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中国好声音”还能火多久(3)

2014-09-26 10:15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9期
媒体,没有新旧之别,只有强弱不同。

强媒体与弱媒体

“‘中国好声音’每年都是被唱衰的。第一季找不到赞助商,险些裸奔;第二季,大家觉得像刘欢这样的大腕都离开了,不可能再创奇迹,但是第二季不管是在经营上还是收视率上,都有新的突破。到了今年,大家又在说:可能到了第三季就不行了。但是到目前为止,‘好声音’的广告仍然在高位增长。”浙江卫视品牌主管许继锋说起来,满是自豪之情。

“中国好声音”对浙江卫视的品牌和地位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反过来讲,如果把“宝”都押在这一个节目上,风险是不是过大?对于这个问题,夏陈安打趣说:“现在流行大数据,我用收视率这个小数据来解释一下。今年,全国30多家省级卫视中,能够做出节目收视率超过1%的卫视不超过五家。在这五家卫视中,有的只有一个节目收视率超过1%,有的只有两三档,我们浙江卫视有六档,算是最多的。也就是说,即使没有‘中国好声音’,浙江卫视还有整齐而且优质的节目品牌矩阵。比如,今年推的‘爸爸回来了’、‘十二道锋味’,第四季度要上档的‘奔跑吧兄弟’,明年一季度还要推‘中国好演员’。因为‘中国好声音’是目前国内最顶尖的节目,大家注意力都放在它上面了。”

对浙江卫视来说,“好声音”也是其发展历程中颇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场“战役”。“其实在接下‘中国好声音’时,我内心已经准备好了军令状:如果这个节目不成功,我这个总监也就不准备再干了。因为,我们和灿星公司联合制作,共担风险,共享利益。虽然现在看来,这样的合作模式顺理成章,但是在两年前,这种合作方式前所未有,具有较大风险——电视台从来没有通过‘对赌’和社会公司进行广告分成。”对于这一点,灿星总裁田明也称赞有加:“浙江卫视有一种开放、包容的态度,很多节目不是他们自制的,但是他们在探索全新的合作模式上,是最有魄力的。”

“制播分离喊了那么多年,可是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彻彻底底的制播分离。在前‘好声音’时代,大家所理解的就是委托制作,OEM模式。作为体制内的制作团队来讲,我们用这样的方式也给自己做了一次颠覆,颠覆了我们的饭碗,也颠覆了这个行业一直以来的制作传统。当这个节目成功以后,所有电视台都知道原来可以这样玩,只要对于我们的国有资产是保持增值的,我就可以来跟民营资本、跟社会公司来进行这样一种商业模式。”所以在陈伟看来,“好声音”开创的这种商业模式,将对目前的电视格局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中国好声音”的造星能力有目共睹。田明说,第一季结束之后,灿星公司专门成立了“梦想强音”公司,从事“好声音”后续的产业开发工作。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梦想强音”发展成为估值20多亿元的音乐文化演出公司。“‘好声音’还能火多久,不取决于客观的生存环境,而取决于我们对好节目的观念能坚守多久。”对此,田明非常自信。“‘好声音’这档节目整体拉高了中国音乐类电视节目的制作标准。在我们之前,没有请现场乐队的先例,没有演唱会级别的音响,‘好声音’开始之后,国内电视台纷纷提高了这个标准,去年乐队都很难找,就是因为各台都开始做。”田明说。作为老牌的电视节目制作公司,灿星以往推出的不少节目,都曾有过被一拥而上模仿的经历。可是在田明看来,这种模仿并不可怕,在这种不规范的竞争环境中,真正能立于不败之地的,还是节目本身的品质。

“‘好声音’的节目魅力在于极致,它的任何一个环节都是现在最顶尖的,同时环环相扣,还起了‘化学反应’。”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总结。从技术环节上如何保证节目的品质?“很简单:永远只做加法,永远只用笨办法。”陈伟很放慢语速,几乎是一字一字地说出自己的答案。他举例说,比如说调音台,在国外只需用5张,而“中国好声音”团队则用了8张调音台。“你知道一张调音台就可以做一台节目了,其他节目最多用两张调音台就可以完成,我们要用七八张,不是我们铺张浪费,是我们关注到每一个细节。我必须把分工分得更细,让每一块都得到保证。只用笨办法,不投机取巧,因为我们要做的是精品,我们愿意在这里投入精力,我们也相信用笨办法做出来的还是有回报的,这就是所谓的匠人精神。”

