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中国好声音”还能火多久

2014-09-26 10:15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9期
媒体,没有新旧之别,只有强弱不同。

2014年9月10日,在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总决赛巅峰之夜钻石广告位的招标会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烈竞价,某化妆品牌最终以一分钟1070万元的价格,创下了中国电视最贵的单条广告的纪录。“中国好声音”开播至此,创造了一个至今难以企及的商业神话:最初一条15秒广告10万元都卖不出去,而第一季总决赛时已达到96万元一条;到了第二季总决赛时,15秒一条的广告卖到了380多万元;到了第三季,这一数字又达到每分钟1070万元的天价。在电视等传统媒体被普遍唱衰的背景下,这样一个连续上演了三年的电视产品,对广告吸纳能力仍然如此强大,其背后很多因素值得深入思考。

当然商业数字只是观察这个节目的一个维度,而并非是判断其品质的全部依据。今年7月,“中国好声音”第三季在重重疑虑中拉开帷幕,而第一期收视4.204再次刷新了电视综艺首播收视纪录。截至9月19日,四位导师组16进4的考核全部结束,10期节目的收视率也一直稳居在4个点以上,那英战队更是创下4.768的收视新高。对一个已经进入第三季播出的节目来说,这样的数据已让制作方甚为欣慰。电视表现和市场吸纳能力表现一样好。“从电视人角度讲,今年大家热炒新媒体挑战,传统媒体的衰落,可是‘好声音’的表现再次证明,只要有好的产品,传统媒体依然能够屹立不倒。”

第三季“中国好声音”导师团成员齐秦、汪峰、那英、杨坤和嘉宾莫文蔚(左二)

第三季“中国好声音”导师团成员齐秦、汪峰、那英、杨坤和嘉宾莫文蔚(左二)

返璞归真

“坦率地说,在筹备第三季时,我们确实对它的影响力和收视率有过担忧。”回想起2014年要进入第三季播出的“中国好声音”,浙江卫视频道总监夏陈安坦陈。

这种担忧首先来自导师阵容。回首“好声音”第一季,节目组成功地拉动刘欢、那英这两位内地乐坛上的重量级人物出场,与杨坤、庾澄庆形成亦庄亦谐、亦“敌”亦友的良好互动,最终构成了节目成功的一个重要砝码。“第一季好声音的几位导师,他们身上的光芒是远远盖过草根学员的;第二季换成汪峰和张惠妹,他们也属于不光在音乐上很有才华,个性包括自己场外的话题也很受媒体追捧。所以第一季、第二季确实导师的关注度会超过学员。”浙江卫视品牌主管许继锋说。

到了第三季,考虑到挑剔的观众们对节目的新鲜感有所下降,节目组的初衷是“希望在导师这块能够弥补一下”。可是没有想到,导师环节却出现了一些小波折。节目制作方先是公布了导师罗大佑,而且罗大佑已经开始录制,但后来出现一些变故而无法参加。最终换上了恰好有档期的齐秦。在一些人眼里,第三季导师阵容构成的关注度与以往有些许落差。所以这一季“好声音”究竟会获得什么样的回馈,也是之前节目制作方有些忐忑不安的。

“可能大家一开始不太看好这样一个新的导师阵容,但我和金磊都很踏实。这一季导师的风格简而概之,就是不抢学生风头。当然观众会希望我们的导师更加大牌一些,但是事实上,它是一个双刃剑,越大牌的导师,越容易掩盖台上草根学员的光芒。当大家的关注度都在四位导师身上,就有悖于我们做这个节目的大方向。我们还是希望这是一个能让默默无闻的人找到实现自己梦想的舞台,而不仅仅是注意力仅集中于四位导师的秀场。”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陈伟说。
有意思的是,“好声音”第二季的录制后期,因为汪峰与章子怡恋情的曝光,而引来很多八卦记者的追踪,这个“副产品”无意之中推高了“好声音”的受关注度。通常以为,作为制作方,至少会乐见这样的结果。但恰恰相反。“我们更担心的是,在公众眼里,大家觉得‘好声音’跟其他选秀节目一样,也是靠绯闻炒作、靠场外元素的介入而导致的一种网络指数的推高。”许继锋说,“不管是哪一种音乐节目或是电视选秀,它的实质是塑造明星以外的明星,我们肯定不是为了塑造汪峰或刘欢而做‘中国好声音’,所以导师的关注度、光芒盖过学员不是一件好事。”在他看来,在第三季里,导师元素在整个“好声音”成功要素里面的比重慢慢回到一个“相对比较正常”的状态。

