身上的符号就有如此多的改变,不用说细节更为丰富的泥人作品在传承中有着多少变化。出身自泥人世家的当代无锡惠山泥人大师喻湘莲告诉我,对于最初的传统泥人手艺,有两次冲击不可回避。

一是在1913年前后,天津的面塑艺人潘树华带着自己的手艺到了上海普益平民习艺所,那是一个专门为穷苦孩子普及教育的地方。无锡人高标家境贫寒,十几岁便在那里拜师学艺。学成后,他将"天津派"的泥塑手艺带回了惠山,并用在惠山泥人上,而且还引进了上海的石膏模印泥坯的技术。当时,他的学生有20余位,现惠山泥人厂的厂长沈大授也是其中之一。新鲜血液的注入的确可以带来活力,但也稀释了纯正传统的基因。

喻湘莲回忆,当时大家都觉得他们的东西做得好,而自己原有的不行。"他们讲究解剖讲究比例,看起来像,而我们这里的看上去不像,土。他们都上过学校,而我们就是跟着爸爸妈妈学习祖传的,没读过书。民间艺人就开始自己看不起自己。"因此,惠山的泥人从上世纪30年代起开始因此发生了一些改变。到了解放后,比学赶超。大家都认为天津的泥人好,而无锡的不好,就开始学天津、赶天津、超天津。"现在听着好笑,但以前不好笑,整个潮流就像是'文化大革命'。把自己已有的一些理念、好的东西都丢掉了。"

惠山的"捏"天津的"塑"

现在提到泥人,我们还是会经常将无锡的惠山泥人和天津泥人放在一起做比较。其实最本质的差别就是,前者是"捏",后者是"塑"。喻湘莲说,这二者的关系就像是母亲肚子里的异卵双胞胎,"捏"要求一气呵成,讲究做什么都要一步到位。因此民间艺人脑子里的形象要非常清晰,不能含糊。当然,做到这一点,也和惠山泥的泥质细、润、黏、韧、湿时不下榻、干后不裂缝的特质有很大关系,而"塑"是加减法,多了一点儿就拿掉,少了一点儿再加上,可以慢慢地修改。

惠山泥人讲究意象,而天津泥人要求具象,因此并没有高低之分。另有一点不同的是,惠山泥人讲究"三分塑七分彩",即彩绘技艺在惠山泥人中有很重要的地位。从清代起,泥人的制作上就有塑和彩的分工,当代大师喻湘莲的作品也基本上都是与彩塑大师王南仙分工合作完成。

尤其是在对人物的神情、衣着、色彩乃至身上的细节配饰都要求细致的手捏戏文中,彩绘之精彩最能突出。以我在王南仙家中看到的几件手捏戏文中的人物服饰来说:"四盘山"中的杨廷辉身着淡青莲色外袍红裤,纹饰以大团花散点为主;铁镜公主披霞肩,大红裙配小团花纹样,赋色艳丽中不失柔和正符合其身份性格;"游园惊梦"中分别用折枝梅和大簇花为柳梦梅、杜丽娘衣饰,暗喻两人姓名,可见艺者慧心。

王南仙告诉我,除了衣着,手捏戏文中更重要的,是"开相活,戏才活"的道理,即通过眼睛表现神态和情感,通过眉毛表现性格和情绪,通过嘴角强调表情,呈现喜、怒、哀、乐、悲、惊、愁的不同情绪。因此,在手捏戏文表现的戏剧冲突的高潮瞬间里,不论是杨贵妃的醉意,还是高力士的谄媚之态,都通过表情生动地展现出来。

另外,装銮也是天津泥人中没有的元素。王南仙用绢、绫、绸、缎、金银线、孔雀毛、彩纸等材料做出极为小巧的装饰物,或是胡须鬓髻,耳坠挂饰,或是扇坠缨枪、老渔翁身上的蓑衣,都精巧逼真,给泥人增添一些灵动之气。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