陈伟详细解释说:“对于这个音乐节目,我们用对于音乐最高的配置和最笨的方案来去对付它。可以这样说,我们的标准是世界上最高的标准,连欧洲音乐大赛都没有这样。比如音乐采样频率,别人是64K,我们是96K。96K是什么概念?就是它的采样设备已经是音频设备中的劳斯莱斯,全世界很少有设备能做到,也很少有场合能用到这样的标准。对普通观众来说,你也许不知道它好在哪里,但是你已经感觉到了。每一个环节都是最高的配置。”

不过像每一种艺术都会有遗憾一样,陈伟也坦率地道出他的小心结。他说,相比于前二季,“今年导师在前面选人选得太兴奋了”,其实后面还有很多选手,可是名额已经快被用完。作为弥补,后来就开始加名额。这样一来,看似只是多了几个人,但对节目的整体篇幅有很大影响。因为总局对大的篇幅和单期的篇幅都有限定,在时间总量有限的情况下,分配到每一位选手上的时间就会被压缩,“这一季选手的个性展示、音乐的展示会有比较大的束缚”。陈伟说,现场录制的时候,无论是讲自身经历,还是讲梦想,有很多选手都有非常感人或者非常精彩又自然的片断。但是到剪辑的时候,却不得不舍弃。而在第二季,毕夏与钟伟强对决的段落,就用去了整整17分半的时长篇幅,只做这两个人的情感、故事和这个过程。“全世界都没有这么长的篇幅,因为这个段落太感人了!太棒了!如果把它剪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今年就算出现和钟伟强、毕夏一模一样的东西,我们都挤不出这个篇幅来。这其实是很大的遗憾。”

“中国好声音”制作之初,浙江卫视与灿星制作签了3年的合同。如今第三季已接近尾声,浙江卫视与灿星能否继续携手也令人关注。而无论是代表浙江卫视的夏陈安还是代表灿星的田明,都明确无疑地表示,他们还会长期续约下去。“灿星公司的制作实力在社会民营公司里面是最强的,他们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团队精神。灿星也愿意选择和我们合作。灿星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浙江卫视这个平台的营销、对客户的吸引力;我们利用灿星在音乐资源上对音乐文化上的理解,甚至包括在制作上的,他们具有的上海人工艺上的精细。所以我们的合作将会继续下去。”夏陈安表示。

就在第三季“中国好声音”热播之即,浙江卫视也刚刚过了自己的6周年纪念。回顾起来,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难免感慨一番。2007年,当夏陈安刚上任时,浙江卫视在省级卫视的排名是第九,前面是四川卫视,后面是河南卫视。当时夏陈安形象地打了个比喻:“打麻将都排不到前两桌,基本上在第三桌打。”而短短几年,浙江卫视在业界的地位有了大幅提升。浙江卫视的广告收入也从6年前的9亿元,跃升到去年的45亿元。

如果说几年前的浙江卫视还是一个挑战者的姿态,到现在也要经受被别人挑战江湖地位,夏陈安坦陈“压力当然很大”。“你刚做出一个新节目,马上人家就会在两个月内推出一个同类的节目,甚至名字也被人家用了。”他说,比如浙江卫视在第四季要推出与韩国联合制作研发的“奔跑吧兄弟”(Running Man),我们刚一宣布,就有好几个台也要推类似的节目。他转而又说:“我相信,每个卫视在发展时都会面临很大的挑战。不过,在‘中国蓝’的这六年,让我多少有些欣慰的,还是浙江卫视这个品牌的增值。听说很多人也把‘中国好声音’和浙江卫视当成浙商的另一个品牌。”

“现在有媒体朋友说,省级卫视进入了‘江湖时代’(浙江卫视VS湖南卫视)。”夏陈安说,就在几天前他还遇到电视剧公司的一位客户,他说,只要在浙江卫视和湖南卫视播过的电视剧,再卖给视频网站,价格可以翻一倍以上。这样的信息无疑给了夏陈安很大的信心,尤其是在电视作为传统媒体不被看好的当下。“前一段时间,我在客户会上交流时说:‘未来总在想象之外!’——未来的东西你想不到,今天报纸刊物遇到的困境,过去怎么会想到呢,现在都靠手机获取信息;过去怎么会想到电视遇到这么大的挑战?未来不见得就是传统媒体的衰亡。还是那句话,没有新媒体与旧媒体,只有强媒体与弱媒体。我们当然要做更强的媒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