“第三季我们在导师阵容上做了微调,杨坤回归,齐秦全新加入。导师的变化带来了新的音乐观点和主张。而且导师阵容调整之后,他们之间的配合更默契,整场气氛也非常温暖。”“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制作方上海灿星公司总裁田明在接受采访时说。因为这是一个类似于现场真人秀的节目,整个录制过程中导师之间的合作与互动的氛围亦很重要。“好的氛围出来的东西不一样。”田明说。

在他看来,“好声音”区别于其他节目的一个特质,也在于导师们在音乐上的创作含量。特别是每个战队的“决战”阶段,导师们都要亲自参与学员们的选歌、编曲,指导他们的演唱等等。“像那英,那几天真是通宵没休息,和学员们深度交流。周深、李维广获好评的《贝加尔湖畔》就花了她很多心思,她反复听,不断完善,就是因为导师倾注了很多心血,很多作品才立得住。所以‘好声音’不是简单地翻唱以往的经典。”录制“好声音”时,四位导师都连续熬了好几晚,田明对导师们的投入深有体会。也正因为如此,导师们才会在学员不得不离开这个舞台时经常情绪难以自抑。田明说,像汪峰泪洒王卓和帕尔哈提的那场,“他是真的动了感情的”。

除了导师之外,这一季的学员整体风格也有不少调整。回顾第二季的得失,陈伟坦率地说,因为第一季几个人气学员,比如吴莫愁、吉克隽逸等等,其身上的特征太过强烈,所以第二季的时候,导演们都希望能够找到类似“特别有特点、特别有标识性的声音”。“其实在第二季的后半部分,我和金磊就已经在检讨这个问题,走得有点偏——我们太想要那些有特点的人、太想选那种很特别的歌,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讲,是我们的打法太刁了。如果整季当中,有一两个刁钻的招式的时候,大家会觉得挺新鲜的,但是一整季,招招都刁,那就可能会有方向性的问题了。所以在第三季的时候,我们回归这个节目原本该去丰富的这样一个层面。把各种各样的、不同类别的、不同层面的好声音找来,有刁的,也有特别不刁的。”比如周深肯定就是“刁”的代表,而陈冰那样的美女歌手则是“不刁的”。

“这样调整了以后,我们反而让节目恢复到它本该有的音乐的丰富性、唱法的丰富性、音色的丰富性等等。选歌上也是一样,今年的选歌更多还是回归经典的作品,进行改编,进行致敬,也没有去年那么多刁钻的作品。今年是返璞归真的一年,事实证明今年比去年的反响更好一些。”陈伟说。

第二季里,有不少像姚贝娜、“阿里郎”的主唱等原来在音乐上已经崭露头角的一些艺人出现在“好声音”的舞台上,一度引起不少质疑。这些所谓的“回锅肉”对草根学员也意味着一种不公平。“我们后来跟灿星达成共识,就是给更年轻的、更独特的或者说更具有平民色彩的人群开放,所以今年的一些学员都是‘90后’、‘95后’,很多都是大学生甚至还没有毕业,其中不少是没有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选手,网上戏称他们为‘小鲜肉’。让我们欣喜的是,他们仍能表现很好。有些小孩确实有音乐才华,甚至他们未来所能形成的人生格局都将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许继锋说。
“其实第二季我们有点用力过猛,因为总想超越第一季。”夏陈安打趣道。预审第一集之后,夏陈安原来悬着的一颗心就放了下来。“第三季节目如果说内容上有调整,那就是回归经典,返璞归真,这样的效果反而更好。”节目播出之后,很多朋友来找夏陈安来索要录制现场的观众票。“要票的比第二季的时候要多,我就知道,第三季超过了第二季的水平。”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